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转化 [01~0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化 [01~03]
  第一       你从昏睡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粗糙的亚麻布构成的低矮拱顶,离你如此之近仿佛你的鼻尖都能感受到亚麻布的粗糙。身下的兽皮毯子和裹在身上的毛皮大衣虽然保证你夜里不会被冻成冰棒但是刺鼻的气味让你觉得喉咙发痒。  「陌生的天……等等不对劲,我在哪?」奇怪的思绪在你的脑海中起伏紧接着就被一阵迷惑所代替。  你努力的思考着,想让你迟钝的大脑从昏睡的后遗症中清醒过来,但是令你恐慌的是,你什幺都想不起来了!  一阵巨大的恐惧向你袭来,在你想要直立起上身时却忽略了你所身处的狭小空间。  「哢擦」一声不妙的声音,你的头似乎撞断了什幺,然后亚麻布就铺天盖地的向你袭来。 ========一阵紧张而又刺激的窒息play==========  你现在正盘腿坐在一张兽皮毯子上,旁边一大张亚麻布上堆放着杂物。  你整理着思绪,认为先搞清楚自己现在处于什幺条件比较好。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森林,天空虽然可见但是只能帮助你粗浅的计算时间。  旁边的亚麻布上堆放着你所有能找到的物品。  一把还算锋利的带鞘长剑,旁边散落着的亚麻布片可以作证你没有撒谎。  一面小小的盾牌,可以捆在手臂上让你保护住你的要害。  一套锁子甲,柔软并有着不错的防御力,虽然不太可能防御住钝器的伤害。  一对金属制的胫甲和手套以及一双战靴,至少能保护你的手和腿部不被森林里锋利的荆棘和藤蔓所割伤。  一个木制箱子,从角落里散落的穀物颗粒来看应该以前是用来装食物,但是现在里面只有一把割肉匕首和一套打火工具。  再有就是你身上的衣服,一件坚韧的布衣,当然你也可以把你面前那对篝火余烬当成你的财产也没有问题。  「咕噜噜噜」醒来之后一直没有吃东西,还耗费了不少体力来收拾场面,肚子饿了也是十分正常的。  你穿戴起你的装备,沈重的感觉让你感到稍稍心安,并且作为一个女性来说,并没有感到吃力已经是十分优秀的表现了。  「等等,女性?」你内心有个细小的声音说到,但是马上又沈寂了下去。  你利用阳光的阴影大致分辨了一下方向,在营地(如果能称之为营地的话)旁的一棵大树的主干上狠狠的划上一道伤疤,并向东方走去。       =======探索森林========  「WRYYYYYYYY」一阵尖锐的嘶鸣声从你上方传来。  你只来得及把左手的小圆盾护到你的头上,然后感到你的左臂传来一股巨大冲击然后一轻。  当你恢复平衡时,你发现你面前一只曲着腿向你张牙舞爪的红色人形生物,四肢有着尖锐的骨质利爪,刚才盾牌发出的刺耳杂讯暗示着它们的锋利。  你身体自然的摆开架势,身上的铠甲给你带来不少信心,但是你没有掉以轻心。  小怪物狰狞的向你沖来,速度不慢但是在你可以接受的範围内。  你决定硬抗这记冲锋。  如你所料,小怪物的冲击并没有比从天而降的那一次撞击大。你轻鬆的用小圆盾挡住了这次攻击,右手长剑顺势一挥,在小怪物的后背划出一道伤口。  小怪物恍若未觉,调转身头,毫不犹豫的继续沖向你。  几次轻鬆的交锋后,你顺利的用盾牌将它砸倒在地并用长剑割开了小怪物的脖颈。  鲜血剧烈的从小怪物颈部的血管喷射出来,你小心的避开了大部分鲜血,但是仍有几滴飞溅在你的唇边。  你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轻拭唇边,一股浓厚的铁锈味伴着一股鹹腥味在你口腔里弥漫。  你看着仍在汨汨流着的血液,等到没有明显的出血迹象后,你小心翼翼的将长剑入鞘,双手擡起小怪物的尸体并努力不让鲜血沾染你的铠甲,然后向着你的营地走去。        =======返回营地中======  回到营地,看到散落在地上的断裂木棍和和平铺着的亚麻布,你歎了口气,将小魔怪的尸体放在余烬旁。  看着就算努力避免仍然沾染上不少鲜血的盔甲,你只能扯一些树叶来擦拭一番。  你并没有在附近找到很多乾燥的木柴,只能将就着用了,引火物也只有树干上揉碎的乾燥真菌,可惜没有找到鸟巢要不然生火会容易很多,「似乎这座森林没什幺生气?」你将怀疑压下,努力的讲火星打砸到浅坑里的引燃物上,不知尝试了多久,一阵淡淡的白烟升起,火焰吞噬真菌的「咝咝」声对你来说简直是天籁之音,你俯下身来,小心翼翼将肺部充满空气,然后柔和的将氧气送进这个小小火堆,然后慢慢添加着珍贵的枯枝,但是饱含水分的枝干却让火焰摇摇欲坠并散发出厚重的白烟,你只能在呛人的烟气中继续平稳的吹气。  在你的努力之下,火势最终还是稳定了下来,于是你开始準备处理今晚的食材。  将大部分脏器杂碎丢在火坑的边缘,剔除小而无用的骨头,长而坚韧的骨骼被你用来和树枝固定在一起将整个身体撑开,头骨和有骨髓的大块骨头被你放在一旁,整个肉块儘量将自带的脂肪铺满,没有盐,也没有香料,你只能这幺将就着烤了。     ==========BBQ============  火焰舔舐着烤肉是的碳化组织,你思量着差不多了,拿起放在一旁的小刀,将表层的炭黑刮去,然后耐心的等待温度下降。  你估摸着差不多了后,用小刀切下一条肉,迟疑了一下,最终腹内的响动还是促使你讲食物放进口中,咀嚼了起来。  肉质倒是出乎意料的鲜嫩,儘管经过了火焰的炙烤,可惜这唯一的优点却被脂肪的滑腻和残余血液的鹹腥味所掩盖。  「至少不会因为缺少盐分而晕倒……」你只能这幺自我排解到。  饑饿感促使你努力忘掉这糟糕的口感但是没有淡水你也不能将其强行咽下,你只能愤愤的咀嚼着,补充着你缺少的体能。  很快,所有的肉都已被你吞咽进肚子,你的味觉也因为这残酷的折磨而变得麻木,但是你现在最多只有五六分饱,略微失望的扫了一眼火坑中早已碳化的髒器,你开始将目光投向放在一旁的股骨,肋骨和脊椎。  剑柄不够厚重,盾牌又略为单薄,你只能离开营地去寻找合适的岩石,幸运的是在你回头还能看见营地火光的距离你就发现了一块车轮大小的石头,旁边还有散落的石块石片。虽然岩石表面凹凸不平,但是却足以承受猛砸的冲击,你讲骨头堆在石边,挑了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然后抓起一条肋骨,开始为了另一半肚子,狠狠的将手中的石块向肋骨砸去。  「卡啦」经过几次猛烈的撞击后,这条肋骨终于经受不住冲击裂开了,一股粘稠的液体从裂口开始渗出,你也顾不得什幺了,尽力用嘴唇覆盖最大的几条裂口开始吮吸。  似乎是同一「风味」的油腻与鹹腥,不过更为浓稠厚重,你回复少许的味觉收到了这股刺激后又开始拒绝为你工作,不过浓稠的液体稍稍缓解了一下你快要冒烟的嗓子,但是很快这股湿润感就消失殆尽,在你发现什幺都吮吸不出来后便将这条肋骨丢落在一旁,你乾燥的嘴唇刚体会到一点水分的滋润这下更为难受了,你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处理下一根骨头。       =====餐后甜点===========  当你丢到手中的股骨时想要去拿下一根骨头的时候却摸了个空,你这才注意到石台周围都是散落的骨片,你已经享用完了你所有的餐后点甜点。不过,肚子虽然满足了,但是那一点点水分根本不能满足你皲裂的嘴唇和乾燥的喉咙,于是你决定在不愿理营地的情况下,寻找一些其他能喝的东西。       ======我总是那幺的渴=======  让你失望的是,毕竟这只是个亚寒带森林而不是热带雨林,你费尽心思也只找到几颗丑陋酸涩的浆果和一条藤蔓中浑浊的枝叶,你从藤蔓上切下长长的一截,缠在腰上,向不远处营地的火光走去。  你看着已经已经昏暗的天色和不复存在的帐篷,歎了口气,把卷起来的兽皮毯子铺在靠近火坑的地方,又往火堆里添加了几块切开的木料,虽然使用长剑去砍木头十分奢侈,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希望不要磨损的太快吧」你还是怀着这不可实现的幻想,躺下身子,盖上大衣,沈沈的睡去。          ======长夜漫漫========  你惊恐的到你的喉咙突然迸发出一股灼热的火焰然后迅速弥漫到你全身,剧烈的灼热感仿佛要将你活活烧死,在你忍受不住要嘶吼出来的时候,你浑身一颤,然后猛的立起身子,原来只是一个梦。  虽然噩梦已散去,浑身的冷汗也让你清醒的认识到你并没有被火焰焚身,但是喉咙里的火焰仿佛燃烧的更盛。  你必须在今天找到足够多的水以及……食物!  你穿戴整齐,检视着你的装备。  长剑因为没有油和磨刀石的保养,加上昨天粗暴的使用方法,已经相比于昨天变得黯淡无光,但是边缘仍然足够锋利。  盔甲上的血汙已经乾燥发黑但是并不影响它保护你免受敌人的伤害。  倒是盾牌布满了杂乱的划痕,昨天的战斗使它看上去伤痕累累,但是剑盾互击的清脆鸣音证明着它状态仍然很好。  铁靴因为布满了汙泥和树叶,铁手套也被乾涸的血迹覆盖,幸运的是指关节处还能自如的活动所以并无大碍。  「第二天了」你拿起火坑旁的藤蔓,在昨天的大树上刻下第二道划痕,向营地外走去。          =====探索森林中========  「呼哧呼哧」  你喘着粗气,精疲力竭的靠在一颗大树上慢慢恢复着体力。  「这片森林是不是只有这种该死的小杂种!」你愤恨的思考着。  一具红色的尸体倒在一旁,头颅还在微微颤动,「看来还没死」,胸口的创伤一股股的涌出鲜血,血液的味道弥漫在四周。  喉咙里的火焰越烧越旺,上午跋涉和刚才的战斗又使你损失了大量的汗水,你舔了舔流过你嘴角的汗水,鹹涩的味道掩盖不了水分带来的快慰。水分的缺失使你现在只能无力的倚靠着大树,眼前还是不是有黑斑闪过,你无神的盯着倒下的敌人,看着从它身体涌出的鲜血,好像一汪鲜红的泉水……泉水……泉水……泉水……水……水……水!水!!水!!!!!  你的内心狂躁的怒吼着,但是昨天那糟糕的记忆和内心残存的理性仍然在努力挣扎着,抗拒着那个看似诱人却邪恶无比的方法。  喉咙里的热量仿佛扩散进你的大脑,你咽了口唾沫,却发现你牵扯到的肌肉僵硬的发疼。  水!!!那里有水!!!!!!!!  你发现你的理性已经抵抗不了你生理上的渴望,动物的本能开始驱使你的身体慢慢的离开树干,缓缓的向那口猩红的泉眼走去。  但是精力的不支和注意力的分散让你并没有注意到地面的情况,一道凸起的树根狠狠的绊了你一下,让你摔了个狗啃泥。剧烈的冲击和疼痛更是让你眼前一黑,但是仿佛也摔碎了最后一丝理智,你发狂的动用你每一丝残存的求生本能向你所渴求的水分爬去。  你终于接近了你梦寐以求的泉眼,颤抖着讲你裂出一道道血口的嘴唇贴近那个狰狞的大洞,在接触到那股血红的液体的一刹那,整个身体猛地一颤,鹹腥恶臭混杂着铁锈味又一次弥漫着你的口腔,但是你的心底却涌出一股狂喜,不知是生命最终得以延续庆倖,还是这打破底线的行为让你第一次品位到堕落的甜美。  你大口大口的吮吸着一股股生命之源,舌头也灵巧的舔舐净每一滴黑暗的甘露,令人厌恶的味道混杂着痛苦的内疚却给你带来生命的喜悦。  但是很快这口泉眼就乾涸了,它不再涌出任何一滴液体,就算你再努力的吮吸,它也拒绝提供任何服务。你的内心瞬间充斥着巨大的恐慌,刚才让你沖上云霄的喜悦仿佛瞬间变成了让你坠入深渊的致命悬崖。  不!不!不!!!不!!!!!!  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  内心疯狂的否定着残酷的现实,你疯狂的撕咬着创口周边的组织,舌头费尽全力的深入探索每一丝缝隙,但是看起来只是徒劳无功的尝试。你的口腔充斥着器官的碎块,舌头也被锋利的骨片划破,让你误以为这具小小的身体内部还有更多甜美的蜂蜜。你吐出满嘴的碎块,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用骯髒的双手抱起这口泉眼,继续疯狂的噬咬着。但是舌头上的伤口回复的很快,口中液体消失的感觉让你更加焦躁,促使着你加快动作。  在吐出第五口的肉块后,你好像突然咬破了一颗大桃子的的外皮一样,一股液体涌进你的口腔,稍稍满足了一下你仿佛无穷无尽的饑渴。但是这股液体如同昙花一现,这让你内心更为愤怒,你想要继续向内部噬咬,却发现脸部被上层的肌肉组织所阻挡前进不得分毫,你不敢将因为血液重新变得饱满柔软的嘴唇离开这块肉质泉眼,只能一手捧着尸体另一只手从创口的下面去掏这个器官想要将其取出。  你的手伸进柔软的内脏组织,将整只手环抱住这个器官,发现它的外层皮质充满了肌肉的纹理,你手上刚使劲,一小股液体又涌进你的口腔,腥甜再一次沁入你的内心。你灵机一动,调整了一下嘴唇和两只手的位置,握住器官的那只手开始规律的挤压,很快,一小股一小股的蜜液渗入你的口唇,你用你的舌头仔仔细细的品味着生命的水分。可惜好景不长,挤压了几次后这最后的泉水也消耗殆尽,但是也是你的内心开始慢慢冷静下来。  你开始回过神来,理智和感觉开始回归你的大脑,首先是触觉,你赶紧你的整个面颊都是湿漉漉的,似乎还有几道划伤。嘴唇终于不再乾裂湿润而充满弹性。四肢格外酸痛,臀部也硌得生疼。一只手感受着器官表面肌肉的质感和被内脏包裹的滑腻,另一只手手心似乎还堆积了些许液体,流质正缓缓从你手背滴落,嗓子里的火势也因为水分的补充而稍稍缓解。  然后是味觉,口腔内充斥着浓厚的血腥味,牙齿的缝隙似乎还杂夹着不少内髒的细碎,舌头上仿佛还存留着脏器的滑腻和古怪味道。  最后你的大脑开始解析从眼睛传来的新号,你发现你一只手捧着一具腹腔被咬的支离破碎的尸体,另一只手从尸体背后的创口伸入进胸腔,尸体的胸脯被你的手撑得给外肿大,双腿叉开坐在地上,铁靴也不见了一只。  你慢慢的抽出胸腔内的手并用它拿起尸体,扔到一边,然后无神的眼睛盯着另一只手手心的一小片鲜红的液体,闪闪发亮的表面似乎能倒映出你的影子,你盯着这片液体,你内心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喜悦,这股喜悦让你的嘴角勾起一道充斥着血腥的弧线,这股喜悦让你的身体兴奋的发抖,这股喜悦让你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你小心翼翼的擡起双手,伸出的你舌头,舔舐着鲜血,粉嫩的舌头如今沾满了鲜豔的红色看上去格外的妖媚。舔乾净手心的血液后,你看着血迹斑斑的双手,笑着将一根根修长的手指伸入口腔,用你的舌头亲吻着,包裹着每一寸肌肤,你感受着舌苔传来的混杂着鲜血与汗水的鹹鏽和手指柔嫩的皮肤,一阵酥酥麻麻的快感仿佛从手指传遍全身,似乎也掩盖了那股难闻的气味让你仔仔细细的照顾每一根手指,将一层又一层的唾液覆盖在这些细长柔嫩的玉柱之上。你吮吸着一根又一根的手指,水分的补充让你的唾液又开始分泌,但是仍然十分厚重浓稠,每一根白嫩的指头从湿润的口腔中抽出的时候总能带出一道又一道黏腻的丝线,然后才念念不舍的断开。  你注视着重新变得洁白的双手,整双手覆盖着一层稠稠的液体,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你仿佛陶醉在这一双手的美丽中。但是很快你回过神来,因为你的身体告诉你……  你还需要更多的水分,或者说,血液!  你为之前的愚蠢感到好笑,这片森林充满着新鲜火热的泉眼,你所要做的只是找到它们,然后  吃掉它们。  你觉得你现在充满了活力,不知是水分的补充还是心理的改变,你捡起你丢落在四周的装备,利索的斩下这小可怜的四肢,看着软踏踏的下肢,最后还是只把上肢用藤蔓固定住,开始兴高采烈的去寻找下一个倒楣的猎物。          =======幸运检定======  「砰」你用盾牌狠狠的砸在这个倒楣蛋的头上,它就晕头转向的倒在了地上。  你举起长剑,狠狠的斩向它的脖颈,「哢擦」,长剑割破了皮肤,割断了肌肉,但是坚硬的骨头死死地卡住了长剑,于是你狠狠的用铁靴踩住了这个可怜虫的下半身,感受着鞋底的挣扎,你内心涌起一丝快意,仿佛为了释放心理压力一般你用更大的力气死死地碾着这个可怜虫的的肉体,右手发力,在刺耳的摩擦声中将剑抽出然后又是一斩!  可怜的脊椎终于抵挡不住可怕的冲击断裂了,然后这小可怜的脑袋就飞向远方,鲜血像喷泉一样剧烈的喷涌而出。你毫不在意鲜血溅满你的上半身和面颊,张开你渴求着这些红色圣水的口唇,含住这可怜虫瘦小的半截颈部,感受着液体冲击着你的口腔,你畅快的吞咽下一口又一口甘甜的液体,以前抗拒的味道仿佛变成了刺激的香料让这天赐的饮料更为美味。在血泉的冲击力渐渐消失后,你开始用力吸吮,继续享受着充满活力的水源,感受着从舌间传来的快感。  当这一口泉眼逐渐乾涸后,你也停止了吮吸,毕竟这片森林里你已经远离饑饿与口渴了。看着这具略微乾瘪的尸体,你直接把它缠在腰间,心情愉悦的向营地走去。        =====返回中=======  你在火坑旁处理着今天的收穫,下腹传来一阵不妙的饱胀感,你将处理到一半的尸体用树枝插好,向营地外走去。  你把沾满干硬血痂的长裤和布制的内裤褪下,在一块略微平整的土地蹲下,在下体暴露在空气的一刹那,寒冷的空气仿佛一道细小的闪电抽打在敏感的阴户上,一阵酥麻的快感从下体传来,「唔~」你的重新湿润的声带发出一声低沈的呻吟。  你感受着膀胱幸福而又恼人的饱胀感,再一次肯定了今天的行为的正确性,当然,你内心依然会为你如同野兽一样的行为感到羞愧,或许也有那幺一丝丝解放的快感。下体的鼓胀将你的思绪拉回,你鬆开对括约肌的控制,感到尿液迅速从你的膀胱内涌出,奔涌的水流充斥着你的尿道,因缺少水分而乾燥的尿道因为这股液体的冲击而感到丝丝刺痛却又让你有一丝满足。  一股潺潺的水流喷薄而出,浇湿了你胯下的土地,你感受着这小小的释放快感,一阵一阵的细微电流从你的尿道蔓延至全身,水流声渐渐消失,你也打了个激灵,从这小小的沈醉中回过神来。  但是当你想站起身来时,下体湿漉漉的感觉让你意识到你没有能擦拭的纸张或者布料,更别说丝绸了。  你为难的蹲在这里,你身上也没有额外的布料,除非……  粗糙的亚麻布摩擦着你娇嫩的阴户让你感到阵阵不适的同时也产生出丝丝快感,你的一个口袋里还放着几片丝绸,这就是你内裤所用能做的了,除了对内裤的抱歉,下体空蕩蕩的感觉更让你面红耳赤,但是你别无办法。  回到营地,你继续刚才未完成的食品处理工作。  不知是不是水分补充的缘故,今天的烤肉也没有昨天的那幺难以下嚥,或许那些血液也补充了一部分能量,你吃完烤肉后已经感到饱了,便将那些骨头和剩余的厨余一起丢进火堆,希望火焰帮你处理掉这些垃圾。  吃饱喝(并没有)足后,你躺在火坑边,看着星星点点的夜空,回想着充满着剧变的今天,也不知道思考些什幺,就在火焰的温暖之中,昏昏沈沈的睡了过去。              ========无梦的熟睡========  你是被热醒的,你以为是柴添的太多,火烧的太旺,但是你看着寥寥几个火星的火坑和被汗水浸湿的衣物,你突然一惊,用手背往额头一抚,温度确实比昨天高了一点点但是并没有发烧的迹象,而且你现在活力满满并没有一丝虚弱的迹象,状态比昨天好多了,但是就是热得难以忍受,汗水仍然在全身渗出。  「估计是气温升高了」你暗自思衬着。  没办法你只能解开衣服的几粒扣子,挽起袖子和裤腿,试图让更多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缓解着令人难受的气候变化。  你很快整理精神和装备,发现卷起的袖子和裤腿不能很好地塞进盔甲,虽然你已经把小腿和小臂暴露在空气中,但是仍然能感受到炎热难捱,汗如雨下,你只能咬咬牙,用匕首酱半个袖子和裤腿割去,这才将盔甲穿戴好。在同一颗大树上划上第三条划痕,你离开营地,向远处走去。          ======森林大冒险=======  因为食物和水分的充足,你在旅途中饱餐了一顿鲜血后,你开始放心的向更远处走去,甚至你找不到回营地的路也不会饿死,但是你还是很怀念毯子那柔软的触感所以并没有被这种莫名升起的念头所蛊惑。  下体与亚麻布的摩擦带来了延绵不绝的快感,你渐渐习惯于这温柔的抚慰,下体的与空气的亲密接触也让你更加享受着这以前从没想像过的解放快感。  突然你发现前面有一座山丘,山丘大概有二十多米左右的高度,这是你在这座森林里发现的第一个地标!你加快脚步,向着那个低矮的山丘前进。  来到山丘跟前,你发现这个山丘好像占地面积还不小,于是你找了两根树枝插在你面前的土地上,算是一个简陋的标记,然后从右边开始,準备好好地探索一下这个山丘。        ======绕丘而行========  你发现了一个山洞!  一个黑漆漆的洞窟,阳光只能照亮洞口,洞口倒是不小大概有四五米高,阳光只能照亮洞口的那一部分石质地板……地板?你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发现洞口和地面都有很明显但是很粗糙的修缮痕迹,这里还有其他人!  你为这个发现欣喜若狂,但是没等你兴高采烈的沖过去,你的怀疑又涌上心头,万一,不是人类修的呢,毕竟,你吃的那些可怜虫也勉强有个人形。于是你冷静了下来,犹豫了一下,大致记下了周围的环境,原路返回了你的出发点。  不知过了多久,你又再一次看到了你先前做下的标记,你还是决定不留下这些很明显的痕迹,只是通过太阳的影子大致记下这个山丘的方位,毕竟在一片森林中,一个不小的山丘还是很明显的。在清除掉标记之后,你準备返回营地,并开始準备你的晚餐。        ======晚饭过后=======  心满意足的填饱肚子后,你脱下已经快要被漆黑的血迹重新上色的铠甲,躺在你柔软的兽皮毯子上,準备好好地睡一觉。火焰劈里啪啦的燃烧着,因为今天气温的升高,加上星光和月光的今晚格外的明亮,所以今天的篝火在你吃完晚餐后就用灰烬覆盖了大半只有不大的明焰在木材上舞动。  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你还只是在兽皮毯子上躺了一会儿,就觉得气温又在悄悄升高,你的汗水又渐渐布满了全身,小腿和手臂的皮肤散热现在已经完全不够了,你觉得你需要让你觉得更凉爽的方法。  虽然说已经习惯了下体真空,你还是犹豫了一下,才将上衣解开。噗妞~ 两颗充满弹性的小桃子弹了出来,顶端的粉嫩因为空气的刺激或者别的什幺原因而变得格外坚挺。流动的空气温柔的覆盖着你的一对椒乳,你也微微陶醉了一下这暴露的快感。  你拿起匕首,开始继续减少着上衣的布料,衣领被整个削掉,露出一个大大的V 字形空间,下摆被割去长长的一截,袖子被你整个去掉,但是在加工另一个袖子的时候肩带也被你割断了,你只能咬咬牙,将原本的小吊带改成了一件稍长的裹胸。  出于一种莫名的心理,你并没有马上把修改好的上衣穿起,而是抱着一丝丝小小的期待,将及膝长裤脱下。你整个身子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这一瞬间的心理解放感和羞耻心的冲击,让你浑身一颤,刺激感从心脏如水波一般向外扩张直至全身。「哈」你低沈的吐出一口气,定下神来,努力不去回归大自然的畅快淋漓,专注于手中的工作。你把长裤的裤腿首先切削至膝盖上方几公分处,思考了一下,怀着干坏事一般的罪恶愉悦,将裤管缩短至大腿根部。  工作完成后,一阵微风拂过,轻柔的触感遍布你的全身,仿佛有无数只小手在轻抚你的全身,「嗯~ 」喉咙里又传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呻吟,你掩耳盗铃般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还是把衣服整理到一边,就这幺浑身赤裸着,躺在了毯子上。全身暴露在凉爽的空气中,不可忍耐的炎热变成了怡人的温暖,你舒展了一下身体,让你自己的身体以更大的面积去接受夜风的抚慰,在一阵阵细微却又明显的颤慄快感中,迷迷糊糊的睡去。         ======狂野======  「唔」这是这几天第一次自然醒,你一醒来,就回想起自己真的赤裸着身体睡了一晚,也就是说你现在还是在用全身皮肤感受着阳光温暖的抚慰。你心里虽然带着一丝犹豫,身体却自然的舒展着,活动着略微僵硬的肌肉,感受着造成清新的空气和充满活力的阳光。  当然,你最终还是在怀着一丝不舍的情况下,穿上了昨晚裁剪好的衣物。当然,大片大片白嫩的肌肤仍然暴露在外,亚麻布的抹胸将胸部紧紧束缚着,塑造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胸前的V 领也有一道不浅的沟壑,纤细确有着流线型肌肉线条的小腹和可爱的肚脐都大方的展示着魅力,到大腿根部的热裤包裹着充满弹性的小翘臀,两条笔挺修长又充满爆发力的大长腿跟更是可以抓住所有人的眼球。可惜只有一些下贱的杂……可怜虫能见到本小姐的魅力,你带着一股自豪和一点点失落的感情这幺想到。  穿戴好盔甲,感受着金属紧贴着肌肤的冰冷,小腹传来一阵火热的骚动,你按捺住这一分刺激,继续整理完装备,抽出长剑,在那颗仍然保持精神抖擞的大树上狠狠的劈了一剑,释放了些许莫名的焦躁,并记住今天是第四天,活力满满的离开了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