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乱‧无间 1-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乱‧无间 1-3
乱‧无间 1-3(一)  在床上点着事后菸,再看那呼出的空虚,心想这或许就是最卑微的安逸吧!  床边这女人是情妇,就是小三,叫筱筠。看着她高潮后红润的脸蛋,那粉嫩的32C奶子,伸手过去挤压着那可爱又硬挺的乳头,再往下去掰开她的小穴,看那刚刚用尽全力灌进去的精子缓缓地从我用力抽插后有些红肿的小穴溢出,有时还因为空气排出,像在吹泡泡……  或许我的动作太大,也或许她从激情过后清醒了,她缓缓起身说:「我该回去了。」就起身去浴室了。我也稍微擦拭,就穿好衣服等她出来(其实回家后要再洗一次,我懒啊)。  离开汽车旅馆后,直接载筱筠到附近的计程车行让她回去,我也开往回家的路上。回想起当初跟筱筠这段婚外情的发生,还真是让我有种像初恋又像新婚的感觉。  回到家后,看到邮筒中有封信件,拿出来后看上面没写收信人也没寄信人,只写我家住址,感觉内有个硬东西,摸那轮廓圆圆的,我也没想太多,便收到西装口袋里。  进入家门后儿子喊了我一声:「爸。」然后继续看他的电视,而我也提起一些力气回应他:「是啊,你妈回来了吗?」儿子说:「妈她……出去了,等……应该快回来了!」(这小子说话吞吞吐吐,搞啥飞机?内心有些不是滋味)  我当下下意识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11点50分了,问他:「你妈几点出门?」儿子回应:「8、9点吧!」(这女人在搞啥东东?9点出门,到快12点也没消息)  我只回了儿子早点睡,就往楼上去。我房门正对面是我女儿的房间,我隔壁是儿子的房间,看到我女儿门缝下还有光线,心想这小妮子还没睡?就直接开门进去,看她正在写作业,内心有些安慰。  女儿转过头叫了我声爸,就继续看她的书。我走进女儿房间看着她身上有些透明的睡衣,能看到里面黑色的内衣。那胸部应该有B了吧(现在的小孩发育得真好)?还有那可爱小红点内裤,看着看着,我身上那小儿子有点激动的感觉!心想,刚刚才跟筱筠大战完,你还不满足?  或许我女儿有感觉到我在视姦她的胸部,也或许她想到自己睡衣有些透明,壮阳持久 印度犀利士双效哪里买 赖拿起椅背上的学生外套穿起来说:「爸,很晚了,我要睡了。」我回:「喔,早点睡。」就退出女儿的房间。  直接进我房里,脱去身上衣物时想到有封信,拆开,里面是张光碟!当下就想:『??』又看了一下信封,没寄信人,只有我家住址(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没写寄信人住址,有写收信人也能收到)。  于是我就放入光碟机看,画面一播放就是一对男女交欢的画面,心想:『谁寄这A片给我啊?』仔细一看好像是我房间,那女人明明就是我老婆!(哇靠,我被偷拍,妈~~我当男主角了!)  不对,那男人不是我!我不认识!内心一把火从丹田往上烧到头顶。我看了一下画面,找到那放针孔处就在衣柜上方,我拿了张椅子登上去一看,衣柜上全是灰尘,在外围处有个小四角形的印记(这应该是放小摄影机的地方),再找了一下附近,没看到摄影机(应该收走了)。  这时听到儿子喊:「妈,你回来了!」我赶紧退出光碟,放进我西装外套,然后直接进了浴室,拉上浴室的帘子。我老婆刚好进来上厕所,我转开水龙头,搭配老婆小便的声音。  我问:「妳去哪了?12点多了才回来。」老婆有气无力的说:「没啊,就那个我在社教馆练瑜珈认识的雅雯啦,她找我聊天。」我没回应。  我大概洗了下身体,穿上睡袍,正要开门,门被老婆推开,老婆说:「一身汗,我沖下澡~~」老婆身上全是酒味,我问:「妳喝酒了?」她说:「喝了一点点。」  我一脸疑惑的走到客厅,我看儿子还在看电视,我说:「去睡吧!」也许儿子看出我脸色不是很好,只应了声「哦」就识相的回他房间。  我在客厅点开电视,但内心一直在想,我老婆给我戴绿帽?但这光碟又是谁拍的?我老婆偷吃应该也不敢让我知道啊……不!难道我偷吃被她发现?这是她的报复?还是那客兄拍的?那客兄又是谁?这样他能得到啥好处?要我跟我老婆离婚?  正一头热的推理时,老婆洗好澡了,我也关了电视,回房间。我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光碟,那会给我带来啥事情?而我又应该作啥回应?又该如何跟老婆谈这事?正摸不着头绪时,我看着身边的老婆那32D因为年纪而有些下垂的奶子,犀利士药局 犀利士价格多少呢 又因为哺乳的关係有拇指大的黑乳头,虽然老婆有在练瑜珈,还是有些微凸的小腹,老婆身上这件超透睡衣下还是能看见当初她生完小孩后的一些妊娠纹,里头穿了件白色蕾丝小内裤,其实老婆还是很有魅力的说。  内心有些得意时感到肚子在翻绞,于是我下了床到厕所,坐在马桶上点起一支菸,不经意看到换下来的衣物篮上老婆的黑色性感镂空内裤,我注意到底部有一小片白色分泌物,拿起来摸了一下,再闻闻,是精子的味道!我老婆刚跟人做完爱?这跟光碟有啥关係?这女人在报复我?  我内心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是悲?是难过?还是性奋?或是愤怒?我不知道如何比喻。  我拉完肚子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无法入睡,直到闹钟响起,看看时间6:30。我下床去洗了一下脸,老婆还在睡,我叫醒了老婆,问:「你今天不用上班吗?」她说她今天排休,我就出了房门,看到女儿跟儿子穿着校服正要出门,我说:「我载你们去坐校车吧!」就一起出门了。  我到车库开车出来时,看到儿子正在翻信箱,等儿子和女儿上车后,我随口问:「有信?」儿子回道:「没,没有。」但眼神有些怪异。我也没想太多,或许昨晚一夜没睡有些精神焕散,载儿子和女儿到校车接驳处我就直接到公司。  刚好在公司电梯里遇到筱筠,我们俩用很有默契的眼神稍微交际了一下就进了公司,可心情还是很浮躁,静不下来。这时业务部老程过来说,今天他要去客户那边,要我们研发部派一位去跟客户聊一下新产品,我就大概看了一下,目前没事的人就我跟筱筠,于是就说:「我跟你去吧!」  在车上老程跟我聊了一下家庭,而我只是有听没啥回答,老程或许看出我有心事,也没再多说。直到客户那边,一下车我才知道这家客户是在做监视器跟窃听器相关设备。  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老程就说他要回公司备档跟拿样品回去交差,说完就往车上去,我在后面直接跟老闆买了些内製持续48小时的窃听器跟小针孔摄影机相关设备,心里当下想:『我要抓出藏镜人!』  中午时打了通家里电话确认老婆没有在家,下午直接请了特休,回家布置藏窃听器跟针孔摄影机,然后才到客厅补眠。  到了下午5点多,老婆回来看到我,有些吓到的说:「啊,你今天怎这幺早下班?」我答:「头痛。」就继续看电视,并拉开领带装作刚回来。  老婆直接回房间洗澡,她出来后说:「忘了买菜了,我出去一下。」就出门去了。我到厕所看她换下来的豹纹内裤上有一沱,用看就知道不属于我老婆身体排出的液体!我心冷了,我也认了这事实,我只想知道在笑我、还寄了光碟来讽刺我的藏镜人是谁。  听到开门声,我走到客厅去,是儿子跟女儿回来了,我调整了一下心情说:「你妈刚去买菜,先去洗澡吧!」女儿只回了声「哦」就进她房间。儿子却问我说:「爸,你回来时有没有看到一封信?」我心里一惊!这小子该不会在找那光碟?难道这光碟是他找人烧录的?  我心有些不踏实的说:「没,不知道。等下问你妈看看她有没有收到吧?」儿子说声「喔」就进他房间了。我脑子里当下一直在想,该不会是儿子拍的?可他又如何拥有那些设备?他的动机是……  我就带着一堆疑惑跟孩子们吃了晚饭,在晚饭时我跟他们说:「我明后两天要去外岛出差,你们要听妈妈的话。」就回房去整理衣物。  隔天我天未亮就出门,然后借了朋友的车躲在家附近,查看有啥蛛丝马迹。早上7点多,儿子、女儿去搭校车处等车,过不久看见儿子在公车站旁边跟一个男子在聊天,那男子还给了我儿子东西(太远没看清),然后我儿子跟他姊姊说了一下话就直接跑回家去,直到校车都来了,他还没出来。  过了中午我到附近超商买了些吃的,再到家门口监视,直到下午看到我老婆两眼红肿出来(我看她样子像是哭过),没多久有辆车来接了她走了,我跟在后面深怕被发现,慢慢跟。  车开到市区外,直到海岸边,我也跟到还看得到他们。我躲在不被注意的远处,他们没下车,呆了一个小时左右又载我老婆回家,然后放下我老婆就走了。『在搞啥鬼啊?难道他不是姦夫?』当下心说,若是跟蹤这台车怕真姦夫出现没堵到就亏了。  我又到家门口监视,然后隔天只有女儿去校车处等车,儿子呢?他没上学?这小子搞啥?然后直到中午才见到我老婆跟儿子出门,我看到儿子一直摸他老妈的屁股跟搂着他妈的腰,而老婆的脸色一直红润。  我跟在后面,直到他们转进一家情趣用品店(这……),待了一会,看他们走出来提了一袋东西就回家了。我也到我朋友家住了一晚,心想明天我就知道答案了。(二)  回公司整理一些事务时,筱筠来我身边说:「今晚能陪我去『洽公』吗?」(洽公:商量公家的事。就是商量公事、公干的意思。我跟筱筠的解读是她老公今天不在家的意思!)想想也好就答应了她,然后收拾了些东西,还跟会计部的人要了些做假帐发票,就到地下停车场要去开车。  电梯到了停车场时听到有人在说话,仔细一听是筱筠,我像做错事的样子躲起来听:「妳妈跟……别急……我没想到会这样……别,先冷静,然后……」  突然背后被人一拍,我转头一看是老程,老程说:「在这做啥啊?不是跟筱筠去洽公吗?」我心急下马上拿出口袋里的手机装作有事正要打电话,回应说:「喔,没有啦,跟家里说一下晚点回去。」这时我眼角看到筱筠正走过来,于是赶紧跟老程哈啦装作是一起刚出电梯,我对筱筠挥了下手,转头跟老程说:「我先走了。」就直接往我的车上去。  在车上筱筠一脸心事样,我问:「你有啥事情吗?」筱筠有些不自然的说:「没……没事,只是……没有啦!就我老公说要回来了。」我说:「那还去『洽公』吗?」她说:「嗯,不管他,我们去快乐~~」车子直接开进汽车旅馆。  像往常一样筱筠先去洗了一下,她出来后只包覆一条浴巾,先帮我口交。筱筠技术超讚的,我每每都差点在她嘴里投降,她时而用舌尖舔弄马眼,然后在龟头冠上细心转圈舔弄,手还不时变换紧鬆玩弄我的子孙袋,我也回应筱筠把她的下体移到我面前。  我跟她的姿势成69,我用舌尖舔弄筱筠的尿道口,手指头按住阴蒂凸尖处轻揉摩擦,筱筠「嗯」一声身体抖了一下。我继续将食指跟中指插入她的阴道,拇指竖起贴住阴蒂,抽插抠弄阴道壁,扭曲里头手指动作,轻轻地将一根手指深深插入她的阴户,当她还没準备好,再插入另一根。  我将另一只手的拇指抵住她的肛门,故意不插进去,而是一边活动着在她阴户中的手指,一边用拇指有力地按那个地方。然后将我的手掌放在她的小山丘上面——即阴毛生长处,手指轻轻置于阴唇上,拇指分别置于她的大腿内侧,动作轻缓地将手按在她的小山丘上,并作圈状运动。  我的手故意不过多接触到她的皮肤,而在阴毛上运动,然后用手指轻弹她的阴唇,以每秒一次的速度进行。女人的宫颈通常在她阴道的后上方,它摸起来有点像圆顶的薄组织,有时中央会有个小裂口,就像下巴,我小心的刺激着宫颈的週围区域。  阴蒂是个特殊的器官,我知道它比男人阴茎的任何部位都要来得敏感,轻轻地推拉覆在阴蒂上的盖头,隔着阴唇摩擦能减少过份粗糙而引起的痛苦并带来惬意。  这时筱筠转过头来说:「进来啦~~」我看着她红润又害羞的表情,提起枪械往花心顶进去。筱筠的呼吸喘息让我变得兴奋,于是加快抽插的速度,然后再慢下来,时快时慢,从容而不急躁,并且手随意而发地到处游走在她的奶子上。  我用臂力让筱筠身体在我面前,围绕着阴部结合点做顺或反时针运动,我的阴茎就在阴道里不断地搅动,筱筠因为我的转换姿势也开始放纵呻吟:「嗯……啊……」突然筱筠双腿夹住我的腰,我直觉她可能快高潮了,便深深挺进深处然后慢慢抽出再用力挺进,缓解我的动作吊她胃口。  这时筱筠说:「干嘛啦?快一点……我快到顶了,你还……嗯……」我故意不等她话说完,用力一顶打断她的话(有用过这招的男人屡试不爽啊),直到我感到龟头处有股暖流沖出,我也在最后一击往深处射出这两天的库存。  点着事后菸,看那空虚的烟消失在空气中,或许还无法接受我看到的事实,没办法去回味刚刚的激战。  筱筠在高潮后清醒说:「我去洗澡。」我只应了一声「嗯」,她就进去了浴室。听着水声我偷偷翻开筱筠的皮包,拿出手机看了下刚才是谁跟她讲电话,那个号码让我傻眼!这是我家里电话啊!是老婆?还是儿子?我赶紧放回去。  筱筠这时已洗澡好出来,看我脸色有些怪异就问道:「你没事吧?」我说:「没……没事。对了,妳饿吗?要去吃饭吗?」筱筠只说:「不太饿,我等下回家再吃就好。」我们整理一下身上衣物,我就开车带筱筠到附近的计程车行,然后转向回家的路上,这时内心还是一堆疑问,筱筠刚刚是和我家里的人讲电话!会是谁?  到家后停好车子,经过邮筒不经意看一下,有封信。我心里一惊:还有连续剧!拿出来看看,这次一样没有寄信人也没收信人,只有我家的住址,只是我摸起来不像光碟,倒是像有纸在里面。我走到楼梯间拆开看,是我老婆跟男人去旅馆的跟拍照!里面还有张信,我看了一下:  「柏宏(我儿子),这是你要的照片,我翘课当你专属狗仔,希望价钱要合理些。哈哈!」  是我儿子叫人跟蹤他妈?那光碟呢?心里五味杂陈,问号一个一个冒出来!  进了家门,我老婆在厨房,「啊……你回来……嗯……啦?」嗯,听我老婆那说话声,当下心想:究竟搞啥鬼?然后看到我儿子从厨柜下站起来说:「爸,你回来了?」  我走近一看,老婆脸颊红润,额头上还有些汗水,身上那件连身裙,裙襬部位看得出来是刚刚被拉起来过,而儿子嘴边像是吃过浆糊似的。我心里多少猜到发生啥事,只是现在还没有十足把握,而我也不太能接受这事实。  我说:「嗯,有些累,我先去洗澡。」然后故作镇定离开客厅。经过时还能听到老婆小声说:「别这样,你爸还没进房里。」我装作没听到。  走到房门前正要开门时又听到:「都是妳出的烂方法啦,没激到我爸,反而我妈跟弟弟在乱搞啦!」这……我赶紧偷偷贴在我女儿的房门上仔细听。  「现在呢,最好妳有办法,不然我拿妳跟我爸的偷情照给妳老公看!」  我心里直觉感到:难道刚刚跟筱筠在停车场讲电话的人是我女儿?!  (三)  脑袋像是榔头打到一样,一片空白。是不甘心还是捨不得?可又有点性奋!心里的思绪像拼图一样一片片全散开。  我回到房里回想一切的发生,到现在我又该如何面对,又该找谁算这笔帐?我摸不着头绪。  脱了衣服到浴室开莲蓬头从头沖自己,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至少我要想办法知道老婆那情人是谁?为了这个家,我又该如何处理面对?  老婆在浴室外说:「老公~~我跟儿子去公园散步,你跟女儿先吃饭吧,别等我们了。」我还没回应,就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砰!」(散步?内心只有苦笑。)  我套上浴袍到房间,拿出安装在房里的针孔,装上电脑、戴上耳机,开始播放这两天家里发生的事。  那天我出门后,老婆也起床去帮孩子们处理早餐,过没多久听到:「妈,我们出门喔!」、「路上小心。」小孩出门后,老婆开始换衣服,换到一半听到有人开家里的门,老婆拿起身边的外套穿上,走出房间看道是儿子就说:「柏宏,有东西没带吗?」儿子回应:「妈~~我都知道喔!嘻……」  老婆皱起眉头说:「你在笑什幺?校车都快来了,还在……」老婆话还没说完脸就青了,儿子说:「妈,这照片里的女人很像你吧?那男人我也知道喔,是姐姐的班导师!」(原来我在找的姦夫是女儿的老师!)  儿子说:「妈,让我上妳,不然我要把照片拿给爸爸看!」老婆说:「你疯了吗?我是你妈耶,那照片哪来的?」儿子说:「妳别管照片哪来,我都知道你跟黄老师去开房间,还有在家里做过,我要是把照片拿给爸爸那一定很好玩。」  儿子一边说一边靠近老婆,而老婆一路退到床边说:「柏宏你不可以这样,我是你妈啊!那照片给我,我以后不会打你。乖,好吗?」儿子不理会老婆的劝说逼到床边,推倒他妈妈,165公分的老婆就被我儿子推倒在床上,女人力气哪比得上男人。  老婆哭喊:「不行!这样不行!我是你妈啊……」儿子一边强脱他妈妈的外套(刚刚老婆在换衣服,她没料想到会这样,所以只套了件外套),外套一下就被儿子给脱下来,老婆一边挣扎一边哭喊:「别啊……呜……我是你妈,这是乱伦啊!」  老婆这时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而儿子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小时候吸过的黑乳头,一边脱着他的裤子。老婆脚一蹬把儿子踢下床,抓起床边刚被儿子强脱下来的外套遮在胸前,瘫坐在床上哭泣。  而儿子也被刚刚那一踢稍微清醒,站起来说:「妈,对不起啦!我真的很喜欢妳,妳就……」儿子话没说完就被我老婆冷冷一句「出去」给打断。而儿子或许怕再逼下去,他妈妈可能会自杀,就识相的走出房门。儿子一出房门,老婆就放声大哭。  这时我把针孔换到其它频道,看到儿子走回房间里躺在床上,从枕头下拿出一条女人内裤在打手枪,一边喊着:「妈~~妈~~」我点起一支菸,再把频道换回房间,但根本不知道这时我身后有人在,可能我戴了耳机的关係吧?  看到我老婆趴在床上哭了一会,就起身把衣服穿好,打了通电话:「呜……我儿子有我跟你去宾馆的照片……刚刚还想强姦我……呜……怎幺办?呜……」老婆一边哭泣,一边述说刚刚发生的事。  挂了电话没多久后有人敲了下房门,我老婆有些吓到没回应,「妈,妳还好吗?」儿子在门外问了一下,随后又说:「我真的很喜欢妳,我是真的没办法才用这方式跟你求。」老婆只冷冷的说:「你让我静一静。」就没再说话了。而儿子或许知道现在他妈妈还没办法接受,也识相地回房间去。  随后老婆打开电脑(我这时才注意到我没有在电脑前装镜头!失策!)我当下把萤幕缩小,试图找看看有没有啥纪录,只看到老婆上网寻求儿子想跟他做爱该如何拒绝,而我看了回应还真是……「就成全他吧」、「这样不行吧」、「带妳儿子多出户外走走」等相关建议,也有落井下石开玩笑的。  之后我看到有人po了一篇文章《谈母子性爱的可能性与必要性》,老婆边看边双腿摩擦(或许老婆正慢慢接受要发生的事)。  我快转到老婆出门后回来,看到老婆直接去了儿子房间,一进去老婆把儿子的房门锁上,这动作儿子还没反应过来,老婆说:「柏宏,我给你!但你不能让人知道也不能给爸爸知道,不然我会死给你看。」话一说完开始脱衣服,而儿子一脸喜悦的看着。  直到老婆脱光躺到儿子床上,儿子也脱了自己的衣服,爬到床上吸老婆那性奋而立起来的黑乳头,「嗯……轻点~~痛……」老婆红着脸说。儿子擡头看了一下老婆问:「妈,妳真的肯给我?」老婆脸更红的说:「不要吗?要就快!别多问,不然拉倒!」一说完就坐了起来。  儿子立即慌张的说:「我要~~还有,我要看妈的小穴。」老婆红着脸不回应,躺了下去把腿张开,而儿子则探到老婆腿中间,把手伸到腿根部摸了起来,老婆抖了一下。  儿子说:「妈妳尿了啊?全湿了!」老婆把脸用手遮着说:「别这样!我很不好意思。」儿子一边抠老婆的小穴一边说:「妈妳别害羞啦!」(这小子看不出也有支大鸡巴!可我该自豪自己儿子有根好鸡巴,还是该怜惜老婆?或许内心这複杂情绪里我还没办法适应,而我下体的小儿子正亢奋着……)  儿子爬上老婆身上,激动地拨开老婆的手,两个人的嘴唇碰到一起,儿子就把老婆那湿润绵软的舌头吸取着,激烈地吻起来。看他才17岁,就亲得有模有样,这孩子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老婆双手抱住儿子的脖子,热烈地回亲他,使劲吸吮他的舌头,他们母子就这样在床上忘情地亲着。  彼此贪婪地享受着对方的体温,他们俩的鼻息也越来越重,没多久儿子放开老婆的嘴唇,向下亲下去,老婆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儿子的湿吻。看着老婆那很享受的样子,我的头又是一片茫然。  我点起一支菸,深吸一口,吐出时看到老婆张开双腿,手伸到儿子下面抓住了他的鸡巴,慢慢引导到她的双腿间,轻声说:「进来吧!」儿子架起老婆的腿使劲一插,只听见「滋」的一声,儿子的鸡巴一下子全根而入。老婆吐出了一口气,当下,我硬了起来。  就这样儿子开始了前后运动,老婆只是温柔地亲着儿子的脸,手轻抚着他的头髮。我看到了这些天来我所不愿见到的情形,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我的身体却激动不已。  儿子不停地往老婆里面插,感受着老婆里面的紧缩、蠕动与润滑,儿子低着头在他妈妈的奶子里磨蹭着。「柏宏,轻点~~嗯……」老婆说完迎合着儿子,温柔地承受着他的冲击。老婆表现得很激动,但还保持着做母亲的矜持,像一块海绵,静静地接受儿子的动作。  几分钟后儿子大动了几下,就直挺挺的趴在老婆身上。两人喘一下气,老婆替儿子擦了额头上的汗,儿子的手在老婆奶子又上玩弄了好一阵子才坐了起来。老婆进到了浴室里,一会响起「哗啦」的水声,儿子衣服也没穿就往浴室走去。  没多久就听到老婆的声音:「啊!柏宏,你怎幺进来了?出去!」儿子说:「妈,让我跟你一块洗啦!」老婆说:「别……呀!别这样……好了,别再乱摸了,一起洗吧!」接下来只听到他们母子在浴室里的笑声。  这时我拿下耳机,才感觉身后有人,下意识的就转头过去,只看到人影一闪而过。是谁!是女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