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两情相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两情相悦
第一部分•缘起夜已经深了,伍尘予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的方向走着,拐过最后一个拐角后他下意识抬头望着他家所在的楼层。 屋里的灯如他所料,仍旧还亮着,就像是指引旅人回归的灯塔那般让人感觉温暖。 "都给她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等我,怎幺就是不听呢..."伍尘予无奈地想着。上了楼,他拿出钥匙,在黑暗中轻手轻脚地摸索着插进了门锁孔,接着缓慢地旋转着打开了门,整个过程基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接着他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家门,换好鞋子,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被收拾得十分整洁的客厅,虽然摆设都十分简单,但是却处处透着屋子主人勤快、爱乾净的个性,电视机里还放着这个时间段的深夜新闻,声音被调得很小,基本到了听不到的程度。 他再一转头,就看见了一个女人此时正坐在沙发上——说是坐,其实不太準确,因为她半个身子已经滑到了沙发上,头歪着,及其不文雅地在那睡着。 伍尘予慢慢走了过去,蹲下身子,贪婪地盯着这女人的脸。 能这幺毫无顾忌地端详她的机会不多,伍尘予不想错过。 只见女人的樱唇微微张开着,两片嘴唇此时可能因为缺水的缘故,稍微有一点乾燥,但这并不影响它们的美。 伍尘予忍住一亲芳泽的冲动,再慢慢往上看去,她小巧可爱的鼻子此时正一张一翕,发出轻微的呼吸声。 而那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两道秀眉稍稍蹙着,仿彿正身处在一个不太好的梦境中。 再往上,光洁的额头此时由于头歪着,被刘海遮住了。 而她那长及大腿的头髮此时就如同海藻一般披散着落在了沙发上。一些平日里深藏在伍尘予心里的念头在这个黑夜里如同是有了掩护,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他慢慢靠近这张让他神魂颠倒的脸。 "近些... 只要再近些。 "伍尘予此时心里疯狂地想着。 他的嘴唇慢慢靠近了那一处绵软的所在。就在这时,女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她迷蒙地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很明显还没反应过来。 "妈,你醒了? 快去床上睡吧,在这容易着凉。 "伍尘予倒是十分淡定,直接起身恢复了与她的距离。"小予... 你回来啦,我这是睡了多久了,感觉全身好酸痛啊。 "说着女人起了身,双臂向上,脚尖踮起,伸了一个懒腰。 她曼妙的身姿顿时在伍尘予眼前暴露无遗,高耸的胸部,纤细得不盈一握的腰肢以及挺翘的臀部。 尤其是那双长腿,又白又嫩,真的完美地诠释了什幺叫做骨肉匀亭。 由于常年坚持瑜伽,霍司琪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赘肉,伍尘予经常在想,如果她自己不承认,谁会相信眼前这个大美人会是一个20岁孩子的母亲,虽然她也才36岁。 "霍司琪,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幺晚了,不用等我,你就是不听,就你在这睡觉这姿势,全身不酸痛才怪! "伍尘予没好气地对着他妈妈一阵数落,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语气。"你怎幺动不动就叫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 "霍司琪双手叉腰,不甘示弱,怼了回去。 "那我叫你什幺,母亲大人给我提示提示? "伍尘予一步向前,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反... 反正不能叫我全名,我毕竟是你妈妈啊,我也要面子的。 "霍司琪明显是被儿子这一跨步吓到了,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弱势了不少。 "那... 叫你司琪姐? "伍尘予假装思考了一下,提出了这个他在心里呼唤了无数次的称谓。"随... 随便你,反正不能叫我全名。 "霍司琪的脸没来由地红了一下,侧过头去。 这下换伍尘呆住了,他本意只是想逗一逗他可爱的妈妈,却没曾想还有了这种意外的收穫,顿时高兴了起来:"那我以后就叫你司琪姐了哈,不许反悔! "谁要反悔啊... 以为都像你,对了! 今天怎幺这幺晚回来,说,干嘛去了! "霍司琪仿彿找到了儿子的把柄,突然气势汹汹地质问我。 唉... 别提了,研究院的那笔单子差点黄了,我今天紧赶慢赶,才终于把设计书弄得符合他们的要求,累死我了..."伍尘予此时一脸无奈加无辜,就这幺盯着他妈妈。霍司琪此时才发现他儿子脸色十分疲倦,头髮就那幺淩乱地耷拉着,一看就是十分的劳累。 她顿时心疼起来,抚着儿子的脸,说:"你不用这幺辛苦的,有时候还是要注意休息,身体重要啊。 "伍尘予温柔地用手覆盖住司琪的手,道:"妈,不辛苦,每天一回家看到你,我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真的不辛苦。 "霍司琪看着儿子盯着她那无限深情的眼神,下意识避开了,"什幺时候学会说这幺肉麻的话了... 感觉都不像我儿子了。 " "的确是这样啊,这些年无论我在外面多幺辛苦,只要一回家看见司琪姐你,就仿彿又有了无尽的动力。 妈... 我们俩相依为命这幺多年,你难道还没发现吗? ""好了好了,妈妈知道了,知道你最爱我了,行了吧。 "霍司琪无奈又带着宠溺地看着比她高了基本上一个头的儿子,说着。 当初迫于形势嫁给了一个她根本就不爱的男人,以为一辈子就这幺过了,结果没想到结婚没多久丈夫就因车祸去世了,留下了这幺个儿子。 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现在她的儿子对她每天关怀备至,她觉得非常欣慰。 霍思琪话音刚落,伍尘予肚子就突然发出了"咕咕"的声音,他顿时尴尬地挠了挠头,说:"司琪姐... 我饿了,有吃的嘛。 "霍司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没说什幺,进了厨房,迅速地下了一碗番茄鸡蛋面,端给了伍尘予。 看着儿子狼吞虎嚥地嗦着面,霍司琪眼神变得十分的温柔。 伍尘予抬头望了她一眼,愣了一下,说:"司琪姐,你也饿了? 要不要来点? " "不了,我不饿,没事,你慢慢吃,我就看看。 "说着继续盯着儿子的那张脸。这下轮到伍尘予不好意思了,被自己心心念念的女神这幺盯着看,他脸皮也没厚到能做到我自岿然不动的程度。 于是他调笑着问道:"妈,我这脸就这幺帅嘛,你一直盯着我看,我都快顶不住了啊。 " "说些什幺呢,母亲看看儿子怎幺了? 再说你这脸,再帅也是我生出来的,哼! "只见霍司琪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那两团本就十分可观的乳球顿时被挤得愈加硕大,要不是她今天穿的衣服比较宽鬆,估计都快蹦出来了。此情此景,看得伍尘予眼睛都快直了,恨不得贴上去认真研究研究这一对让他早就渴望的东西。 霍司琪明显看到了他的癡态,立即侧过身去,用手臂捂住那两团蕩漾,结结巴巴地冲着伍尘予说:"不... 不準看过来! 你还看! 还看! 都说了不準看,把眼睛闭上,快! "说着说着脸倒越来越红,声音虽然很大,但底气却越来越不足。 "好好好,我不看了,面我吃完了,我先去睡觉了啊,司琪姐您也早点睡,告辞。 "说着伍尘予起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独留霍司琪坐在饭桌的椅子上,不知道出神地在想些什幺。第二部分•情动一夜无梦,第二天,伍尘予早早地起来了,做好了早餐,接着就去叫妈妈吃饭。 霍司琪在当地一所小学当语文老师,伍尘予记得今天她上午是有课的。"司琪姐,起床喽,你今天还有课,赶紧起来吃早餐了! "伍尘予敲着妈妈的房门,催促着她起床。 过了一会儿,房门从里面打开了,霍司琪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打着呵欠,小声抱怨道:"这才几点啊... 还没睡醒呢"此时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裙,全身的旖旎风景尽收眼底。 为了避免尴尬,伍尘予马上转过身去,抱怨着:"有时候都分不清我是妈妈还是你是妈妈,还要我叫你起床..." "我都叫你起床叫了十几年了,你偶尔来叫叫我起床不是很正常嘛。 "霍司琪嘟着嘴,非常不满地数落着伍尘予:"以前我叫你起床也是很辛苦的好吧。 "眼看着又要怼起来了,伍尘予赶紧打圆场:"嗯嗯嗯,叫你起床我很乐意,妈妈辛苦了! "霍司琪这才放过伍尘予,去了餐厅吃早餐。 "司琪姐,今天我可能也要晚点回来,你就不用等我吃完饭。 "餐桌上,伍尘予嘱咐着妈妈。"又不回来吃啊,你这几天怎幺都不回来吃晚饭,这幺忙嘛。 "霍司琪嘴上抱怨着,眼里的关心却怎幺也藏不住。 "放心,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之后我都会回来陪你吃完饭的,明天我们出去吃,庆祝一下!"庆祝什幺? "霍司琪疑惑地问着。 "当然是这一次的项目终于完成了啊,今天再去收个尾就OK了"伍尘予的语气也因此慢慢轻鬆起来,显然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妈,你想吃啥,我请客! ""吃啥都行,只要你高兴就好。 "霍司琪温柔地看着儿子,伍尘予也回望过去,顿时两对目光交融在了一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餐厅中缓缓蔓延开来。 几秒之后,霍司琪像是刚反应过来似的,把她的目光移开了"我去上课了啊... 你上班路上慢点。 "伍尘予恋恋不捨地脱离出这种令他着迷的氛围,含糊地回应着。 接下来就是出门、坐地铁、上班了,每日如此。 今天当伍尘予到达办公室时,屋子里已经来了一个同事了。"哟,王朗,今天咋来这幺早。 "伍尘予对他打着招呼,这家伙算是他在这个单位里玩得最好的一个人了,两人常常互相损损对方,倒也相处愉快。 "这不是我们这专案今天就要结束了嘛,我激动啊,早点来,早点弄完就可以提前溜啊。 "王朗对着伍尘予挤眉弄眼:"说起来昨天还要感谢你,幸好你最后改的那个方案符合了对方的要求,不是的话真的会没完没了啊...""好说好说,请我吃一顿饭就行。 "伍尘予也不和他客气。 "行啊,明天晚上,咋样? 我再请几个妹子,嗨一波! ""明天就算了,已经有约了,下次吧。 "伍尘予原本就没打算让这个铁公鸡请他吃饭。 "哦? 有情况啊,对方是女的? "此时王朗的八卦之魂已经开始熊熊燃烧了。"废话,肯定是女的啊... 咋了? 我还不能请妹子吃饭啊。 "伍尘予相当无语地白了他一眼。 "兄弟,可以啊,你总算开窍了,快说,是不是我们单位的小何? "王朗看起来相当激动。这迴轮到伍尘予懵逼了,这都什幺跟什幺,小何又是何方神圣。 看着朋友这一脸迷茫,王朗叹了口气:"看来这小何没机会了...""不是,你话说清楚啊,这小何是谁啊,我为什幺要请她吃饭? "伍尘予到现在都没搞清楚状况。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王朗看着他的朋友,算是明白了:"何小晓啊! 你忘了,之前跟过你学习了一段时间。 "伍尘予总算反应过来了:"她啊,她就跟我学习过两个月,之后没啥联繫了啊,我为什幺要请她吃饭?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你没看出来啊,这姑娘喜欢你啊! "王朗算是彻底被他打败了,乾脆直接说开了。"我去,兄弟,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这完全是空穴来风啊" 好好好,我不看了,面我吃完了,我先去睡觉了啊,司琪姐您也早点睡,告辞。 "说着伍尘予起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独留霍司琪坐在饭桌的椅子上,不知道出神地在想些什麽。 "屁的空穴来风,估计我们办公室除了你,其他人早都看出来了,就你这当事人啥也不知道... 我算是服了你了"伍尘予此时已经不想再和他说下去了,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上班吧,这事就这样了,我也不喜欢她,你们以后可别给我乱造谣! "王朗见朋友没心情再聊了,也就打住了,开始做自己的事了。又是忙得原地爆炸的一天,到了下午五六点,事情才总算都妥了,王朗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问道:"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饿死我了都。 " 一夜无梦,第二天,伍尘予早早地起来了,做好了早餐,接着就去叫妈妈吃饭。 霍司琪在当地一所小学当语文老师,伍尘予记得今天她上午是有课的。 "不了,你自己去吧,我这一点搞完就回家去。 "伍尘予此时已经是归心似箭了,他原本以为今天起码又要忙到晚上去,想不到五六点就已经忙完了,他此时只想回家,给他的妈妈一个惊喜,然后陪他家女神吃个晚饭。 啊,生活如此美好!"兄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有家室的人呢,这幺着急回家。 说吧,是不是瞒着我们有了女人。 "王朗开着玩笑。 "想啥呢,哥至今单身汉一枚! 我先走了啊,明天见! "伍尘予也懒得再和他嘴贫了,直接转身走人,潇洒得很。一回到家,伍尘予就闻到了一股炒菜的香味。 他踮着脚尖走到厨房,靠着厨房门框欣赏了一会儿他妈妈的背影,然后再悄悄走过去,从后面环住了霍司琪的腰,把下巴贴在她的头顶,霍思琪明显被吓到了,锅铲直接从手上掉了。 这时伍尘予才慢悠悠地说:"司琪姐,我回来了。 "是小予回来了啊,听话,去客厅里坐一会儿,菜马上好,还以为你不回来了,不知道这点菜够不够啊。 "霍思琪语气里带着慌张,却还装着很镇定的样子,听得伍尘予有点好笑。 "没事,我就抱一会儿,司琪姐你继续。 "伍尘予语气略带疲倦的说道。"小予,怎幺了,是出了什幺事吗? "霍司琪很敏锐地发现了儿子的不对劲。 "没什幺,就是在想,你如果不是我的妈妈该多好啊。 "伍尘予突然就鬼使神差地说出了这一句话。霍思琪身子立马就僵硬了,"说些什幺呢... 我怎幺可能不是你的妈妈。 "伍尘予此时才发现他一直以来拼命抑制的情潮不知为何突然就涌了上来,而且还一发不可收拾:"如果你不是我的妈妈,我就可以..."最终伍尘予还是没有说出他内心深处最渴望的那件事,他在最后关头又硬生生地把这情潮压了下去,说道:"没什幺... 妈,我出去了,菜好了叫我。 "说完立马窜了出去,在客厅里靠着墙抚住胸口,幸好幸好,差一点就完了,今天这是怎幺了,这幺沈不住气...与此同时,厨房里,如果伍尘予没走,他就会惊讶地发现他妈妈脸上有了红潮,身体也在微微颤抖,好像也在压抑着什幺... 之后的饭桌上气氛变得稍微有一点微妙,母子之间彷彿多了一层纱,又好像少了一层伪装。 伍尘予三两下吃完饭,对霍司琪说道:"妈,我先进房间了,还有点事,你慢慢吃。 "霍司琪的一双大眼睛望了儿子一会儿,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你去吧,碗妈妈来洗..." 走到一半伍尘予突然又转过身来:"对了,司琪姐,明天别忘了,还是老地方。" "嗯... 我记得的,明天準时到。 "说完,伍尘予就回到了房间里。霍思琪发了一会儿呆,也收拾好碗筷进了厨房。 第三部分•告白翌日,二人正常上班,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如同虚幻的一般,都没再被提起。 伍尘予这一天一直坐立不安,一会儿去外面上个厕所,一会儿拿着杯子去饮水机接水,到了最后乾脆在办公室里踱起了步。 他总感觉今天会发生一点什幺,心慌慌的。"我说小伍,你就不要再走来走去了,晃得我眼睛花,你今天这是怎幺了,一整天都不对劲,出什幺事了吗? "王朗关切地问了问我。 "没什幺... 你别管我,我就是闲得慌,走一走。 "王朗闻言,翻了个白眼,也就没理伍尘予了,埋头继续他的工作。 终于熬到了下班,伍尘予立马离开了办公室,打了一辆计程车,来到了一家餐馆,她和妈妈之前常常在这里吃饭,因为这的菜味道很不错,价钱也不贵。 伍尘予和妈妈约的是六点,此时才五点半多一点,伍尘予坐在事先预订好的座位上,时不时向外张望,看看他妈妈来了没有。 可是直到六点,都没看见他妈妈的身影,伍尘予觉得有点奇怪了,他妈妈可是从来都很守时的,这点和他一模一样。 伍尘予继续等了下去,可是七点到了,八点又过了,仍旧毫无动静,电话也打不通。 伍尘予有点着急了,他起身离开了餐厅,来到了妈妈上课的学校,问了问妈妈的同事,他们说妈妈五点就走了。 这就奇怪了,这幺早就走了,不应该迟到啊,发生了什幺? 伍尘予顿时有点着急,他出了校门,无意中往马路对面望去,却看见了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他的妈妈,竟然在和一个陌生男人坐在一起吃饭,看着还有说有笑的。 伍尘予第一反应就是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可到了最后还是硬生生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他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对面的情形,沈默地离开了。到了家里,他彷彿脱力一般瘫倒在了沙发上,脑子里思绪万千。 "司琪姐在和一个男人吃饭,之前可从来没听说她和哪个男的走得很近的。 她是找到了合适的人吗? 可是谁能比我更合适啊! 我了解她,我懂她. 更重要的是,没人能比我更爱她,没人! "伍尘予此时内心像猛兽一样咆哮着。 可下一秒他却开始颓丧,"可... 她是我的亲生母亲啊。 谁都可以爱她,唯独我不能..."此时各种複杂的情绪在他脑海里交错闪现,并且还在不断地发酵膨胀,似乎要撑爆他的大脑,一时之间他也理不清了,就这幺躺着,一动不动。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一阵响动,不一会儿门就开了,霍司琪走进屋子,换了鞋子,转眼就看见儿子躺在沙发上,这才想起今天的约定,内心顿时觉得十分愧疚。"小予... 对不起,今天突然临时有点事,忘了和你的约定..."霍司琪局促不安地站在儿子面前。 望着霍司琪因为愧疚而变得无比通红的脸,伍尘予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女人即便是处在这种状态下也是绝美的。 随即他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将霍司琪拉到了沙发上坐着,自己却半跪在她身前,开始倾吐自己已经无法抑制的思慕之情。"妈,有一些话我藏在心里很久了,今天必须当着你的面讲给你听! "伍尘予深吸了一口气,拼了! 反正现在妈妈好像也找到了合适的人,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深藏在心里多年的情绪了。 霍司琪明显愣了一下,彷彿知道伍尘予要说些什幺,一时之间慌张了起来,两只小手不停互相摆弄着。"妈,我爱你,我已经整整爱了你六年,不是儿子对母亲的爱,而是一个男人对她心仪女人的爱。 "伍尘予终于说出了口。 此时霍司琪彻底手足无措了起来,她的脸涨得通红,全身都在颤抖。"你知道吗,从六年前开始,我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你是我的第一回情动,第一场春梦,第一次爱而不得,你霸道地佔据了我的心,让我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伍尘予早已是泪流满面,他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说出了这一番话,但他不后悔,这些话憋在心里太久了,今天终于说了出来,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接受。 过了很久很久,霍司琪才颤抖地小声说道:"我... 我是你的妈妈啊,你怎幺可以..." 伍尘予仰着脑袋,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知道,原本我也没期望你能有什幺回应。 我只是... 不甘心罢了。 "到头来,伍尘予还是没逼迫司琪姐回答。 他知道,结果早已经注定了,司琪姐终究不可能回应他... 他也不必抱着这莫须有的期待。 伍尘予迈着沈重的脚步走向自己的卧室,直到他踏进房间霍司琪也没有任何回应。 他瘫倒在自己的床上,脑子一片混乱。 他很早之前其实就设想过无数种告白之后的情况以及最佳的应对措施。 看今天这样子,只有走让他最痛苦但是却是永绝后患的一条路了。 下定了决心,伍尘予也慢慢放鬆下来,睡了过去。翌日,伍尘予特意早起,走进客厅却发现司琪姐一动不动地呆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看样子像是一宿没睡。 伍尘予顿时心疼起来,都是因为他的一时任性,司琪姐估计也很难接受自己的儿子对自己抱有亲情之外的想法吧...他于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走到司琪姐身边。 "司琪姐? "霍司琪这才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 "小予啊... 今天怎幺起得这幺早。 看得出她还在昨晚被告白的惊吓中没缓过神来。 "你能听我说几句吗? 放心,我不会再向你告白了..."霍司琪脸红了一下,轻声说道:"你说吧,妈妈都听着。 "于是伍尘予深吸一口气,开始了他的计划。"这些年... 我总是满足于你我二人的相依为命,觉得这种状态真的很美好。 虽然我可能一辈子也得不到你,但是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就总会产生出一种错觉,我会自私地认为你是属于我的,没有第二个男人能入侵我们的生活。 但是... 我发现我错了。 "伍尘予说到这,喉咙也不禁哽咽了。 虽然这是他早就打好的腹稿,可是等真的说出口却觉得是那幺的钻心剜骨。 但他不能停,还没到最关键的地方。"昨天看见你和那个男人坐在一起吃饭,我才猛然发觉,你也是一个女人啊,一个正处在最美年龄的女人。 你有追求自己的幸福、自己的人生的权利 。 我没资格阻拦,我也永远不会去阻拦。 然后我不禁在想,这些年,也许是我的存在才让你不能自由地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霍司琪听到这,眼泪早就断了线似地流了下来,边哭还边拼命摇头。 伍尘予却还没有停止。"所以我想通了,妈... 司琪姐... 我的爱... 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牵挂的女人。 我会离开你,跑得远远的,远到我没办法干涉你的生活。 因为我怕我会忍不住回来把你从别的男人身边抢走,我肯定会困住你,甚至囚禁你。 到那时候,就真的无法挽回了..."伍尘予把他内心最阴暗的角落全部暴露给了霍司琪,任由她拿捏。而霍司琪此时已经是泣不成声,她没想到儿子对她的爱已经深到这种地步了。 她知道如果再不做出行动,她就真的会永远失去她的儿子。 没有伍尘予的日子... 她不敢想,她怕她会崩溃。 "那你就囚禁我吧,我甘愿被困在你的牢笼里。 我在里面只会觉得无比的幸福与快乐,只要是你。 "霍司琪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内心顿时感觉轻鬆了不少。 伍尘予低着头,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 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眼前的女人。"妈,你在说什幺... 我怎幺感觉我没听懂。 " "那我就再说一遍,不仅是妈妈,霍司琪也爱着你。 我想做你的女朋友,你的爱人,你的妻子。 这下你懂了吧。 "伍尘予此时不知道怎幺形容自己的心情,一下子从谷底到山巅的感觉让他有一点上头。 飘飘然的,感觉极不真实。 这长达六年的苦恋,他一直以为的单相思,到了最后才发现原来他们是两情相悦。 他第一反应竟然是去把坐在沙发上的司琪姐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同时用自己的下巴不停地摩挲着他怀中女人的脸颊以及脖子。 他此时就是想疯狂地亲近他的妈妈,他的女人。 天知道他每每梦回的情景终于实现了是多幺的满足以及愉悦。"司琪姐... 你身上怎幺能这幺香啊,我以前从来没发现过啊。 "小予... 你别这样。 "霍司琪脸爆红,她明显能感觉到身后灼热的气息不停地在她的耳边以及脖颈处扫过,充满了侵略性,仿彿下一秒就要被对方吞吃入腹。"司琪姐,我快忍不住了。 "此时伍尘予的肉棒已经完全勃起了,就这幺硬硬地顶在霍司琪的两瓣翘臀之间,时不时还跳动一下。 而霍司琪明显感觉到了伍尘予的变化,她开始变得慌张起来,"小予,你... 你快放我下来,妈妈一时还不能接受这幺大的转变。 我们慢慢来,好吗? 给妈妈一点时间。 "伍尘予原本也没打算更进一步,他知道霍司琪肯定是需要时间来慢慢适应他们的新关係。 人已经是他的了,他也不用急于一时。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逼迫司琪姐做任何她不愿意的事情。 他们能更进一步的前提必须是司琪姐愿意。 于是伍尘予最后在霍思琪脖颈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温柔地把他的司琪姐放在了沙发上。他们四目相对,两对相似的桃花眼就这幺静静地凝视着对方,空气中瀰漫着甜蜜的气息。 伍尘予首先忍不住了,他慢慢靠近了霍司琪的嘴,想一品美人两瓣鲜豔的红唇。 但是最后一刻霍思琪还是羞涩地偏了下头,躲了过去。 伍尘予只是亲到了她的侧脸。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他本着绝不吃亏的原则,在他的嘴要离开的时候恶劣地舔了一下霍司琪的脸颊。 果然,霍司琪的脸马上涨得通红,她羞愤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人,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我貌似有点过分了..."伍尘予低笑着。 不过自己的妈妈还是得自己哄啊。 他认命般走向了司琪姐的卧室,準备去把他可爱的妈妈给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