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平尽苍生 1-6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平尽苍生 1-6
第一章  平生至此  夕阳西下,沂阳县内的宋府,此时一片哭声叠起。  宋家大老爷,一位才四十余岁左右的中年人,就这麽去世了。  这一切,对于刚刚搬迁到此地,立足未稳的宋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府中大院灵堂内,哀鸿一片,四周挂满白幡,披麻戴孝的人跪在一旁,个个愁容满面,伤痛欲绝。  不仅是对宋家老爷的去世感到悲伤,更多的是对以后宋家的未来充满了迷茫和不安。  而此时跪在众人最前面的宋家嫡长子——宋平生,则疑惑不解的擡头,悄悄打量着周围,流露出一种符合其年龄的神色表现在脸上。  这是哪里?我刚才不是在玩游戏打着不败神话的boss吗?怎麽突然眼前一黑,醒来时竟然出在这里。  低头看着身上穿着孝服,再看看双手,这稚嫩的肤色顶多才十五六岁,绝不会是自己四十几岁的人能有的。  宋平生眼神中浮现深深的困惑和震惊,他一时间难以分清,这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说起宋平生来,他乃是一家小公司的CEO,然而在一次玩武侠神话传的时候突然脑死亡,醒来时就出现在这里。  好在有着几十年的阅历,早就练成了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心境。  低头暗中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里的人类似中国古代唐宋时期的打扮,但细节上又有些不同。  经过一番推测后,宋平生心中估计自己应该是穿越了。  就在此时,脑海中突然有一个纯正的地球普通话响起。  「恭喜宿主觉醒大武侠不败系统,正在导入中。」  什麽鬼?大武侠不是自己上一世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吗?还有那个不败系统,难道是游戏里的不败神话?  心中虽然怀着种种疑惑,宋平生表面上却不漏声色,继续一脸悲伤的低头轻声哭啼,手中一点点烧着火盆里的纸钱。  过了一会儿后,宋平生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脑海中好像被硬塞了好多东西一样。  强忍住这种不适感,宋平生一点点回想起脑海中多出的记忆。  原来自己不知道怎麽回事,突然和大武侠这个游戏的系统一起穿越了,并且在穿越过程中受到时空影响,普通的大武侠系统发生未知变异,成了现在的大武侠不败系统。  还没来得及查看系统,宋平生脑海中又多出了好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份是宋家的大公子,名字也叫宋平生。  而死去的宋家大老爷宋钊乃是他的父亲,宋家自从搬迁到这沂阳县后,一直受本地势力的排斥,并联合官府多有打压。  而他这个便宜父亲,便在这种多番压力下,心力交瘁,终于只撑不住,在前天病逝在床榻上。  至于他的生母,在宿主残存的记忆中,只知道名叫江芷薇。  除了名字以外,在原本「宋平生」的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位母亲,长的花容月貌,有闭月羞花,沈鱼落雁之姿;宛若蛟龙,翩若惊鸿之身。  至于年龄身世来历等等,残存的记忆中根本没有,甚至连生父宋钊也很少提起此人,整个宋家还知道有这位夫人存在的,不过寥寥数人罢了。  而这位美若天仙的母亲,在「宋平生」十岁时,便突然消失,从此不见蹤影。  对于此事,宋钊的反应更是令人费解,不仅没有派人去寻找自己这位发妻。  还下令府中之人,一律不準谈及江芷薇的任何事情,如有违背者,一律处死。  如此一来,宋钊过世以后,整个宋家的重任,全部落在了这位大公子身上。  不过,宋钊虽然已经去世,但还有两位弟弟存在。  当仔细了解清楚前任宿主的记忆后,宋平生不禁感叹,看来自己这一世也不好过啊,因为在他这具身体的意识中,他父亲的两位弟弟一直觊觎家主之位。  而且经过脑海中关于这两人的记忆,宋平生还推测出他父亲宋钊十有八九就是被这两位亲弟弟给毒杀的。  不然再怎麽心力交瘁,也不会病故的这麽快,一个月前还身体倍棒,每晚都睡在小妾房中的宋钊,不可能身体急剧衰弱,甚至连找明医治疗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此时的处境和心中的推测,宋平生顿时生出一股危机感,他可不是之前哪位毫无处事经验的宋家大公子,几十年的商场阅历提醒他,在宋钊死后,他那两个弟弟肯定会对这个大侄子动手。  既然如此,就看看这大武侠不败系统能不能坚决自己现在的危境。  怀着期待的心情,宋平生趁跪在后面的人不注意,重重咬了一下嘴唇,吐出一点鲜血,然后装作昏倒,躺在了地上。  其他人看到不省人事的宋平生,还以为这位宋大公子伤痛欲绝,心血入喉,哭晕了过去。  其中一位管家赶紧指使下人把他擡回房中休息,并去请大夫过来把把脉,看看有没有大碍。  等房间内的下人和大夫都出去后,原本昏迷不醒的宋平生,瞬间睁开双眼,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想要查看大武侠不败系统,在灵堂内众目睽睽之下,明显有些不妥,生性谨慎的他就装作昏倒,等·回到房中再好好研究一下。  在脑海中召唤出系统,宋平生看到一副犹如电脑屏幕的画面出现在自己的意识中。  上面有功法丹药炼器等等好多个频道,点开功法后,上面琳瑯满目,挂着无数种武功心法,各种神功秘籍也充斥在其中。  心中一阵激动,气血翻涌上来,以他几十年的心境,此时都有些控制不住。  在脑海中呼叫系统,宋平生询问道:「系统,这些武功我需要什麽才能兑换?」  他可不信上面的神功秘籍自己能随意使用,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去想,纯属浪费精神。  「宿主想要兑换大武侠不败系统内的各种东西,都需要元神碎片,价值不同而兑换价格也相差很大。而宿主在穿越时融合了这具身体,所以自动产生了一百点元神碎片,具体可以兑换什麽,请宿主自行查看。」  听着系统的解释,宋平生明白这一百元神碎片估计就是自己的新手礼包,让自己不至于起步这麽困难。  打开功法页面,原本还感觉一百点元神碎片很多的他,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这上面一本最普通的武功都要二十点……而且还是那种在地球上都烂大街的存在,比如什麽五虎断门刀,五郎八卦棍,太祖长拳等等。  这种武功在大武侠的游戏内都是最底层的,称作白色凡阶功法,要知道里面的划分可是道阶,神阶,玄阶,真阶,凡阶。  怀着要吐血的心情,宋平生无奈的往下翻了翻,突然眼前一亮,发现了一门比较适合自己用的武功。  此武功是一门真阶剑法,名为无命剑诀,只需八十点就能兑换。  宋平生毫不犹豫直接选择了兑换,原本还以为需要自己修炼,没想到系统直接把此剑法犹如醍醐灌顶般,直接传输到他脑海中。  过了半刻钟后,宋平生面露喜色,自己竟然已经掌握了这门无名剑诀,只是还没对敌经验,第一次使出的话会有些生疏。  看着还剩下的二十点,直接找到了炼器页面,全部用完才兑换了一柄凡级长剑,武器装备也有等级,共分为神灵真凡四个等级。  抚摸着突然出现在手中的精钢长剑,宋平生心中冷笑,等他那两位叔叔对自己动手时,一定会大吃一惊。  而就在刚用完一百点元神碎片时,脑海中却想起系统的警报声。  「警告…警告…由于宿主消耗元神碎片至零,无法自动兑换生命值,寿命恢複到原本身体的时间。」  宋平生一头雾水,连忙问起系统生命值什麽意思,还有就是自己这具身体还有多少年的寿命?竟然要系统发出警报。              第二章  图穷匕见  「所谓生命值是指宿主以后能够自然存在的依据,生命值为零,则宿主也会随之死亡。」  「至于宿主现在的这具身体,根据系统推测还有三个月的寿命,等寿命消耗一空时,才会使用生命值,」  听到系统的解释后,宋平生有些明悟的问道:「是不是三个月后,如果我没有元神碎片兑换生命值,那是不是就直接挂了?」  「完全正确。提醒宿主请尽快收集元神碎片,用来兑换生命值。」  「提示:生命值只会在宿主自然衰老的过程中有用,如果宿主死于敌人之手,不管生命值还有多少,宿主都会彻底死亡。」  宋平生听到元神碎片可以收集,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需要打不败神话里的人物才能得到碎片。  于是便在脑海中询问道:「系统,我需要怎麽做才能收集元神碎片,并且元神碎片和生命值的兑换比例是多少。」  「宿主只要击杀这个世界修炼过武功之人,就可得到元神碎片,根据死者实力高低,得到的元神碎片数量也不同。提醒宿主,屠杀普通人不仅不会得到元神碎片,且容易产生心魔。」  「而生命值和元神碎片的兑换比例是1:1,一点元神碎片可以为宿主兑换一点生命值,一点生命值等于这个时间一天一夜的时间。」  「提示:随着宿主实力的改变,生命值和元神碎片兑换比例也会改变,实力越强,所需元神碎片越多。」  一口气听系统说了这麽多,宋平生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麽,感情自己那100点元神碎片只能兑换一百天的生命。  至于这具身体只有三个月的寿命,这个很好理解,父亲宋钊都死的不明不白,他这个唯一儿子,还是宋家长子,能活到三个月后已经不错了。  既然杀敌能增加元神碎片,而元神碎片除了增强实力外,更多的是兑换生命值,让自己活下去。  宋平生轻轻抚摸手中长剑,嘴角微微上扬,上一世虽然杀过几个人,但更多是为了自保。  而这一世,只要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打着惩恶扬善的旗号,还怕找不到「坏人」杀吗,当然,前提必须先提升自己的实力。  正当他仔细规划着未来的方向时,外面传来的阵阵敲门声。  宋平生收起长剑,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外面站着一群人,其中为首者两人,年龄约四十岁不到,身穿员外锦袍,头戴璞帽,面容和宋平生父亲有着几分神似。  明白这两人就是自己的二叔宋钢和三叔宋锟,虽然心里对两人警惕无比,但表面上还是一脸恭敬上前行礼道:「平生见过两位叔父,不知找侄儿所谓何事。」  看着一身孝服,嘴角还有血迹的宋平生,宋钢心中冷笑连连,只要再除去他,这宋家就是自己的了。  虽然心里巴不得他立刻毙命,但脸上却面露关心道:「平生侄儿,听管家说你晕倒在灵堂里,我和你三叔有些放心不下,赶忙过来看望你。」  宋平生装出一副感动的神情,语气有些哽咽道:「多谢两位叔父的关心,侄儿只是想起父亲去世的如此突兀,颇有些不明不白之意,心中有些悲凉,这才昏倒过去。」  原本站在一旁沈默不语的宋锟,听到宋平生意有所指的话后,神情一动,上前问道:「平生侄儿,你是不是想说大哥他死的蹊跷?难道你怀疑这其中另有隐情?」  看到宋锟也插了一脚进来,宋钢脸色一沈,面露不悦道:「三弟,你这话是何意思,难道你是说大哥被人所害?我看是平生他悲伤过度,有些臆想了,对于他的话,我们不必在意。」  已经看出来这三叔宋锟好像和宋钢有些不和,而且似乎早就怀疑父亲宋钊的死因。  宋平生心中有了计较,一脸肯定的说道:「两位叔父,侄儿绝不是臆想,想我那父亲大人,虽然为了我们宋家呕心沥血,但也不至于不惑之年就病逝了,其中定有隐情。侄儿在此,恳请两位叔父大人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宋钢看宋平生如此不识擡举,心中恼怒,口中大喝一声,斥责道:「宋平生,你休得在此胡言乱语,大哥乃是虚火攻心,操劳过度病逝的,这是大夫亲口所说。  你现在意有所指,难道说是我和你三叔一起谋害了大哥不成。」  说完不等他辩解,直接吩咐道:「来人,大少爷平生悲伤过度,神智有些不清,你们把他送回后院好生看管,等我和三弟忙完了大哥的丧事以后,再请明医为他诊治。」  宋锟没想到二哥竟然如此干凈利落,自己还没做做出反应,他竟然敢先下手为强,直接把宋平生关了起来。  正想要上前阻止时,已有两位宋钢的心腹来到宋平生面前,準备擒下他押到后院中去。  看着面前一脸杀气的两人,宋平生心中冷笑,这个时候就沈不住气,想要图穷匕见吗?  锵滴一声拔出手中长剑,宋平生脸色冰冷地对着众人说道:「谁敢上前一步,休怪我不讲情面。」  宋钢看他竟然拿出了长剑,心中不禁大笑,原本还想先关他一段时间,再制造出暴毙的样子,没想到今天特他竟然自己拿出了长剑。  暗中给两位心腹打手势,让他们不用手下留情,直接废了宋平生。  以他们俩的势力,对付一个平日里没怎麽修炼过的富家公子,简直绰绰有余。  宋锟知道二哥这两位手下的实力,怕他们伤的宋平生,赶紧上前阻止道:「二哥,你且让他们退下,平生侄儿虽然言语沖撞了你,但也用不着当着众多族人的面前,把他强行关押起来。」  然然后转身对宋平生说道:「平生,你还不赶快给你二叔认个错,关于大哥的事情以后再说。」  看着一脸关心自己的三叔,宋平生心中一暖,看来父亲的死和他没有关系。  毕竟这位三叔平日里无所事事,家中大权基本上掌握在宋钢手里,就算父亲死了,有机会上位的也不是他。  虽然心里明白宋锟是让自己先低头认错,等以后再商讨此事,以免宋钢借此机会发难,对自己不利。  但宋平生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现在他急缺元神碎片,还有三个月的寿命,必须要想办法兑换生命值延续生命。  看着眼前的两人,宋平生侧身对三叔说道:「三叔,既然有人不顾情面,在父亲尸骨未寒的情况下,就悍然出手对付侄儿,那也只有奉陪到底了。」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宋平生直接运起无名剑法杀向眼前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