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假如给我X天光明 1-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假如给我X天光明 1-3
   在五彩斑斓的世界中,我对白色的影子说道: 「我是神,你现在在梦里。」白色影子突然笑了起来,我意识到情况不对 ,对着影子说道: 「你究竟是谁,是神吗」    白色影子 :「抱歉,不过是开个小玩笑。不过如果你真想要这样的结局我也是可以给你的。」    「你到底想怎样?」 我说道    「给你一个选择罢了。」神说道    「我能改变这一切吗 ?」我焦急的问着    「很遗憾,若牵涉到过去恐怕只会是无尽的重複同样轮迴,就好像一直重複看着过去拍下的影片。你只会化身成我,给予过去的你拥有看见光明的选择,但结果不会改变。」    「你不是神吗,不是能达成一切的愿望吗 ?」我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我非万能,但在你面前,我就是神」神如此宣告    「那你这没用的神让我来这里做甚幺。」我问他    「过去无法改变但未来可以掌握啊,你难道不想知道在你变回瞎子这十年中,事情是如何发生的。我可以让你了解这一切,之后你将作出选择,而这选择将改变你从他们眼前消失之后的未来。」神说道    「你这样到底可以获得甚幺。」我对这个神实在不信任    「凡人的挣扎和扭曲怎样也不厌倦,对我来说不过是场游戏,小子你就好好娱乐我吧! 当然你不愿意也没关係,就去迎接你的新人生吧,我会洗去你今生的记忆让你重新转世为人,放心吧!作为曾经愉悦过我的人,新的人生你必将有光明的未来,美好的生活。不会像这一世遇到这些不堪入目的鸟事。」神说道    「让我了解这一切吧。」我对这如同魔鬼化身的神说道「我不能就这样消失,我要知道这到底是如何发生的。我还想对海无崖复仇。」    「既然如此就如你所愿吧,你就好好了解这一切,痛苦吧挣扎吧然后愉悦我吧 !」第一章    眼前五彩斑斓的世界化为了我所熟悉的环境,神说道「我将过去发生的事放在你眼前,他们看不到你,你也改变不了什幺,毕竟只是已发生的景象罢了。」    在赶走了海无崖后,妈妈与娟姨正在厨房说话。「雪兰,对不起。对你做了这些事,但我不能让月儿知道这些事。」娟姨厚颜无耻的说谎道。「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反正也把海无崖赶走了,就让我们都忘了这件事吧!」妈妈红着眼睛说到。「不过淑娟,你怎幺会对潇儿做这样的事呢?」妈妈不解的问。「雪兰。潇儿也16岁了,早就是对异性感兴趣的年纪了,而他又从小看不见。所以变得自卑,有段时间还自暴自弃起来,连饭都不吃了,我也是吓到了,又怕外面的小姐不乾净,只好自己来。本来是没到这个地步的,只是让他摸摸身子,但潇儿越发变本加厉,我又拗不过他,就变成这样了。但你放心没在更进一步了。」我从来不知娟姨这幺会说谎,我承认对异性感到好奇,也喜欢这种感觉。但这也是娟姨先开始的啊!    妈妈听到娟姨的谎话不经感到愧疚,自己这个当妈的从没注意到儿子的变化。而潇儿看不见注定很难找到女友,这种事自己也帮不上忙只能苦了自己的闺密,对娟姨是愈发感激也就更不计较昨晚的事。「谢谢妳,淑娟。这个家能有妳的帮忙实在太好了。」    「雪兰别这幺说,我也是把潇儿当自己的孩子疼才会这幺做,现在我有一件事情要和妳商量,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解决。」「喔,妳说」「现在海无崖走了,但这件事对我有了阴影。就是再请其他人,我也不放心啊。」「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海无崖会是衣冠禽兽。」讲到这 妈妈又不经想到昨晚的不眠之夜,以及刚刚的荒唐,脸不自主地红了起来。   「所以必须要有能够安心之人,我才敢继续在这里工作。我想到我家月儿要就读本地大学,又是文科的。如果妳不嫌弃就让她过来吧。既能跟潇儿作伴,我也放心。」「真是好主意!」妈妈眼睛放亮的说道。「那这件事咱们就有共识了。一会儿我在跟潇儿说。还有一件事是必须解决的。虽然妳刚刚把海无崖赶走,但妳忘了昨晚迷姦的照片还在他手上,这事一日不解决,我就不放心。」「该死,我竟忘了这件事,那该怎幺办 ?」妈妈担心说道,「我也不知,见到了他,我就脑袋一片空白。他要我怎样我就只能怎样,所以我是不敢见他的。就怕又入了虎口。」娟姨说道。    妈妈又想起娟姨昨晚的异常,不经释然到,当面对这样的事情,有的人反应比较强硬,例如妈妈。有的就比较懦弱,例如娟姨。这种事无分对错,只因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导致不同的选择,昨晚若非顾虑到娟姨和我,妈妈绝对选择鱼死网破,就是事后也必定报警逮人,又岂会赶走了事。虽然妈妈不想再见到他,但一来照片的事始终是一根刺。二来想到娟姨这个闺密对这个家和我的付出和牺牲,这件事恐怕还是得由她出面,不经对娟姨道「妳放心,我一定会把照片拿回的」    「但我是怕他用照片威胁妳,要妳和他那个该怎幺办。从昨晚的事情来看,恐怕他对妳有极强的佔有欲,我总觉得这可能不是用钱或报警所能解决的。如果真的发生妳有想过如何处理吗?」    妈妈不经为难了起来,作为昨晚激烈的受精肉搏的其中一方,她确实在那一场场的激烈性爱中感受到海无崖的意志,明明旁边还有娟姨这样的大美人,他只抽插一会儿后就只跟妈妈做了。从昨晚清醒后到隔天早上可以说他的鸡巴就一直在她身体中,那并非幸福美满的男欢女爱而是既刺激又惨烈的两性性战。彼此虽无言语却能强烈感受到对方想法,海无崖作为征服的一方,想要通过一波又一波的高质量性爱,让妈妈离不开他,就好像吸毒一般,得到了无上的快感,代价却是在也离不开这个性毒,最终只能臣服于他,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而妈妈作为抵抗的一方,虽然呻吟声和肉体的高潮无法避免,但却拼命的用对爸爸和我的爱去抗拒这一波波的高潮,拒绝成为他的女人。是的,他的女人。虽然没有言说,但海无崖并非对妈妈玩玩就算了,他要妈妈成为他的老婆,为他心甘情愿怀孕生子,愿意一辈子穿着丝袜与他在床上做爱,虽然不知为甚幺但妈妈就是感受到他的意志和想法。    更让妈妈恐惧的是,海无崖似乎未尽全力,原因就是虽然他插得比老公整根尽入还要深,但还有近三分之一的肉棒在她身体外,如果整根尽数插入呢? 恐怕宫口将被突破,整个龟头都将插进子宫中直接射在子宫内,若不吃药怀孕将无可避免,而这宝贵的处女地一但被别人侵犯。就算老公肯原谅自己,自己也无法面对他。    由于一整晚都在抗拒他所给予的高潮,虽然因此快感减半,但整晚也都昏昏沈沈的,到底做了几次,射了几次也不是很肯定。「糟糕了,被射了这幺多,等一下得赶快去买避孕药,不然一旦怀孕这个家就完了。」妈妈虽然要强但观念相当保守,一但怀孕虽然心里抗拒,但潜意识恐怕会认可海无崖成为他的男人,而以妈妈对生命的价值观是不容许打掉孩子的,以前常说强姦犯虽然可恶,但被害者肚中的生命是无辜的。一但妈妈怀孕恐怕只会生下来,但由于孩子的父亲是海无崖,如果爸爸不原谅妈妈选择离婚,海无崖又纠缠过来,妈妈是有可能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被迫嫁给海无崖的,到时海无崖要求妈妈尽夫妻的义务,妈妈将无法拒绝,最终只会被迫将身心都献给他。   「雪兰,雪兰,妳怎幺了,说说话啊。」看妈妈一直不开口,娟姨问道。妈妈看着娟姨原本想说不如就算了,但却又看到娟姨眼中的惶恐,是的,淑娟会这幺害怕还不是因为怕照片被月儿看到,破坏了月儿心中母亲的形象吗? 将心比心,如果今天潇儿眼睛看得到,难道自己就不着急吗? 这个年纪的孩子道理未必是说得通的,一旦伤害造成不是那幺容易弥补的。想想淑娟的惶恐和对潇儿的付出,在想想海无崖根本是冲着自己来的,淑娟只是受到无妄之灾,自己真的不能这幺自私。想到这不禁对娟姨说到 「放心吧!照片中不只有妳还有我,不论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会拿回相片,恢复我们原本的生活。」心中则想到,老公对不起,但我必须承担属于我的责任,希望你能理解我,接受我,让我们的感情在这次考验后能更加珍贵吧!   「雪兰,真的谢谢妳,我只想说,不管发生甚幺,我不会让妳一人独自承受,让我们共同面对吧!」娟姨低下她的头,哽咽说道。妈妈不禁感动到,明明淑娟是这幺害怕,却依然共同面对,这个朋友真没交错,这一刻妈妈放下对爸爸和我的顾虑,心中暗下决定,若最坏结果真不可避免,那怕牺牲自己也要让淑娟回复原来的生活。而我却看到了,妈妈所看不到的,低下头的娟姨露出的微笑。第二章    一直以来妈妈是一名个性要强,观念传统,又极度重感情的人。这种重感情并非来者不拒的滥好人,这种感情是对一般人保持着客气又礼貌的距离,但对自己在乎之人就是掏心掏肺的为她好。对我如此,对爸爸如此,恐怕对娟姨也是如此。    这并非说在妈妈心中我和娟姨一样重要,若真遇上二选一的救人局面,妈妈必定选择救我,哪怕心怀愧疚依然如此。但天平的另一边并非是我而是妈妈自己的话,那就真的说不準了。   十年培养出的闺密情感原本就在妈妈心里佔了很大的份量,昨晚一同被海无崖的侵犯,娟姨这十年来对我的照顾,害怕月儿误会的慈母形象,以及妈妈刚刚愿意出面随即表明愿一同面对的勇气。筹码一个一个的加上去,使得娟姨在妈妈心中的份量比自己还要重,重到也许海无崖要求妈妈离婚,改嫁给他以换取娟姨回复平常生活都有可能会答应程度的,而这或许也是十年后妈妈愿意穿着黑丝裤袜与海无崖做爱甚至为他怀孕的原因之一!    「吶 ,潇儿,今天开始我让我们家月儿来跟你玩怎幺样 ? 我们家月儿也高考完了,之后就是大学生了喔,我打算让她报考本地大学,以后也可以天天来跟你聊天,她也是学文科的呢。」娟姨说    「好啊娟姨! 」看着过去的我如此回覆,心中实在纠结。原本以为一切就此结束,没想到却是妈妈噩梦的开始,我真的不禁痛恨我为何会失明,或许就是因为我识人不清,信错人。害妈妈坠入地狱才活该有此报吧!    此时妈妈已重新振作出门上班了,家里又恢复原貌,但这一切只是风雨前的宁静。    隔天,妈妈私下约海无崖单独见面,此时妈妈一身干练的OL装扮,上半身是白色的衬衫,下半身是黑窄裙,肉色丝裤袜和黑色的高跟鞋,精明干练中又带着性感抚媚。    「怎幺了,庄姐。昨天才把我赶走,今天就来找我,食髓知味吗 ? 」    「闭嘴 ,无耻之徒。把你昨天拍得档案删掉,以后别再见面了。」妈妈面无表情说着    「怎幺可能,那是我跟你爱得回忆,我打算保留一辈子的。」    「海无崖,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犯法了,我现在可以报警抓你。」    「那你行动啊,我就说我和你乾柴烈火就这幺发生关係了,这只是事后趁你睡着拍下的恶作剧。到时会否被定罪我是不知道,但到时铁定人尽皆知,到时你老公会怎幺想,黄潇会怎幺想。就算他们都原谅妳。还有娟姨呢? 到时她女儿会怎幺想呢?」    「你,海无崖,事情何必闹到这个地步。难道就没有彼此各退一步的方法吗? 不如我给你一笔钱,到此为止好不好。」    「庄姐,我想要甚幺,你真的不知道吗? 那晚你我交流了那幺久应该感觉得出来啊!」    「那晚我昏昏沈沈的,不是很清楚。」    「其实我已经暗示很久了,但我可以清楚告诉妳,我就是要妳。只要妳能成为我的人,这一切才会结束。否则就鱼死网破吧!」    「我真不知妳要我这老女人做甚幺 ?」    我仔细的看着妈妈,这段时间对外界资讯的接触。妈妈真是一个大美人,而且保养得宜并不显老。说25岁都有人相信。    「呵呵,这些废话就别再说了,我有个提案妳考虑考虑,妳先生还要多久才回来 ?」    「大概还要1 个月吧!」 就在昨晚爸爸突然打电话回来,由于有其他事要处理,所以得多花一个月的时间。    「那就让这一个月的时间,让我看看是否能得到妳。这段时间咱们就同住同睡吧,除了不能直接强上妳外,夫妻该有的我都要做,而且我还可以调教妳,如果这段时间不论我使出任何手段都不能让妳求我干妳的话,那我就认输我会彻底把妳和娟姨的照片删掉,永远离开不在打扰妳们。但如果这段时间的调教终于使妳开口让我上妳,那相片我还是会删,但做为代价,以后妳就是我的人了,妳老公不在的时间就归我使用。」    「不行,这个条件根本就不公平,对我太不利了,而且根本都是你佔便宜。」    「条件对你是不公平,但既然是你来求我的,不是我去求你,我本来就可以开有利我的条件。就好像明知道高利贷根本还不起,却总还是会有人去借。这种事本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海无崖反驳道。    其实来之前,不就做好最坏的打算吗?妈妈不经想着,既然已决定不想把事情闹大,想私下解决,那会有甚幺结果就可以预测的。但妈妈原本最坏的打算,是献身给海无崖一段时间换回照片,之后老死不相往来。如果海无崖食言,那妈妈会果断设下停损点,绝地反击,她也有信心得到老公和儿子的理解,大不了一家人在其他地方从新开始,并且绝对会给海无崖狠狠地教训。只是就顾不上淑娟了。但自己为她都走到这一步了,只希望她能理解。   但海无崖似乎不满足一段时间,他就如那不眠之夜自己所感受到的,想要自己身心彻底奉献给他,一辈子都是他的人,但这一个月虽然会被他佔便宜,很大的便宜。但自己只要坚守住底线,损失还是没有那一夜大,比起原先设想的成为他的玩物一段时间,其实更划算,更对得起老公。但先决条件是自己守得住吗?   「你不会性虐待我的甚幺吧!」   「如果你会觉得痛那就停止,但如果是爽的话就另说了,嗯,你应该不会明明很爽却喊痛要求停止吧!」   海无崖挑衅的说道。   「只要是合理公平的条件,我不会不遵守。」妈妈看着海无崖说道。   看起来海无崖是那种一但确定规则,就会遵守不会食言之人。   之前说过妈妈是个要强之人,意思就是好强不肯认输,某方面来说这是一种赌徒的性格,但难能可贵的是妈妈有着好的赌徒品行,即输了不会耍无赖,自己小时候常跟妈妈打赌,有输有赢,但妈妈输了都会遵守诺言,反倒是自己常常不认帐,   既然确定海无崖不会不认帐,虽然条件对自己不利,但若是赢了,从此不用在担心这些破事,一切都会回复正常了。   最终妈妈要强的一面浮现,做出了一生中不知是好是坏的决定。   「我接受这个提案。」   「太好了,妳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只是未来一个月的时间,妳可是会过得很辛苦喔! 去想办法跟公司请长假吧! 咱们之间的赌局可不能被其他的事情打扰。等妳请好假,赌局正式开始,妳要住在哪里。妳家还是我个人宿舍。」   「还是在家里吧,但你别让潇儿知道这个月你在家中,还有我在提醒一次,若你输了,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还我们一家平静吧,否则我宁可同归于尽。」   「当然,但你呢,如果你输了,真的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我可是好喜欢你穿丝袜的样子,一但你是我的人了,你可不能拒绝我的要求,我铁定是会要求你每天穿各种丝袜给我干,尤其是丝裤袜,晚上只搂着穿裤袜的你睡觉的,大鸡巴顶在妳的丝臀上,真是爽啊,就像那晚对你做的事。」海无崖毫不掩饰的说道     妈妈红着脸又想起那夜的事,似乎那夜后来真的换了好几双,只是一直昏昏沈沈,好像是淑娟帮她换的。低头看着自己穿肉色连裤袜的修长美腿,由于工作需要自己得经常穿丝袜,还有为了保暖及雕塑腿型有时下班回家也会穿着。但从没晚上睡觉时穿,更别说做爱穿着丝袜,那也恐怕还是第一次。与淑娟的一些闺密间的私人话题又在脑中想起,如果真的成为他的人,恐怕为了迎合他满足他的要求,自己得开始习惯24小时都穿着丝袜,尤其晚上睡觉更得穿着裤袜,方便他的鸡巴贴在自己的丝臀上。同样的,自己就在没理由抗拒自己男人给的高潮,恐怕自己会在快感中淹没吧,又想到了那尚未整根插入的大鸡巴,恐怕会贯穿阴道,突破深处的花蕊,到达老公无法到达的禁地,直达子宫深处吧! 听淑娟从朋友那说的,会比处女开苞时还痛,但最终也会比一般的性爱还要爽,是真男人才办得到的事。还有龟头直接在子宫内射精,大大缩短距离。怀孕无可避免,排卵期更是百分百,除非事前事后服下大量避孕药,要不就是要戴套。但他会戴套吗? 妈妈悲哀的发现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自己先买药,反正规则是成为他的女人,没说为他生孩子。自己不算违规,自从潇儿失明后,自己早就发誓今生只要潇儿一个就够了。但真是如此吗?成为他的女人后真的会买避孕药吗? 妈妈自己也不敢肯定,只有一件事是自己知道的,如果自己真的失败了,被迫成为他的女人后,在经过他那大鸡巴的洗礼下,自己将彻底成为一个迎合他的真正的女人,而这个未来的自己将与现在的自己完全背道而驰。一念至此,不经后悔太早答应此事没留给自己思考的时间。还没开始,就已经想到输想要成为他的女人吗? 庄雪兰,妳是有老公儿子的!事已至此,唯一的出路只有胜利。    妈妈看着他双眼,彷彿挑衅的回应道 「如果真如你所说的,我失败了。那这就是我的命,我是个认命之人,我会成为你的女人,但我曾听淑娟说过,唯有能贯穿女人子宫的才是真男人,而唯有能承受这份贯穿的痛苦,并化为快感之人才是真女人,若我输了,按照赌约我会成为你的女人,但是否能真正成为你的女人呢?并以此满足你一切的要求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