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肉蒲团之淫帝天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肉蒲团之淫帝天下
      第一集强  天气微寒,空中下着蒙蒙细雨,司矨穿着单薄的白色T- shirt,那并不强壮的黑瘦个子有些瑟瑟发抖。他隐藏离在校门口不远处的樟树下,看着门口亲密拉手的两个狗男女,戴着厚眼睛的双眼好似要喷出火来,脸色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手紧紧握成拳头。想到以前的种种,他极其不甘心地在树上重重击了一拳,手掌被坚硬的树磨破了皮,渗出血来,那个女人本是自己的,极其大男子主义的他受不了被她抛弃的事实。女子叫李小微,是他班上的班花,长得妩媚可爱,可以说是童顔巨乳,相貌不出衆的他,拼着毅力和体贴追上了她,每个月的生活费基本上全部给她买了东西,而自己一年来全靠泡面度日。他不甘心,花费了那麽大的精力,和她的关系还只是局限于拉手,还没有进一步发展,就便宜了别人,整天给自己女朋友买东西不让她受苦变成一个笑话,吃泡面变得面黄肌瘦的他也变成她遗弃的一个理由。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住将两人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的沖动,转头离开这个地方。  夜色渐渐深了,苍墨的天空淅淅沥沥,豆大的雨珠让夜色染上了一层邪恶和凄凉。李小微走到开着路灯的屋檐下,收起雨伞,跺了跺白色深筒靴上的泥泞,抖了抖蓝色袖珍衫上的雨珠,松了一口气,不小心被雨水粘住衣衫,黏在皮肤上,露出红色的乳罩轮廓,那高耸肥硕的乳峰迎来路人怪异的目光让她有些受不了,这种天气真不是人过的,如果天晴该多好啊,又可以无所顾忌的逛街了。她沿着楼梯向着三楼的出租屋走去,看着四十来平方米的出租屋,美丽的脸上微微蹙起了眉头,这个屋子是她的前男友司矨给她租的,当时她嫌寝室吵,他便毫不犹豫的给她租了,想在想来确实有些对不起他,但这也不能成爲和他继续在一起的理由,他很好,却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虽然在外面出租,却没有什麽不检点,她深深懂得那些男孩子的心理,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和两个男孩子的交往也仅局限于拉手而已。看着寂静的走廊,她有些害怕,平时这裏都住满了租房子的学生,只不过今天星期六,大部分都回家去了,其余的都通宵去玩了,连忙拿出钥匙咔嚓一声打开门,走了进去。  漆黑的屋子裏,司矨光着身子在门后埋伏很久了,他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她,自己在她身上花的钱,都够买一个笔记本电脑了,想想自己受死受累供自己读书的老父母,而自己骗钱花在这种女人的身上,就极其愤怒。门口传来脚步声,他有些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摸了摸下面硬烫的肉棒,他又有些雀跃。由于担心是笫一次不举或早洩,他花钱买了几十片伟哥,一口气吃下五片,想着李小微高耸的乳房和肥硕挺翘的雪白屁股,他下面又涨大了一圈,硬得有些发疼。紧了紧手裏準备好了的封嘴大胶布和绑手用的玩具铁手铐,他脑海中计划着她进来时自己绑她的动作,虽然是玩具手铐,却逼真,一般是无法挣脱开的,而且是要从后面拷她,让她使不上劲。  终于,咔嚓一声,李小微打开门走了进去,就在她刚刚按下灯的开关,房间大亮,也是她神经放松之际,司矨从门后一跃而起。李小微忽然觉察到背后有东西,惊恐得準备惊叫,可是已经迟了,司矨直接在后面捂住她的嘴巴,将胶布死死压在她的两瓣樱唇上。  「呜~ 呜~ 」李小微惊恐的挣扎着,两腿有些发抖,潜能得到激发,两只玉白的手指扣住司矨的手,挣扎的手划开他的手掌,鲜血渗透在胶布上,血腥的气息让她感到一种恐怖的窒息,嘴裏发出呜呜声,水灵灵的瞳孔泪水氤氲。  司矨忍住手上的剧痛,知道暂时不能放手,喘着粗气,有些害怕这样做的结果同时全身血液也沸腾了,脸色涨得狰狞,大脑中不忘设计好的动作,一脚踢上房门,啪地一声将其关上,然后一把将她扑倒堆满毛绒布娃娃的粉红小床上,从后面按住她的柔软的腰身,涨得巨大的肉棒隔着丝滑的丝袜裤顶住那肥嫩的臀肉上,让他险些射出来。  「呜呜……」知道背后这个人想干什麽,李小微挣扎得更加剧烈了,此刻她的大脑一片混乱,只知道拼命挣扎,可是经过详细策划的司矨怎麽可能让她挣脱开。她的嘴巴已经被胶布牢牢封上了,司矨险些架不住她的挣扎,封住她的嘴巴后,微微松了一口气,将她的双手一扭,用手铐先铐住一只白嫩的玉手腕,压着她挣扎的胳膊,拉过另一只手臂,拷了上去。  李小微口不能言,手也不能使出力气,只能全靠身子扭动,可是被司矨牢牢压着根本不可能占据主动,「呜呜」声中,泪水划过洁白的脸庞沾湿了被子,修长的美腿乱踢着,却不能攻击到她,这个时候,扭头间已经知道压住自己的是谁了。当知道是那个对自己宠爱无比的前任男朋友,她有些难以緻信,在惊恐的同时,心理的震惊麻痹让她放松了挣扎,她很想质问逃跑,可是这一切随着拷上她的两只手腕,已经不可能了。  司矨迫不及待的拉下她的丝袜紧身裤,露出那粉红的三角裤,颤抖的双手迫不及待的一把将那三角裤也拉下来,两瓣雪白的挺翘肥臀晃乱了他的双眼,轰的一声他的大脑一声轰鸣,眼睛死死盯着那雪白屁股沟中的两个玉洞。只见粉红的褶皱肛门下,两瓣大阴唇很是鲜嫩,微微露出红嫩肉缝,阴唇边上黑色的阴毛浓密而杂乱,一根根纠卷蓬乱着,看到此情此情让他欲血溢满了大脑,A片看过不少,现实中还是第一次。  他只感到下面硬得有些发痛,只想立刻插入那个紧密而鲜红的肉洞中,之前脱光衣服就是爲了此刻省去脱衣服的麻烦,所以他没有任何前奏,挺翘着大肉棒,将流涎的大龟头抵在两瓣阴唇上。李小微在呜呜声中挣扎着,不让他插进去,让司矨难以对準,他不得不将双手按在弹性十足的柔软屁股上,抓住两片雪白的臀瓣朝两边分开,龟头顺利地抵在阴唇间,对準粉红的阴道口,迫不及待一把插进去,可是插得并不顺利,没有经过任何润滑的褶皱阴道太紧密了,夹得他的龟头有些发痛,包皮被拉扯得好像要断裂开似的。他咬紧牙关,虽然下面有些发痛,可是那种温热和软肉包裹的快感还是让他想继续深入。  李小微脸色有些发白,被异物的入侵弄得惨无人色,挣扎得变弱了,怪不得制住女人的最好办法就是阴道,她水朦胧的红肿双眸祈求地看着司矨,希望他能回头,这还是那个文弱的男孩吗?  司矨偏过头去,不看她的眼睛,将头抵在她的玉颈上,嗅着她脖子上的香气,咬紧牙关,龟头充当急先锋,一口作气插了进去,那薄弱的处女膜随之破裂,被他一望无前的破开这层壁垒抵在阴道深处的花心上,鲜血随着两人的紧密结合沿着司矨的大肉棒渗出来。  李小微此时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泪水流下来,随着处女膜的破裂嘴裏痛呼一声,可是被胶布封住了嘴唇发不出任何声音,呜呜声中咬着牙关不在发出任何声音。  司矨也并不好受,紧密的阴道夹得他的肉棒有些生痛,不敢再轻举妄动,脸上涨得通红,额头布满青筋渗慢汗珠,喘着粗气喷在李小微的粉脸上,这种複杂的快感险些让他落下泪来。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噼哩哗啦地砸在玻璃床上,虽然房间灯光通透,但如墨的夜色很好的掩饰了房间的罪恶。  司妖喘着气,等下面的肉棒龟头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感消失了,被那阴道夹着的柔软温热快感让他屁股挺动,肉棒进进出出地抽插,没两下,他就气喘吁吁,一年来没锻炼且整天吃饱面,身子骨差到极点,加上是第一次的沖动,让他抽插两下,闷哼一声,浓浓白浆滚烫地注入李小微的阴道深去。李小薇被他强行抽插,下体撕裂的疼痛使额头溢出点点汗珠,完全没有任何快感,只感到这是一种全所未有的噩梦,被那滚烫的浓浆浇灌花心,开始激起她挣扎,扭头看着一唇之隔的脸庞,神色中害怕之余带着鄙视,毕竟司矨射得太快了。  司矨刚射完,有些软弱无力,但看到李小微的鄙视眼神,他一阵火气,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在那洁白美丽的脸上留下一个红紫的巴掌印,此刻他本来就有些挂不住这麽快就射完,哪裏经得起待宰羔羊的鄙视?他喘着气,吼道:「贱女人,你个骚屄,想搞就直说,看老子不搞破你的阴道!」说完,抓住放在床头柜上的伟哥,也不管多少片,统统吞了下去。  看到司矨猛嗑药,李小微意识到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惊恐得摇摇头,面对这个魔鬼她眼神再次陷入绝望。  司矨随手拿来放在床头柜上的剪刀,将她的蓝色袖珍衫粗暴的撕开,露出那高高撑起的红色乳罩,乳罩并不能完全将雪白的乳房包裹,包带下乳沟很是深凹,他的眼中燃烧着炙热的欲火,一把将乳罩扯开,颤巍巍的乳房摇晃着,肥大饱满如同两个大雪球,上面那樱红的乳头仿佛冒着乳香,乳房上粘着汗珠。  此刻,李小薇已经被司矨剥得一丝不挂,雪白柔嫩的身子全部敞开,同样相对的是司矨赤裸着身体。他将李小微的身子反过来,李小微便迫不及待的反抗,还可以自由活动的修长美腿一脚向司矨的胯下踢去,可是司矨早有準备,双腿一家,将她的美腿夹在跨在,一把扑上去,两个膝盖顶住她的小腿,不让她乱动,他要好好的欣赏一下她美丽的身子。  司矨看着他的白乳肥臀,刚刚消停的肉棒又起反应了,慢慢一跳一跳的。他低头一口要在她的乳波上,揉动着,张口吸住带着香味的乳头,吸允着,舌尖舔动。不知玩弄乳房有了多久,李小微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了,他淫笑着道:「你真是一个骚屄!」因爲他发现她的乳房已经硬涨起来了。  被他骂得有些难爲情,李小微整个人呜呜声中摇着头,喘着气。司矨将她两条美腿一拉,夹在肩上,舔吻着雪白的大腿,近在咫尺的骚穴还在流着阳精和处女血的混合体,带着骚腥。本来还想吸允探索一下她的阴道,可是看着上面溢满了自己射出来的东西,嫌恶地放弃了,大力像狗一样嗅了她的肛门,没有闻到什麽怪味,在那雪白的大屁股上舔了两天,身子往上一压,头擡起来再次张口将她的乳房要在嘴裏,嘴裏全是乳肉。  李小微的全身除了阴道口外,都被司矨舔了一个遍,连玉足也不例外。他的鸡巴已经很硬了,由于吃了大剂量的伟哥关系,感到有全所未有的膨胀,他一直有抚着大鸡巴,龟头再次对準李小微的阴道口,即开两瓣阴唇,向裏面插了进去,一个猛沖,整根肉棒已经全部插进去了,紧紧的肉道包裹着他的肉棒,因爲有精液润滑的关系,插进去出奇的顺利,两人皆同时闷哼一声。  司矨再次舒爽的大力抽插,咬着牙喘着气大力将肉棒在她的阴道中来来回回,发出肉体之间的咝咝摩擦声和啪啪撞击声。  「赫、赫、赫、赫……」司矨急速地喘着气,肉棒抽插,闷头在李小微的身上耕作,这个时候李小微已经没有任何放抗,眼神有些空洞。  不知耕作多久,司矨的身上大汗淋漓,只是下面完全没有发洩的意思。当他擡头看向李小微的脸色,竟然发现她闭着双眼脸上露出陶醉的呻吟,嘴裏也发出轻微的嗯「嗯嗯」声,一双修长的玉腿弯了起来,勾住他的腰,无意识的迎合着,虽然李小微心死如灰,但无论如何生理上的快感是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了的。司矨猛烈地撞击数下,看到她居然在享受,怒火沸腾,啪地一声,一巴掌扇在她那雪白的肥臀上,激起一阵臀波,刻下一个红豔的巴掌印,也将李小微无意识的快感打断了,惊恐地睁开双眸,她有些羞愤欲绝,自己竟然在他的强奸下升起一种快感,阴道夹着他火热的肉棒竟然分泌出一些阴精。司矨怒视着胯下的娇娃,喘着气道:「蕩火,欠操是吧?看我不操死你!」说完,升起一种蹂躏她的沖动,抽出肉棒,将柔弱无骨的她翻转过身来,在她来不及反抗之际,将火热湿淋淋的龟头对準她的肛门,使劲插进去,过紧的肠道夹得他的龟头生痛,痛得他眼泪也流落下来,这一刻他的泪珠是真切的流落下来了,他忽然发现这种对她的蹂躏是因爲爱她到了极緻。爱之恨,深之切,平时她都不让自己碰她一下,可是她竟然迎合一个强奸犯?这让他感到一种窒息,他知道自己强奸她后已经没有什麽好的出路了,他要拉着她一起进地狱。巨大的龟头使劲插入她的肛门,干涩而紧促的肠道已经被他粗鲁地插得四分五裂,李小微呜呜得趴在床上,泪流满面,只感到司矨太变态了,摇着头,眼裏充满了惊恐,脸色更加苍白。  司矨将龟头完全插入她的肛门盲肠,咬着牙,剧烈的抽插着,肉棒与干涩的肛门后道的肛交摩擦,好似起了火似的,让司矨痛得满头大汗。但他带着满腔怒意,啪啪声中,狠狠撞击着,抽插着,和着鲜血,肉棒在李小微的后道进进出出,他的胯间锁骨撞击在她的肥臀上,装得通红,发出连绵不断的啪啪声响。  啪、啪、啪……  「呼哧呼哧……」司矨喘着气,一双手搂着李小微的柳腰,在鲜血的润滑下他尝到了快感,这种感觉太爽了,他激动得满脸通红,而李小微在发抖,肛门传来的痛楚让她脸色发白,颤栗着,锁着的玉手握成小拳头,指甲都扣到肉中流出血来,牙齿咬在一起发出咯咯声。  司矨觉得不行了,从阴道干到肛门已经用了将近两个小时,他抽出带血的肉棒,由于没有脘肠,上面还沾染着一些散发着异味的异物,在鲜血的淋染下,显得格外淫靡,他一把将红通通的肉棒插在还没有干涸的淫湿小穴中,此刻的小穴完全没有开始的柔嫩美丽,而是红肿一片,小阴唇外翻。但他不在乎了,只想蹂躏她,将阳精射到她的子宫中,这一直以来是他的梦想,在交往之前幻想,在交往之时想,在分手之后更是带着一衆变态的欲望。  李小薇被干了这麽久,发现他射了,终于松了一口气,肉体与精神受到双重折磨的她已经奄奄一息,在放松下立即昏睡过去。而司矨将肉棒插在她的阴道中,立刻忍不住阳精喷射,浓浓白浆持续了很久,她的阴道子宫完全装不下,溢了出来。他的身子骨本来就弱,只是吃了伟哥的关系才坚持了这麽久,射完后他全身软弱无力地趴在她的身子上,连喘气的力气也没有。一切都结束了,都完了,他知道自己不能昏睡过去,一旦昏过去,面临地将是他所承受不起的,但他没有没和办法,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子骨是如此的弱不禁风。  结束吧,都结束吧,父亲、母亲,对不起,儿子让你们失望了,就让大哥照顾你们吧,大哥比自己有出息!当他醒来,他知道一定不在是这般场景,再坏他也认了,只是他有些不甘心,他还没有进行接下来的口交、乳交、臀交、足交,真的没有力气了,大脑都有些缺氧而幻想迟钝,如果这次躲过大难,他一定会好好锻炼身体,吃伟哥也不会有这麽狼狈了。  除了这所小屋的房子灯亮着,其它的小屋都黑漆漆的没有人回来,小屋的罪恶已经结束了,重新恢複了甯静。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更加深沈,窗外大雨磅礴,滋啦一声,一道闪电哗啦一声横行天际,出租屋外的街道上依旧车水马龙,而司矨呼吸变弱,终于因爲罪恶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               第二集蕩妇  司矨射精而亡后,惊异的发现自己并没有死,而是来到一个灰蒙蒙的世界。他茫然的飘蕩着,朦胧间意识体寒冷得有些瑟瑟发抖,这是两团十三色光体急速飞来,强大的能量让他本能地慌忙躲避开来。  「小子,站住!」两声同时急呵,那苍凉古朴的声音让他微微一颤定住了身影,就是这一迟疑两团十三色光进入了他的身体。强大的能量充斥了他的全身,也是在这一瞬间他昏迷了过去。  在一间金碧辉煌、大气磅礴的房间中,床上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十六、七岁俊雅少年,奄奄一息的少年全靠床边一块魔晶能量支撑着,不然早就见阎王去了。魔晶不断将能量输送到他的体内,维护者他的生机,忽然魔晶之中爆射出一团团五彩缤纷的绚丽光彩,接收到这些能量原本有些瘦弱的少年身体发生着剧烈变化,白皙的皮肤变成结实的阳刚色,腹部长起健硕的肌块,那胯下黑漆漆的阴毛开始变成金黄色,胯下原本只有几厘米的小蚯蚓在咕叽声中,血液充盈,一段段暴涨,暴涨成三十多厘米,阳具又长又大、红中带紫,如同婴儿手臂般,上面盘旋着青筋,凸起着一圈圈肉结,龟头紫黑着小口大开,如同一张小嘴,不断冒出淫靡的涎水。少年脸色狰狞,有些痛苦,额头涨着青筋,渗出汗水,拳头紧握着指甲扣在肉裏都划出血丝来。  躺在床上的少年,名叫雷龙,乃是真武帝国唯一的太子,他的父亲正是真武大帝,开创了大帝国,一统人族所有国家,使人族的势力发展到顶峰,占据了大陆百分之七十五的土地。真武大帝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个帝王,智慧超群,文治武功,但爲人好色,广纳大陆绝色美女,开创了皇帝后宫时代,以前的帝王只有一个王后,但他却又一万多名妃子,无一不是大陆上的绝色。真武大帝很小之时就发誓要征服大陆,权利、女人都要得到,可惜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虽然纳取了一万多名妃子,建造了整个大陆最爲庞大奢华的后宫,但还没有来得及享用,那方面就不行了,真正成爲他妃子的只有一百多名而已,其她的还没有来得及破处便受到诅咒。正是他的好大武功、好色荒淫,激怒了一个神秘巫族,在巫族圣女的主持下,通过生命献祭给他下了诅咒,让他皇位没有继承人,起初他还有那方面的能力,搞了一百多个绝色,但生下来的都是女儿,在帝朝萨满大师的帮助下,终于让他生下了唯一的儿子,可惜却从来没有苏醒,只能靠在圣宫得到的魔晶来维持生机,这块魔晶没有人知道从何而来,却含有庞大的神秘能量,正是它才让雷龙不至于生机断绝。虽然真武大帝的妃子只能生女儿,但他并没有放弃继续纳取妃子,一百多个女儿中还是有一个儿子的,他现在已经没有一点勃起的功能了,但他希望儿子将来会醒来,代替他完成他的愿望。他的愿望可惜不能实现了,在魔晶的帮助下,他的儿子虽然不能醒来,但能听,意识能成长,还能接受从外界传来的知识,可现在在绚丽的光彩中,魔晶之中飞出一团强大的意识体将雷龙的意识吞灭了,占据了他的身体。  当司矨在意识模糊中醒来,头痛压裂,无数知识碎片压缩到他的识海中,也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在那两团十三色光罩住他时,他获得了庞大的能量,两个神王的能量,让他成爲宇宙之尊,只是此刻还没有充分开发而已。魔晶的能量被他吸收,迅速化爲粉末洒落在地上。  「王妃!」在房间外,十二个美丽侍女并不知道裏面的变化,看到王妃到来,恭敬地敬礼道。  王妃紫烟点点头,走进房间,只见她瓜子脸蛋,绝美倾城,下巴略尖,眸子水汪汪的,蕩漾着春水,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蕩妇,一身低胸的黑色薄纱裙,透过薄纱可以看到她雪白的肌肤肉色,透过低胸领口可以见到她深深地乳沟,可能有E罩杯吧,挺翘的乳房颤巍巍的,低胸的肚兜根本没有遮拦,露出大半乳球,后臀很圆很挺,紧绷的黑纱裙两瓣肥臀分明,堪堪一握的细腰下根本没有穿亵裤,因爲媚骨天生的她欲望很强,每天都会做些虚龙假凤的游戏,爲了方面她没有穿亵裤,像她这种女人没有破身还好,但自从被真武大帝破身并爲他生下两个女儿后,便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不仅是她,就是皇宫其她女人也常常做虚龙假凤的游戏,她和皇后便是一对,相互慰藉,整个皇宫除了昏睡的太子雷龙就没有一个男人,这个世界可没有太监,真武大帝失去这个功能后,便很少进后宫了,只是每个月来看下自己的儿子。  紫烟进入房间后,便命令几个侍女在外面等候,她名义上是来看太子的,但实际上是来解决她的欲望。虽然太子不能动,下体也只是一个小蚯蚓,但好歹也是一个男人,即使舔一舔,用他的手来摸自己,也让她感到刺激。就像一个男人没有见过女人,欲望得不到发洩,看到一个昏睡的女人或者死去没多久的女尸,会选择迷奸或者强尸,不能插进肉洞也要揉摸死尸的柔软乳房,来满足淫欲心理。  一进来,她就惊得目瞪口呆,她只是凡人的肉眼,看不到魔晶散发出的绚丽光环,但可以看到躺在床上雷龙的变化。雷龙面目狰狞,下体一柱擎天,三十多厘米的婴儿手臂般的狰狞阳具肉棒,让她忍不住心底砰砰直跳,忍住惊叫的沖动,双眸妩媚的死死盯住他的身体,看着他的身体,她媚骨天生的身体开始燥热起来,忍不住用双手抓住自己的乳房揉搓着,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双手颤巍巍地抓在那火热的阳具上,当她的玉手抓住阳具的刹那,她心底砰砰直跳,激动得快要窒息般,光滑如玉的脸颊上满是汗水。  握住巨大的肉棒,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看了一眼雷龙,发现他那狰狞的脸色慢慢平和下来,再次陷入了昏睡,舒了一口气,而后看向手裏的肉棒又急速的喘息起来,越来越近地靠近肉棒,嘴唇挨住巨大的红中带紫的龟头,嘴唇张开,皓齿间伸出一条腥红的软软的舌头,舔在巨物上的肉上,龟头那张开的小口冒着腥臊的液体,让她饑渴的吞了下去。她坐在雷龙的膝盖上,玉手伸到自己的裙子下面,掀起裙摆,一双修长雪白、肥美细腻的大腿从中伸出来,两腿间芳草萋萋,很是茂密,中间红嫩的肉缝不断冒出淫水亮晶晶的,顺着大腿留下来,她的手覆盖在肉穴上,玉指拨开阴毛将手指插了进去,两瓣红色的阴道唇和她洁白的手指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她的嘴巴包裹着龟头上下套动之时,手指也在阴唇裏进进出出,淫水不断顺着她的手指滴答滴答滴在床上以及他的腿上,散发着一股淫欲的骚味。  司矨从混沌中头脑恢複平静,只感到全身拥有无数的能量,仿佛挥手间就能将天地湮灭,只是丹田之中藏着一股邪火令他格外难受,睁开眼只见胯下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坐在他的大腿上,自己胯下快要爆炸的大肉棒被嫩肉包裹着,还有一条软软的舌头在上面来回舔动着,自己的膝盖上坐着两瓣柔软的大屁股,屁股中间那骚穴湿漏漏着阴毛摩擦着他的腿,阴液也滴落在他的身上。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她给他口交,这是做梦吗?可是这个梦境是如此真实,看到她绝美的容顔,他身体的欲火彻底爆发。他只是一个高中生,还没有踏足社会,何时见过这种绝色,欲念催动着他伸手摸在她光滑的脸蛋上。  紫烟感到他的手摸过来,连忙擡起头,她的嘴角淫靡的流着口水,龟头亮晶晶的,看着他醒过来,火热地看着自己,紫烟脸色一红,惊诧间有些害怕,她可是王妃,如果传出去?  看到她的神色,司矨内心激动而火热,及其淫蕩,感觉像做梦一样,闻着她身上的香味,下体快要爆炸了,伸出手勾住了她的下巴。  紫烟看着他具有侵略性地目光,娇躯一颤,忽然心中一喜,只要他尝到自己的甜头,他就不会说出去,自己也能享受他的大肉棒,这样想着,娇媚一笑,伸出舌头舔着他的手指。  「你个蕩妇!草死你!」司矨大吼一声,一个猎豹一般一跃而起,搂着她的小蛮腰,像猪拱大白菜一样在她的两团乳房间亲吻着,顺着她的脖子双唇盖上她的樱桃小嘴,还没等他伸出舌头,她的丁香小舌已经伸到他的嘴裏,在紫烟高超的吻技引导下,他很快尝到了甜头与她缠绵起来。他的双手激动地在她的身上摸索着,将她的裙摆提起来,大手摸在她柔软的肥屁股上,腻腻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他摸索一会儿,大肉棒在她玉手抚摸套动下,已经再也忍不住了,他的脸色涨红,将巨物紧紧抵在她的毛从上,可惜过大的激动让他找不到阴道洞口,只是在外面打转。  紫烟双眼之中带着柔媚,主动将一双玉腿盘在他雄健的腰上,玉手抓着他的大鸡吧引导着对準自己的洞口。  司矨喘着粗气,将大鸡吧抵住她骚穴上的嫩肉没有任何前戏便迫不及待地狠狠插进去。如同婴儿手臂般的大鸡吧挤开她紧密如同处子的阴道肉壁,一插到底。  「啊……好大……被你插得好爽……」紫烟娇喘一声,阴道收缩的紧紧夹着他的肉棒,双腿紧紧盘着他的腰,玉手搂着他的背。被他大力粗蛮地挺进,弄得头向后仰起,两团雪白肥硕的乳房用力地抵着他的胸膛,太久没有被插过了,骤然之间受到这种雄伟,插得她快要窒息,双目一番,玉手指甲在他的背上划下一道道血痕。  司矨从没有尝到这种媚骨天生的淫穴,一插进去,被那紧密火热的嫩肉夹得一哆嗦,瞬间便将阳精喷洒出来,让他有些射得特别舒服。虽然射了,但他并没有丝毫诅丧,因爲他在射完后感觉依然有着使不完的力气,大鸡吧越发坚硬。被他火热的阳精一烫,紫烟居然也瞬间高潮了,她媚骨天生,从没有享受到这种大鸡吧,高潮后,媚眼如丝。  司矨插入她的骚穴阴道后,抵住了她的花心,外面依然有着十几厘米,肉棒上的肉结和紫烟阴道的褶皱交错纠结在一起,结合得全所未有的紧密,外面两人浓密的阴毛也纠缠住了。舒爽地快感令司矨开始剧烈地挺动,大鸡吧一下一下挺动着,几把的囊带拍打在她雪白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声,随着他的抽插,淫水阳精不断挤出来,来带着她内裏的阴唇唇瓣也翻进翻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力……用力……深一点……」紫烟被他的大鸡吧插得乱叫,感到全所未有地快感,挺动着肥臀迎合着他的抽插,扭动着柔若无骨的腰肢。  司矨被她的叫床声弄得欲火膨胀,有种操死她的沖动,这个绝世尤物让他险些散失理智,大手按在她肥满的胸脯乳房上,揉动着,咬着牙,颈上青筋暴起,暴戾道:「你个骚屄,草死你!」说完,再也没有估计,三十多厘米的的大鸡巴整根插了进去,虽然已经抵住她的花心,但巨物依然一往直前,抵着她的花心狠狠刺下去,刺穿了她的阴道子宫才罢休。  「啊……痛啊……」剧烈地插进去让紫烟紧紧搂着她,身体痉挛,阴道一阵紧缩,感觉再次破处一样,血丝从两人紧密的结合之处渗透出来,她脸色从桃红转爲苍白,水眸中留下泪水。  紫烟的小腹都被他顶得鼓起来,大鸡巴彻底插进去了,插得她小腹生痛,额头都是汗水。但很快,媚骨天生的她産生了一种全所未有的快感,娇喘道:「好舒服!」  司矨再也没有压抑自己疯狂的在她的身上发洩着,大肉棒每次全部到底,将她的小腹顶得不断鼓动,大鸡巴分开她的阴道肉唇,剧烈搅动。他的手摸着她雪白的大腿,紧紧抱着她的肥臀肉瓣,压在她的身上,猛操着这个人间尤物。  紫烟受到这种猛烈的攻势,娇媚得气喘吁吁,「啊啊啊……你太用力了……」「啊啊……太子殿下……奴家受不了了……」虽说这样说,可是不断擡着雪白肥臀猛烈地迎合着,骚穴受到这种攻击不断流出骚水淫液,两人结合只见的毛发湿漉漉的。  两人可谓干柴烈火,结合得天雷地动,由于司矨性经验不是很丰富,剧烈地攻击让他很快到达了射精,火热的阳精射到她的子宫裏,烫得她舒爽发涨得呻吟出来,阴精也发射而出,随着他大鸡巴「啵」地一声抽出去,她那还保持着一个大洞口的骚穴中白浆流出来,一道黄白液体飞射而出,射在司矨的胸膛上,滴答滴答地顺着他的腹肌往下流。  看到这种刺激的场面,司矨大鸡巴再次立起来,在她那雪白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让她趴在床上。她妩媚地看了他一眼,乖乖地趴在床上,大屁股高高翘起。看着这巨大的屁股,司矨激动的大手按在上面,如同揉面团一样抓揉着她的臀瓣。  「嗯……嗯……」被他揉得阴道有些瘙痒难耐,喘着香气,回头妩媚地看着他道:「太子殿下,快点来嘛!」  司矨邪魅笑着,大力非开她的臀瓣,看到股沟间可爱的菊花,眼中欲火腾腾,在她的阴道口掏着淫水涂在鸡巴龟头上,抵住她的菊花蕾。  感到她火热的龟头抵住自己的屁眼,连忙咬着自己肥大的屁股,不安道:「太子,你插错地方了!」  可是司矨充耳不闻,将大鸡巴抵着屁眼,狠狠插进去,紧密的后道夹得她有些生痛,在她痛苦声中,他猛烈向下,大鸡巴整根插了进去。  「啊……好痛啊……」紫烟脸色煞白,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裂开一样,整个娇躯颤动着。  司矨早就想干一个熟妇的屁眼了,现在只想满足自己的愿望,紧紧地后道夹得自己的大鸡巴有些发疼,可是温热柔软痛得却非常舒服,甚至希望这种痛苦来得更加猛烈一点。他忍着这种变态的快感,开始尝试着抽插一下,大鸡巴摩擦着她后道有些干燥的肉壁,仿佛擦起火星一样,丝麻柔软,与阴道相比又是另一种滋味。  虽然紫烟的后道并没有破裂,但她感觉还是裂开一样,他微微一抽插,让她痛得额头都是香豔的汗珠,摇着头,哀求地看着他道:「不要……求求你……不要插了……」说着,她的屁股根本不敢乱动。  司矨邪魅一笑,将巨物缓缓往外抽,在她痛苦地感觉中以爲他要抽出来,可是他却猛然一下,更加猛烈更加深入地插进去,喘着气贴着她的背道:「你马上就会很舒服的!」说完,他开始猛烈地进攻起来,大鸡巴进进出出,享受着肛交。  「啊啊啊……啊啊啊……痛啊……」紫烟皱着眉头痛苦道,她感觉自己下面的肥臀都麻了,不属于自己了,喊了一会儿,痛苦丝麻后,后道居然再次有了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开始迎合起来。  司矨狂插着她的屁眼,大鸡巴每次打低,她整个屁股都仿佛被他插成两半,结实的小腹顶在她的臀尖上,「啪啪」作响。  「好啊!没想到紫烟妹妹你在这儿和太子殿下苟合在呢!」就在两人缠绵如火时,四个贵妇走进来。这四个贵妇长得国色天香,却风骚入骨,走起路在扭动着骚动的屁股,透过薄纱可以看到几人的大部分乳房,连那乳房上已经坚硬的如同都看得一清二楚,下体的纱裙岔开一条大口子,雪白的臀瓣都若隐若现。  看到四个人,司矨下面的巨物越发喷胀了,而紫烟心中一惊,肉道急剧收缩,夹得司矨大肉棒有些生痛,在这骤然的夹击下鸡巴一哆嗦,囊带一热,急剧地猛烈轰击两下,滚烫的阳精源源不断地射进了她的菊花肛道中。等他将鸡巴抽出来,大量的白浆从紫烟的菊花流出来,显得格外淫靡,而她也软弱无力地倒在地上,显得有些无力。  四个女人「咯咯」蕩笑着,看着司矨那健硕的胸膛,眼中带着一丝欲望,道:「太子殿下真厉害!将紫烟这个小蕩妇干趴下了!」  司矨淫邪一笑,道:「四个蕩妇,都性饑渴了吧!来吧!让我来干你们!」他那长约二十五、六厘米的大鸡巴红彤彤的如同烧红的火棍,红中带紫的龟头上有些青筋盘旋,煞是威武。  四个女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知道心中的想法,然后挑逗地看着他,道:「你行吗?」说完,死死地盯着他的大肉棒,脸色有些嫣红。  司矨淫笑着,走了过去,可是等他刚刚走近,四个女人忽然妩媚一笑,一齐出手将他按在身下,她们在他健壮的身体上摸索着,伸出舌头舔着他身上的肌肉块。  司矨感到自己的大鸡巴上有两条柔软温热的舌头在缠绕舔允,刺激得更加暴涨,那如同手臂般的巨物龟头是她们樱桃小嘴所装不下去的,只用那柔软的小舌头在上面舔着。  一个美妇将自己的裙子提在腰间,露出她那肥美的大屁股,中间三角地带那又黑又浓的阴毛上已经湿淋淋的了,阴唇还很粉嫩,如同处女的嫩穴很漂亮。她「咯咯」一声蕩笑着一屁股坐在司矨的脸上,迎面扑来一股骚味,他的脸已经被肥美的臀肉覆盖了。  司矨一双手在脸上的两瓣肥臀上又抓又揉,舌头沿着她的白嫩股沟舔着她的菊花,不时舌尖分开她那浓厚的阴毛,将舌头伸进她的阴唇间那紧密的肉缝裏。她的阴道不断流出淫水,被他喝了下去,在淫水的刺激下,他真的想将舌尖顶进她的阴道,如同大鸡巴一样顶进去,一直到她的子宫深处,看裏面是不是更骚,这种味道是不是更浓厚,但还没有人的舌头能做到,这麽长的舌头除非是怪物,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样想着,一道热气上升,舌头居然变粗变长,随着他心中所想,一下子分开她紧密的阴道褶皱顶进去,温热、骚腥、嫩软,任何一种味道都难以形容。  「啊!顶进去了!」坐在他脸上的舒服惊叫一声,阴道一阵紧密收缩,紧紧夹着他的舌头,屁股开始上下起伏,抽动着他的舌头,让他的舌头像大肉棒一样在她的阴道裏抽插,大量的淫水从她的阴道裏流出来,流到司矨的嘴裏,被他咕噜噜地喝了下去。  其余几女一看,骚动媚笑,她们的衣服已经脱下,一个个赤身裸体,一个女子将两条雪白的美腿分开,扶着他的大肉棒对準自己的阴道坐了下去「啊!好充实……好涨!」说完,开始上下起伏,他的肉棒太大,她只得小心翼翼的抽插着,一边插一边摸着自己的乳房。  上下都被阴道紧紧夹着,很是舒服,可是下面的鸡巴明显太渴望了,受不了身上蕩妇慢慢抽插的方式,司矨一个翻身,将四个国色天香的蕩妇压在身下,大鸡巴在她的肉洞中兇猛抽插,越差越猛。  「啊啊啊……啊啊啊……」她的肚皮都被顶得一鼓一鼓的,脸上的表情欲仙欲死,修长的美腿勾住他的屁股,迎合着。  这样没几下,蕩妇「啊」的一声,阴道一阵收缩,身体有些痉挛。其她几女看到她到达高潮,那裏还忍得住,将他的大鸡巴从肉洞裏拔出来,对着自己的阴道一屁股坐了下去,只见被司矨操得欲仙欲死的淫娃蕩妇脸上满是桃红汗水,大鸡巴猛然抽出有些措手不及,阴精猛然从阴道中喷出,射出几十厘米高,连同一道骚黄的尿液也射出一米多远,浇灌在冰冷的水晶墙壁上。  闻到这样一股浓厚的骚味,其她三个蕩妇和紫烟都笑了起来,欲望迷失的水眸看着司矨道:「你真厉害,将她搞得尿失禁了!」  司矨淫邪一笑,道:「如果你想的话,我还有跟厉害的,等会我会操得你吐屎!」说完,抓着身下女子的大屁股,连连猛抽,啪啪声、呻吟声、娇喘痉挛声在这个房间中交织,他看见肉洞就插,不管是嘴巴、肛门、骚穴插了一个遍,几个女子可都是被插得奄奄一息了,几人的身上到处都是淫水、尿液,地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一片,尿液阴精阳精混合在一起,房间中充斥着一股浓厚的味道。  「几位娘娘,不好了!皇后来了!」一个脸色通红的美丽侍女跑到房间中,有些焦急道。  五位刚刚还有些奄奄一息的蕩妇,听到皇后要来,脸色一片苍白,急忙爬起来,找到已经被尿液和精液打湿的薄纱,準备穿上。她们之所以如此怕皇后,一方面是皇后典雅华贵,美丽如天仙不敢亵渎,被她的容貌气质所慑,另一方面却是她高强的武功,身爲大陆王朝的皇后,出身高贵,前身乃国家圣女,实力已经是魔法巅峰——水神,随便伸出一个指头都能碾死她们。  就在她们抓过自己的衣服时,空气中蕩开一圈群波纹,从中走出一个穿着一身金色纱袍的少妇,少妇柳画眉,水眸嫣然,带着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真是倾国倾城、沈鱼落雁,看着她,司矨当即迷醉了,她的美貌当真无与能比。  「你们好大的胆子!」少妇脸色凝着一层含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