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相爷的爱妻[第1一9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相爷的爱妻[第1一9章]
  楔  日盛皇朝的人,鲜少有人不知道锦绣城的莫家。莫家殷富了十二代,几乎与日盛皇朝的曆史共存。  而举凡与「布匹」有关的生意,莫家几乎都有涉猎。  养蚕厂、抽丝厂、染坊、布庄、绣坊,一应俱全。  其布料之上等,绣工之精细,使得莫家出産的布料、衣饰年年被朝廷选爲贡品外,一般人有钱还不见得买的到。  但身处于锦绣城的百姓们,除了知道这些外,还知道到了这一代,莫家只出了一个少爷一个小姐,人丁单薄。  但除了正牌的少爷与小姐外,其实还有另外三位让人好奇的「小姐」。别误会,这三位「小姐」可不是莫老爷的私生女或什麽半路认的乾女儿,而是自小在其府裏生活的三名「婢女」。  婢女又怎麽会是小姐呢?那就要从她们的身份说起了。第一个首推的,就是打小跟在大总管身边学习的「千菡小姐」,现在莫老爷已经将绣坊交由她打理,听说等到大总管退休后,千菡小姐便会正式接任总管一职,成爲其府十二代以来的第一位女总管。第二个要说的,便是从小跟在大少爷莫靖远身边的「乐雁小姐」。  莫家大少爷骄纵成性,喜怒无常的脾气大家是早知道的,听说放眼当今世上,只有这位乐雁小姐治得了莫少爷,也难怪莫家老爷夫人对乐雁小姐另眼相看了。  第三个想到的,即是与莫家正牌千金一块儿长大的「怀香小姐」。这怀香小姐大家都见过,总是跟在莫家千金身后,娇娇柔柔的。脸上总是带着让人舒眼的甜笑,被莫府大小姐拖着四处生事,焦不离孟的。  也合该如此,毕竟怀香小姐是让莫小姐捡回府的,听说就连名字,也是莫小姐帮她取的。再央求父母让她跟在自己身边坐玩伴,情意自是不同。  最俊当然不免提到莫家的正脾千金,莫元倩。  讲到这位莫家独生女,大家却不免偷偷摇着头。  莫元倩长相极美。初见她的人总是常常不小心的失了魂。  但长得活似妖精仙女的莫小姐,行爲好比是脱缰野马,常常在外闯祸,再让身后的怀香小姐背黑锅。  这四位小姐,便是锦绣城居民们閑暇时最爱谈论的「风云人物」。  他们也不免猜想,四位小姐都到了适婚年龄,不知何时会有喜讯传出锦绣城百姓们。引领期盼着。                第一章  奠府今儿个热闹得很。一大清早,所有的仆人就开始裏裏外外的忙着,大总管中气十足的声音前前后后的回响着,就怕哪个地方有了疏漏。  不仅仆人,就连主子们也都起了个大早,就连向来不爱理会府内事务的大少爷,也让乐雁三催四请的梳洗完毕,移到大厅内。这一切,全是因爲今日造访的贵客,正是莫府未来的姑爷,也就是莫元倩的未来夫婿。  自从莫元倩满十五岁,说媒的人就快将莫府大门给挤破。可全让莫家老爷给推了。只是这次的对象,实在让莫老爷和夫人都满意极了,是以连莫元倩的意思也没问。忙不叠的答应,迅速的订了下聘的日子,也就是今日,就怕亲事生变。  只因爲这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当朝的宰相一一顔庆玉。  顔庆玉从小天资聪颖,年方三岁便开始学字,七岁就能文能诗,是日盛皇朝出了名的天才。十六岁那年轻取状元入朝爲官,二十岁便受封爲宰相,成爲皇上不可欠缺的左右手。  这样名动天下的人才来求亲,莫老爷怎麽能不答应。  不只莫老爷、莫夫人欣喜,莫府上上下下都觉得顔面有光,开心的做着準备,定要让自家小姐风风光光的出嫁。  再甚者,整个锦绣城都与有荣焉,只要一想到未来的相爷夫人正是山自家乡,就觉得讲话都能大声些了呢就这样,整个莫府、甚至整个锦绣城都热闹喧腾的,等着下聘的队伍来到,顺便一睹当代奇才的风采。  而顔庆玉也没让大家失望。一身暗紫长袍的他俊美无俦,一双有神的凤眼充满睿智,王环柬起的长发在行进间飘扬,颇有仙人风貌。  他噙着浅笑,沿途对周围围观的民衆们点头緻意。神情轻松惬意,没有半点架子。唯有他的贴身护卫知道王子根本一点也不高兴,可以说是迫于父母之命来这一趟,更让他害怕的是,性情不若外表温和的主子会在未知的情况下失控。露出真实的情绪来。  但锦绣城的民衆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危险性,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下聘队伍往莫府而去,很快的迷恋上这少年宰相。甚至有不少人着魔似的,不由自主的跟在队伍后头。  亲自候在门口的莫府大总管,远远的就瞧见了那浩蕩的队伍,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府内。  「相爷到一一」  莫府西侧小花园中,怀香双手捧着件用丝帕盖住的物品。先是偷偷摸摸的由廊上的红柱后探首,确认园裏都没其他人后。才蹑手蹑脚的走出来。  「呼——」站在花园中,才松了口气的她,却立刻听见了临外的围墙那儿传来声响。  「谁?」她微讶的看着站在假山旁的男人,怔住。  真是个好看的人啊!不过他的好看和靖远少爷不同,靖远少爷与元倩小姐一样,面貌都承袭了夫人的美貌,所以五官漂亮得不像话。气质也偏阴柔。眼前的男人则眉目清朗、气宇轩昂。俊雅的感觉有点像男装的沈千菡,却比沈千菡多了份阳刚以及书卷味。她有些着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很有好感的想朝他笑笑。才慢半拍的想起自己根本没见过他。  自家府裏出现不认识的人?怀香收起笑容,瞪大眼。  「你是贼吗?」想来想去,她只有这个答案。顔庆玉颇感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小人儿瞬变的表情,在听见她的问题时忍不住扬了扬眉,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她,猜测着她的身份。  只消一眼。就可看出她身上那身衣裙不是寻常质料,和他方才见到的婢女们大不相同,莫非,她就是莫府小姐眉一扬,他忽然觉得这门亲事有趣起来了。  「我是吗?」他不答反问,也不急着表明自己的身份。  「这儿是莫府后园,一般人进不来的。」怀香毫无心机的解释。「可是你的样子看起来不像贼啊……」顔庆玉笑了,他该高兴她的信任吗?  「是吗?那我像什麽?」他探询,逗弄的成分居多,想知道她对自己的看法。  怀香晌了偏头,像是在认真思考着,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像千菡。」她下了决定。  「什麽?」顔庆玉完全不懂她的意思。千菡?那是人还是物「像干菡的。应该不会是坏人。」怀香没解释。只是自说自的。「可不是贼的话,你在这做什麽?」  「那你又在这做什麽?」顔庆玉再次以问题回答她的问题。  「我……」怀香还没回答,就见他忽地伸手将她拉进一旁的假山后,大掌还捂住了她的唇。  怀香瞪大眼,整个人被拖进他怀裏,腰间出现的有力长臂让她的背紧贴着他的胸膛,没有半丝缝隙。  怀香捧着手裏的东西不敢乱动,没想到自己看走眼了。他果然是坏人。她偏头仰首瞪他,无声的抗议。  顔庆玉抱歉的笑笑,看着外头出现的年轻男子。这大概就是先前莫靖远提到的未来总管吧。  「奇怪,人到底去哪了?少爷说在这的啊。」沈千菡偕同身边的婢女环视四周,忍不住歎了口气低道:「这少爷,真是会给我找麻烦。」  她现在本该忙着清点聘礼登册入库,却气个不小心让少爷陷害了。明明是老爷和顔家老爷谈得正起劲,便吩咐少爷带着未来姑爷在府中参观,少爷却把人丢在这要她过来接手。  未来姑爷、他的未来妹婿耶,居然就这样把贵客扔着,现下可好,人不见了,要她上哪找?  。更别提这位贵客还是当今宰相呢!由得人这样忽视吗?沈千菡忍不住的再歎了口气,真的是拿那任性的少爷没辙。  「你们在到附近找找,真的找不着人的活,只能告诉大总管,让大伙都私下注意了。」莫府占地不小,真要找个人可不简单。只希望事情别传开,要不然她实在是难以向老爷他们交代。  「是。」婢女们点头。沈千菡在看看四周。终是放弃的往别座院落寻去。见人都走远了,顔玉庆才松手。  「失礼了。」见她迫不及待的离开自己怀裏,顔庆玉忽地有抹失落,想在将她捉回来。  「你爲什麽要躲千菡?」怀香退山假山后,旋身面对他,眼裏已经不再有笑容,而是一份对他的不信任感。  「他就是千菡?」顔庆玉脑子动得快,想起了她方才的回答。「我像他?」他想起方才那名年轻男子气质温润如玉,面貌清俊秀雅,让人很有好感,与她年纪也相仿……「你跟他是什麽关系?」问题就这样自然的出口了。连顔庆王自己都感到意外。  「千菡吗?我们一块儿长大的啊。」怀香直觉的回答后,才发现不对劲。「喂,是我先问你的,怎麽你一直拿问题回我话啊。」被她发现了。顔庆玉发现她倒也不笨,只是太过天真了。像现在,她该做的是大喊救命或者尽快离开吧?怎麽还敢和他单独相处,净问些不重要的问题。「你到底是谁?爲什麽要躲着千菡?你做了什麽事?」见他没开口,怀香不死心的再问一次。  「因爲他要带我去逛莫府的好山好水,可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所以不想让他那麽快找到。」顔庆玉眼也不眨的回答,却还是没告知自己的身份。「逛府裏?」怀香灵光一闪。「你是京城来的客人?顔家的人?」  「算是吧。」他答得模棱两可。  「糟了。」怀香惨叫。她完全忘了这回事了。千菡前几日就交代她今天。定要把小姐顾好,别让她乱跑。顔家的人要来下聘,千万别让小姐去捣乱坏了事。可是她一听见乐雁亲自下厨做点心的消息,就把这任务全抛到脑后了。怪不得。怪不得小姐会好心的告诉她乐雁做了千层糕,教她快点去厨房,原来是有预谋的。  「糟?」顔庆玉不明白,他是顔府的人有什麽问题吗「千菡一定会生气的。」怀香忍不住慌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小姐现在人到哪去了?她得快去找出来。  又是千菡?顔庆玉忽然发现自己非常不喜欢她老将别的男人挂在嘴边。如果她是莫家千金的话,都已经许了婚事了,怎麽还能这样老记着另一个男人「小姐?」不远处传来叫唤声,这次换怀香想也不想的,就把颇庆玉「挤」进假山后。  「嘘。」手上还捧着从厨房偷出来的宝贝千层糕。腾不出手的怀香只好以眼神恳求他。「别出声。」  「奇怪,也不在这。」婢女四下看了看,没发现假山梭的人。  「小红,你怎麽在这?」也在找人的乐雁看到向来服侍夫人的婢女出现在后院,有丝意外。  「我在找小姐,整个府裏都没见到她的人。」小红真想直接放弃了,自家小姐那滑溜的性子,要是她想躲起来,恐怕将莫府整个翻过来也找不到。「夫人要见她。」  「香香呢?也不见了?」听到乐雁问起自己,怀香忍不住更往一旁缩,却没发现自己又僵进了顔庆玉的怀中。她就怕被乐雁发现,一双大眼惶然的偷瞄着外面的动静。  先不说她没把小姐顾好的事,她手上还拿着偷东西的「物证」呢,要是乐雁一气之下把糕收回去,她一定会哭。  「她们好像在找你,而你好像不太想被找到。」看得出她的紧张,顔庆玉俯下身,在她耳畔轻语。「可如果我现在出声,你说会怎样?」  坏人!怀香瞪着他,又气又急。这个人怎麽这样,礼尚往来的道理他懂是不懂啊?刚才干菡找他的时候,她也乖乖的配合没出声,现在立场对调了,他就不能比照办理吗?  「我们试试如何?」顔庆玉露出笑容,假意要高呼一一手裏拿着东西的怀香没法捂住他的嘴,情急之下踮高了脚尖,本来是想拿小脑袋瓜于去挡住他的嘴,却设想到正低下头的他反应极快的侧避,她一个重心不稳压向他,柔软的唇办就这样碰上他的。「唔……」怀香瞪大眼,连忙想退开,顔庆玉的手臂却已扣住她的腰,让她紧紧贴着自己,无处可退。  温热的唇贴着她的粉嫩,两人的呼吸交缠,属于他的淡淡书卷气息环绕住她。怀香的小脸倏地红透了。  顔庆玉没有在进一步。只是以舌尖绘着她的唇形,轻吮她的唇办,汲取她的甜蜜。怀中的软馥身躯不安分的扭动着,像是在抗议,却又像是在给予他另一型态的回应。  过了好一会,他才不舍的松开她。  「她们已经走了。」可惜。没理由继续吻她了。  「你!」怀香想也不想的伸手将他推离,却在下一刻逸出惊呼。「我的糕一一」等她反应过来,手上的千层糕已经给甩开了,她保护了老半天的糕点抢救不及的掉在地上。  「啊!」她急急忙忙的蹲下,心疼的看着地上的糕点,直觉反应就要捡起来。  「你做什麽?」顔庆玉面色透露古怪。连忙将她拉起。「你不会是想捡起来吃吧?」  「不要拉我啦。」怀香哭丧着脸,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千层糕,完全忘了先前被偷吻的事,眼裏只有那得来不易、却连一口都还设吃到就掉到地上的千层糕。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从厨房裏偷渡出来的……就这样毁了。  「你真的想捡?」顔庆玉大感意外。莫府是南方首富,堂堂莫氏千金需要这样捡地上的食物吃吗?  「你不要管,放开我啦!有些地方没有沾到上,还可以吃。」怀香挣扎着,对千层糕的执念相当深。  「莫府餐食有这麽节俭吗?」顔庆玉当然不放手,直接将她抱出假山后,安置到一旁的小亭中,走前还不忘踢起尘土覆住糕点,让她彻底断念。「那种糕点,莫府要多少有多少吧。」  「你不懂啦。」眼见千层糕被上完全盖住,怀香哀怨的转向他。「乐雁最拿手的就是千层糕,可是她平常根本不进厨房。今天是因爲有贵客来才腾出时间做了一笼,我好不容易去偷到两块……现在全没了啦。」想到自己等了大半年才又等到的糕点居然就这样没了。怀香眼眶登时红了。  「你好过分,还故意踢土盖上去……」说着,眼泪真的掉下来了。  顔庆玉难得的失措。不知道这样居然就能引发她的眼泪。  「我是……算了。」这真是有理说不清。他不觉得自己有错,可是却也无法忽视她的眼泪。「别哭了。」他将她拥进怀中安慰,「你真这麽喜欢吃糕点的话,等你到了京城,我一定让人準备最特别最道地的京式点心给你,算是赔罪好吗?」  「真的?」她擡起哭泣的小脸,不相信的看着他。「你怎麽知道我要搬去京城?你到底是谁?」  一连三个问题,让顔庆玉失笑。 .「这麽多问题,你要我先回答哪个?」怜惜的拭去她未止住的泪水。顔庆玉发现自己并不喜欢看到她不开心的模样。她适合无忧无虑的笑容。  「都要。」怀香红着脸,不自觉的撒起娇了。  顔庆玉笑了。  「我说的自然是真的,而你要搬去京城,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嫁给他这相爷后,她不住京城要住哪?「至于我是谁,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想来新婚之夜掀起她头巾的刹那。她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你说了这麽多,根本就什麽也没回答啊。」怀香摇摇头。觉得自己自头到尾似乎都被他要着玩。「你这个人真怪。」  「怪?或许吧。」顔庆玉也不否认。轻轻点点她的俏鼻。「不哭了?」怀香狐疑的看着他。总觉得这男人充满了神秘感。他似乎知道她是谁。可是她却一点也不清楚他的身份,问了他好几次,他就是不回答。「爲什麽不说你是谁?」这样真的很可疑。  「而且我们又不认识,你爲什麽要对我那麽好?」而且。还这样袍着她…怀香慢八拍的想起,连忙挣开。  「你快放开我,让人看见可不好。」怀香使劲推开他,不忘在心裏数落自己,明明才初次见面,怎麽就任人这样搂搂抱抱的,更不用说他先前居然还亲了她的嘴要让千菡她们知道了,肯定会训她一顿!唉,大概是他跟千菡很相似吧。总觉都有种亲切感,再加上她平日老腻着男装的千菡,久而久之就忘了男女之防。真是,下次一定要跟千菡说,别在府内穿男装了,会害她搞不清楚的。  「被人看见也无妨。」顔庆玉寓意深远的笑了。亲事已经说定。她早就是他的人了,成亲前先培养感情亲近一下,他相信不会有人说话的。  「你乱讲。」怀香皱眉,不以爲然的看着他。「怎麽可能没关系。」他以爲他真的是穿男装的千菡吗「过些日子你就知道我没乱讲了。」顔庆玉卖了个关子,爱看她困惑的娇憨模样。「好了,我休息够了,得回去了。」  虽然还想跟她多相处一会,可是照刚才的情况看来,如果他再不出现的话。整个莫府可能会开始暴动。  「回去?回去哪?」听见他要离开,怀香的心沈了一下,不太明白那代表什麽。可是她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衣袍,不想放开。她这不舍的表现。让顔庆玉心情大好。  「回前厅去。你不说了这后院普通人不能来吗?」他笑了笑,拍拍她的脸颊。「别不开心了,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的。」  「我没有不开心啊。」怀香不好意思的反驳。  「没有?没有的话,嘴怎麽会嘟得半天高?」看着她孩子气的举止,顔庆玉忍不住俯首,轻啄了她一口。  「啊!」怀香惊呼一声,飞快的捂住自己的唇。「你不能亲我啦!」  「我可以的。」顔庆五肯定的回答,不待她反应过来,又吻了她一次。「好了,我得走了,你也该回去了吧,刚才不是有人在找你?」经他一提醒,怀香才想起自己那重要的任务。  「我又忘了。」她跳起来,急忙的往莫元倩房裏跑,可跑没几步又停下回头。正好对上他的注视。「我……你知道怎麽回去吗?」府裏那麽大。他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吗?该不会迷路吧「你放心,有人会帮我带路的。」他露出个笑容,要她放心。  「嗯……那我走喽。」依依不舍的多看了他一服,她才转身离开。,看着她像只粉蝶似的飞出园外,顔庆玉才调回视线。  他开始期待这桩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