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成长的慾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成长的慾望
一、    1996年夏天,我考上了县里的中学。出身于农村的我儘管是个女孩儿,却也背负了家里的期望。我为自己设定的道路就是用功读书,刻苦求学,幻想着可以沿着这条路,走向憧憬中那未知而斑斓的未来。    可是我遇见了他。    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小凯,是在刚升上初中三年级的时候。低我一届的小凯加入了学生会,成了我这个宣传部部长的小跟班。    小凯的出现,让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家里经商的他得很帅,穿着打扮也很新潮,在这个小县城的中学里显得与众不同。更可贵的是,他很聪明却又很有涵养,看着稚气未脱,实则成熟沈稳。在学生会他就是我的得力助手,我打心里欣赏这个小学弟。    随着接触的增多,我们这两个不同阶层的人居然异常的聊得来。我的童年趣事,他的海外见闻,都是可以完美融合的话题。我开始想更多地了解他。    小凯家境很好,但家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忙生意,聚少离多,他那份老成便是来源于过早独立的生活。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小凯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显得很淡然,我听了却很心酸,感同身受般的对他产生怜爱。    寒假离校前,他红着脸送给我一串精美的手链,我既惊喜又觉得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他就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一眨眼就过了半年,我跟小凯已经是「姐弟」相称了。我曾经幻想过我们会不会在一起,儘管我总是告诫自己学业为重,但我知道,如果只是「姐弟」,我不应该那幺频繁的梦见他。    中考结束后,小凯把我送上了回家的班车。去车站的一路上,他念叨得最多的话就是让我一定要回来,让我心里泛起了涟漪……    暑假里,在多次错过之后,我特地守在电话机前,终接到了他的电话。听到他的声音,我突然就没来由地紧张,等他说「秋薇姐(我的名字),我很想你」的时候,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挂掉电话之后,下身不明就里的潮湿让我倍感羞涩。然而这只个开始,那个炎热且难熬的夏天,思念泛起,这种湿濡总会伴随着我。    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高一开学注册,作为学生会工作人员的小凯一见到我就不管不顾地朝我飞奔过来,满脸通红的激动模样瞬间击中了我。    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有了害羞的感觉。    没多久,小凯果然跟我表白了。我虽然料到了会有这一天,但下意识地拒绝了。我总认为,恋爱并不是我这个年龄该去尝试的,更何况我跟他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开始躲着他,但是见不着他的日子却很难熬。小凯似乎也明白了,迴避着我,我既生气又难受。    最终我还是没沈住气,把他堵在了学生会办公室里,却又不知道该怎幺开口。    「秋薇姐,周末来我家吃饭吧,我下厨哦」小凯打破了沈默。    「呃……好吧……」    虽然事情没有解决,但总比没有头绪要好。二、    周末,小凯骑着车把我接到了家里。不得不说,小家伙的厨艺还挺不错,亲自下厨做的几道菜都被吃了个精光。那一刻其实挺惬意的,只是我心里总有点儿焦虑——那件事情我们都避而不谈,虽然我觉得彼此的眼神里都有话要说。    老实说我也没有想好该怎幺应对,只是觉得无法忍受这种「冷战」。    午饭过后,小凯让我先休息一下,可我靠在沙发上怎幺也睡不着。第一次呆在小凯的卧室里,似乎到处都有他的气息,让我有一种异样的紧张感。    坐在椅子上看书的小凯见我没睡,凑了过来。    「秋薇姐你怎幺啦?不好意思睡啊?」    他温柔地对我笑着,带着点坏坏的感觉,我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他愣了一会儿,突然就亲了过来。    我呆住了……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们俩已经在沙发上抱成一团。    小凯后来说,我低头的时候脸一红,他就忍不住了,特别想亲一亲我的脸。    只不过小凯没想到我居然还伸手抱住了他。    我怎幺也记不起当初是怎幺想的,只记得我亲了他好多下……不知道是谁起的头,我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胶着了一会儿,舌头就无师自通般的纠缠起来。    就在这个奇怪的环境下,就这幺不经意间,我献出了自己的初吻。    我们直到快喘不过气了才分开,我顿时满脸发烫——我们俩抱在一块儿,小凯在我身上乱摸了一通,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已经钻进了我的衣服里,握住了我的乳房……    禁区被突然攻陷,我脑子一片空白,不敢直视他。    「秋薇姐,你真可爱」小凯轻轻地揉捏着我的胸部,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底迸发出来:不安、害羞、激动……带着莫名的沦陷感,催促着我举手投降。    小凯把文胸推了上去,温热的手掌揉捏起我从未被人触及的乳房,这让我顿时起了鸡皮疙瘩,浑身好像过电一般又麻又痒。小凯似乎不满足于此,他趴在我身上,两只手都伸了进来,拨弄起我的乳头。    乳头在他的逗弄下硬挺起来,我却瞬间就瘫软了。他红着脸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目不转睛、嘴巴微张,努力地稳住呼吸,眼神却像一只发现了猎物的野兽。他剥开了我的衬衣,让胸脯暴露出来,我刚感觉到一丝丝凉意,他热热的鼻息就紧跟着洒了上来,我羞得半眯起了眼睛。    那时我才15岁,可能是因为田间劳作发育得早吧,人有一点儿胖,乳房也比同龄人大,只有靠文胸隐藏起来。    小凯对着我的胸脯发出了轻微的惊呼,双手把玩片刻后低头亲了上来,湿湿热热的触觉立刻让我的脑袋嗡嗡作响。    过后小凯告诉我,他都没想到我的乳房有那幺大,而且还特别白特别圆。「颜色粉粉的,散发着光,随着呼吸起伏着,忍不住想一口吃下去……」    一番纠缠后,小凯的手滑到了我腰间。我下意识地按住了他,我猜到他想干什幺了,但我对此没有任何心理準备。    小凯认真地看着我,眼眸里是激动,是讚赏,还有渴望……    如果要再加点儿什幺的话,那就是——我理解出了属于「爱」的部分。    「学姐,我想好好看看你……」    这句话直接击中了我,我有点儿害怕,有点儿忐忑,却又抑制不住把自己呈现给他的冲动……    我捂起了脸。    运动裤被慢慢脱掉,我彷彿听到了小凯微微的惊叹;内裤脱离身体的瞬间,我的心好像被抛到了半空中。极度的羞耻感让我有点后悔,心底却又无力拒绝。    十五年……女孩儿那从未示人的禁区,就要迎来绽开的时刻。    小凯打开我双腿的时候,我似乎能闻到淡淡的臊味。张着腿许久却不见动静,我突然意识到他可能在仔细地盯着我看,心里更是羞得不行。很快,他的手指开始在我腿间肆虐,能真实地感受到他带着体温的指纹,摩擦着我敏感的嫩肉,勾勒着每一道曲线……    「秋薇姐想不想让我亲一亲?」    也许是天生的吧,我瞬间就明白了他要干什幺……我潜意识里还是不想他亲那里,虽然我都被他剥光了,但我还是觉得亲上去太羞人了。而且更要紧的是——我能感觉到那个地方似乎是湿漉漉的,他手指搓上去的时候甚至都会发出恼人的水声。    可是小凯没给我思考的时间,嘴唇直接贴了上来,舌头灵活地上下翻动,似乎在描绘我下身的沟壑与曲线。难以忍受的痒莫名的抓挠感,让我不由得发出了咿咿呀呀的轻吟。我被自己的反应吓到了,赶忙咬紧牙关不出声。    小凯似乎察觉到了什幺,舌头开始往下滑。「不……」我想挣扎,但他还是直接舔到了我的肛门,还重重地来回碾压。    我整个人崩溃了……    突如其来的娇吟,把小凯都吓了一跳。他也来了兴緻,用手把我的下体撑得更开,一顿猛亲,最后居然含住了那颗肉芽。    我身体里的抓挠感终于在冲到了顶点,在脑海里爆开,又彙集成一股暖流,从身下冲出……我忍不住呜咽起来,小凯像是听到了冲锋号,更加卖力地亲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亲得有点疼了,小凯这才停了下来。    潮韵退去,冷静下来的我特别想哭。一个中午,我觉得我的人生观都被颠覆了。  我憧憬的爱情不是小说里电视上那种纯真的思念与爱怜吗?可我现在在干嘛?一丝不挂、双腿大开,被人舔弄,甚至还包括那个骯髒的地方……为什幺我要叫?为什幺那里会流出来那幺多……    我的泪水把小凯吓了一跳,他赶忙把我搂在怀里,温柔地亲吻我、安慰我,直到我渐渐平复。    我拒绝了小凯送我回学校的请求,自己逃回了宿舍。夜里,我满脑子都是白天发生的一幕幕,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我不知道自己跟小凯到底是什幺关係,他的甜言蜜语让我浑身发热,心里甜滋滋的。但一想到自己赤身裸体的模样,下身就莫名地痒痒,羞得想掉眼泪。     再碰面的时候,我总觉得有点儿尴尬,不好意思跟小凯说话。可见不到小凯的时候,我脑海里又全都是他……三、    第二个周末,小凯再次约我去他家,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答应。我觉得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我心目中的爱不应该掺杂这早熟的情慾,它应该是纯凈的,真诚的。我决定好好跟他谈一谈。    那天一进门,小凯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有力结实而且很温暖。他的嘴唇一印上来,我就不由得浑身发软。    我觉得这已经到了我的极限了,我轻轻地推开他。    「小凯,我们不能再那样了……」    挤出这句话之后,我特别忐忑,怕伤了他。他嘿嘿一笑,跟没听见似的又抱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  「可是我好想你……」    接着就不由分说地亲我,我躲闪了一下,克最终我们的舌头还是再一次纠缠起来……    我也想你啊……    我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也低估了自己对他的迷恋。    我们抱在一起手忙脚乱地挪进了房间,小凯的手轻易钻进了我的裤子,探到我双腿之间,我那里已经湿了……    我就被小凯放到了床上,鞋子都没脱,裤子就被褪到了脚踝。小凯把我的腿往前一推,用力扒开我下体,舌头疯狂地亲了上去。很快我就又一次感觉到有体液在汩汩的往外冒,被小凯弄出滋滋的水声……    休息片刻后,在小凯的怂恿下,我拉开了他的裤子……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在如此近的距离,接触到男性的生殖器,印象里我只见过小孩子的小鸡鸡,半截小拇指那幺大而已。而此刻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根直挺的火腿肠大小的肉柱,匀称白皙,散发着淡淡的尿骚味。    我盯着这根小东西看了许久,小凯牵引着我的手摸上去,我刚碰到龟头他就打了个冷颤,我们俩忍不住都笑了。    小凯直愣愣地看着我,我知道小凯的想法,我也没法抗拒他的眼神,我亲了亲它,然后鬼使神差般,我一闭眼,含住了那根小东西。    现在想来,那时候小凯的阴茎还在发育,个头不大,但我喜欢那健康的肤色,它在我嘴里带着脉搏的跳动,微微的汗味让我有点儿欲罢不能。    含了一会儿,小凯脱了个精光,爬到我身上,把头埋在我腿间,我的脸正对着他的小东西——我们摆成了一个极其丢脸的姿势。    他的舌头和手指再一次贪婪地扫蕩着我的下体,面对他已经矗立着的阴茎,我抚摸片刻,一口含住。    这个姿势让我很难堪,但下阴好像绽开得更彻底,快感也更强烈。随着小凯的攻击,很快我就分不出心思亲他了,只能含着他的阴茎,大口大口地喘气……    很快,我颤抖着迎来了高潮。最后那几下,小凯用力扒开那里,用舌头疯狂地舔舐,我又一次感觉到有体液在汩汩的往外冒,被小凯弄出滋滋的水声。    小凯也抓狂了,我感到那根小肉棍传来一阵脉动,继而有东西喷了出来。我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应该是生理课上说的射精。    小凯就这幺喷发了,射在我的嘴里,伴着小凯弄出的水声,我心一横,把那些东西咽了下去……四、    午饭后,我回宿舍拿了几件衣服,告诉室友们我要去亲戚家住一晚。我也说不清自己怎幺就答应了小凯……他想我留下来过夜。    我知道漫漫长夜意味着可能会发生什幺,但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说去吧去吧。    那天下午,无拘无束的两个人彻底地放开了。我们躺在被窝里,翻着小凯的相册,听着他说起自己的过去,对他越是了解,我就觉得越是爱他。    「你看你,小时候黑不溜秋的,小黑炭!」    「我那会儿是黑,可是现在长大了,有人喜欢」说罢小凯伸手摸到我的腿间,轻轻一抠,那里又湿了……    我用小得连自己的都听不见的声音,说起了那些湿濡的夜晚,他嘿嘿嘿地坏笑着。原来他猜得到,他什幺都知道。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幺强烈的生理反应,生理课本上那些模稜两可的知识本该离我很遥远,可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潮涌居然就这幺轻而易举地来了,在这个不该有的年纪,用这个不堪的姿势……    我当时不太能接受这种从生理到心理的颠覆,但现在回想,这只不过是我骨子里的叛道离经第一次显露了真容。    天擦黑的时候,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开始后悔自己的草率。小凯大度地笑着说送我回学校,犹豫了好一阵子,我还是决定留下来。    入夜后,空气变得微妙。在小凯房间里,我们亲吻着对方,没有了白天里那种激情迸发的淫靡,无声的缠绵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温馨。    我们为彼此卸下最后一点遮蔽,我平躺着,小凯跪在我腿间,床头檯灯散出微光洒在我身上,映着他眼神里的虔诚。双腿被轻轻地分开,我紧张得有点僵硬。    「秋薇,我爱你……我想……」    小凯磕磕巴巴地说着,这一刻始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到来了。    我抓着床单,闭上了眼睛。    「轻点儿……」    小凯的阴茎缓缓顶了进来,下身有一种被轻轻撕扯的痛感,随着他的推进,感受到那根小东西钻进了阴道的深处。像是紧绷的肌肤被一刀划开,我疼得发出了嘶声,小凯赶忙停下来,等我缓了缓又再度深入。就这幺断断续续的,直到他完全插了进来。    「秋薇姐,你好可爱啊……」    小凯颤抖着,我睁开眼,藉着微光可以了他的下身完全没入我体内,肥厚的下缘彻底裹住了他的小肉棍。    「还疼麽?我动一下?」    我点了点头,他开始慢慢地抽送,每一次进出还是带着割裂的疼。但看着小凯激动的眼神和起伏的胸膛,我却有着一种满足感。    不一会儿,小凯小心翼翼地加快了速度,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我喜欢他这个好像要把我生吞活剥表情。我忍着痛用大腿夹住他,他眼神一直,用力地顶了我几下,大喊一声,射进我的体内。    我感觉到了身体里那些热乎乎的流动……    可能是精神过于专注,射过后小凯很快就眼皮打架了,虽然他努力地和我说着情话,但还是很快就沈沈睡去。    我却没能睡着,看着身边的小凯发出细细的鼾声,我百感交集。过去的这一天很不真实,好像一个跌宕起伏的梦。房间里的腥臊气息,地上那块沾着血的毛巾,都在提醒着我,这就是我的初夜……       我不后悔把自己交给了小凯,只是这一切来得太快来得太突然了,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失落,我害怕他把我当成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孩儿,因为这一切多多少少有点儿不够神圣。    半夜里,我在迷迷糊糊中被小凯吻醒,确切点说,是被舔醒……小凯趴在我腿间悠哉地亲吻着,见我醒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笑起来还是那幺的好看,让我不由自主想伸出双臂要去抱他。    一番拥吻后,小凯轻轻搬开我的大腿,又插了进来……五、    第二天我们足足睡到了中午才起床,夜里我们断断续续的做了好几次,最后那次天都微微泛白了。    吃午饭的时候,小凯红着脸问我感觉好不好,我没好意思回答。其实最后那一次,已经不怎幺疼了,加上可能是小凯射了好几次后比较持久的缘故,我身体里那种瘙痒感越来越清晰。    临走前,小凯还想着来一次,可看到我已经红肿的阴部,他心疼地亲了好一阵子,便帮我穿起了裤子。    把自己交出去之后,我和小凯之间就再也没有了隔阂,已经陷进去的我开始期盼着周末到来。    一周之后,当我再一次对着小凯打开自己的身体时,他没让我失望。在他的连番冲击下,我第一次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性交高潮。那一刻,身体里的饱胀、酸麻和骚痒达到了顶点,直冲大脑,远远不是口交可以媲美的。随着阴道里的收缩,我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忘情地呻吟起来。    自此,我的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我和小凯陷入了热恋,我一心一意地沈浸在爱河中,唯一能剋制的就是在学校里跟他保持距离。这是我和他的约定,毕竟在那个年代,我们这样的中学生恋人还是藏得越深越好。我们在外人面前只是学生会的同事,但在小凯的房间里,我们就是肉灵合一的爱人。六、    也许,这种叛道离经的爱注定不能长久吧,就在我爱小凯爱得不能自拔的时候,他却突然就要离开了。    小凯要出国了,他的父母已经在澳大利亚为他安排好了一切,他无力抗拒。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为此哭了多少次,我只记得,在最后相处的那段日子里,我们都用尽了全部的精力去爱对方。    每天一放学,我们就马不停蹄地往小凯家赶,一进门他就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一个长长的吻。我们会相拥着,剥去彼此的衣物,抚摸亲吻对方身体的每一寸,然后纠缠着融化在一起。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小凯变得很情绪化,他给予我更热烈的爱,却也更疯狂。他开始毫无节制,不论时间地点,只要我俩呆在一起几乎都会勾起天雷地火。我内心里虽然还想保留一点矜持,但依旧禁不住他的渴求,由着他胡来。    不再满足于床笫之间的媾和,小凯抱着我,在他家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爱的痕迹,我们甚至在学校里擦枪走火。    那天课间操的间隙,我和小凯跑去没人的实验楼约会,躲在顶楼的楼梯间接吻。安静的环境让我们变得放肆,他开始上下其手,没几下我就衣衫不整,校服裤子都被褪到了膝盖上。    「我想要……」小凯压低了声音,一脸的渴望。    我虽然有点害怕,但又不忍心拒绝。小凯让我转身背对他,用脚挤开我的双腿,蹲下来掰开我的屁股亲了上去。    被他这幺一弄,我来了感觉也顾不得那幺多了,半弯着腰趴在墙上,儘力地分开腿,翘起屁股迎接小凯的插入。在这份别样的刺激下,在我压抑的呻吟中,小凯很快就射了。    那段日子里我们总是不好意思去买避孕套,多是用体外射精的方式,我往身下垫了纸巾,才让小凯拔出来。这次他射的量不小,眼看纸巾糊了挡不住,我只好跑进楼体旁边的女厕所清理。没想到小凯居然跟了进来,我怕他被人看见,夹着腿把他往外赶。    「我就想看看……」小凯有点害羞,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真讨厌……」感觉到有东西从腿间流了下来,我无可奈何地挪到了蹲位上。小凯当着我的面也蹲了下来,直勾勾地盯着。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我羞得闭起眼睛,伸手掰开屁股让精液淌出来。    「帮你擦擦?」小凯吃吃吃地笑了。我埋着头没说话,算是默认了。他用纸巾细心地慢慢地擦着,到最后都快成抚摸了。我怕出事,赶紧喊停,穿好裤子。    万幸这一次没人过来,但我还是被吓得提心弔胆小半天。下午放学到了小凯家,我还没来得及发火,他就一把抱着我,我心一软了,乖乖投降,被他摁在身下。七、    转眼间就到了离别的时刻,小凯的家人都回来了。那天下着小雨,我坐在小区的凉亭里一面等着他,一面不停地掉眼泪。他过来的时候我几乎是扑过去的,抱紧他放声大哭。    在小区未完工的一栋住宅楼里,我们完成了最后一次结合。我抛开了所有的矜持,发了狂似的亲他。他的头髮,他的脸庞,他的胸膛,他的腰身,他的小肉棍……我想要记住这一切有关于他的细节。    在一个乾净的水泥台阶上,我主动脱光了衣服,躺下来分开腿,对着小凯抬起了屁股。他也很激动,跪在我腿间来回亲着,还藉着爱液的润滑把手指插进了我的肛门。    「你想怎幺样都行,我不怕……」以前做爱的时候,小凯偶尔会恶作剧似的抠我屁股,说要插进去,我觉得难为情又怕疼,一直没答应。事到如今,我什幺都愿意给他。    小凯亲了一会儿就压了上来,他插进来的一瞬间,我泪流满面……一番激烈的碰撞后,在我的哭泣中,小凯把精液灌进了我身体。我紧紧地箍着他,不让他拔出来。我希望他多停留一会儿,哪怕只是一分钟……    我就这幺跟小凯断了联繫,青春的脉络似乎就在我高一这年断掉了。八、    半年的爱欲纠缠,让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最终恶果就是我的成绩从年级前二十直接掉到了三百名开外。好长一段时间里我整个人都是昏昏噩噩的,后来我退出了让我神伤的学生会,埋头读书,让学习填满生活,就这样也花了好几个月才勉强振作起来。    高三那年,就在大家都自顾自地冲击高考的时候,一个人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叫伟亮,是我的同班同学,此前我们没什幺交集,但自打他的座位被调整到我旁边后,我们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时间一久,我也开始感觉到了——用朋友的话说,是个人都知道他喜欢我。坦白说,我对伟亮并没有那方面的感觉,儘管他长得高大俊朗,人缘也很好,但自始至终我也只是把他当成好朋友。    不过他有一点倒是让我很欣赏,就是他的剋制。他喜欢我却一直没有声张,只是像朋友一样嘘寒问暖,举止得体又恰到好处,像一个绅士,似乎不想对我造成影响。我虽然没想过开启新的恋情,但他这种谨慎和周到让我很感动,这种心照不宣的状态也不至于影响学习。    事实上我确实没怎幺去想这件事,因为我却遇到了一个人,一个改变了我生活轨迹的人。    高三生活的主旋律就是刷题,为了缓解久坐不动的疲劳,我养成了散步的习惯。课间在操场走几圈,周末则是在学校附近走走。可能是时间比较规律吧,有段日子我在校外散步时几乎都能遇上一个同是出来散步中年男子,而且他线路跟我差不多。见得多了之后,我们会习惯性地打个招呼,再后来,乾脆就一起走了。    这个中年男人叫「李哥」,四十来岁,身材很高大。他自称早年当过兵,複员后做起了生意。李哥这人长得不赖,「痞帅」的那种,说起话来既幽默又带点儿耍贫耍贱的味道,特别有意思。    在我看来,他本该是一个知心老大哥……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    那是四月的一个周末,我们照常结伴散步。不料走到半路就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慌不择路的我们只好跑去避雨。我的学校在城郊,这个新开发的地段大多是私人住宅,我跟李哥躲雨的地方就是一栋未完工的土坯楼。    雨一直不停,虽然不急着回去,但等着等着我却尴尬地发现自己有尿意。我努力放鬆者身体,跟李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尿意越来越重,李哥也看出我不对劲儿了,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无奈之下,我只得害羞地跟李哥说想尿尿。李哥一听就懂了,自告奋勇地到房里查看了一下,然后嘱咐我别走太深。    毛坯房里间一片漆黑,我扶着墙慢慢地挪了进去,在一个墙角边褪下裤子。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什幺东西从我脚边掠过,我吓得大叫起来。在门外把风的李哥听到声音,赶紧沖了进来。    「怎幺了?怎幺了?」李哥站在门口朝我喊了一句。    「哦!可能是老鼠吧,没事儿的!你要是怕,就赶快解决了出来」李哥转过身就要退出去,我被这个小意外吓得不轻,急忙喊:「等等」。    「……行,你别怕,我不走」昏暗中,李哥停住脚步,背对着我。我感觉安心了不少,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蠢到家了,这情况还怎幺尿嘛。    过了一会儿,没我见有动静,李哥恶作剧似的吹起了口哨儿。被他这幺一逗,我再也憋不住了,屁股一松,呲的一声,尿液像开了闸一般喷涌而出,哗哗的打在地上。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幺憋的,感觉似乎尿了很久都没结束,地上都开始有咕噜咕噜的积水声了,好像还听到了李哥若有似无的窃笑声……    这下是彻底没脸见人……    尿完之后,我灰溜溜地跟在李哥身后走出去。雨还在下,而我却羞得不好意思再说话了。李哥点了根烟,问:「怎幺不说话了?」    我又回想起刚刚的情况,头都不敢抬一下。    「小孩子一个,撒个尿有啥不好意思的」    「谁是小孩子了」我下意识反驳。    「一吹口哨你就尿出来了,不就是小孩儿吗?」李哥哈哈大笑。    他一说,我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旋即又急得直跳脚。    「好了好了,这不是开个玩笑而已嘛,雨停了,赶紧回去吧」李哥打着岔,走出了房子,我赶紧跟了上去。    这个插曲让我一晚上没睡好,还换了一条内裤……本该让我羞赧的情节,却蕴含着难以描述的刺激感。我不觉得自己有裸露的癖好,但那一刻我确实有点儿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