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我的校长妈妈 1-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校长妈妈 1-3
  第一章  「笃笃笃笃……」伴随着清脆高跟鞋声音临近,原本吵吵闹闹的教室慢慢地平静来。  是妈妈来了。这高跟鞋声音,我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我的妈妈,楚烟秋,作为这件中学的校长,妈妈每天都很早起床,洗漱、穿好衣服,做好早餐,看了看墻上的时钟,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伴随着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急匆匆地来我的卧室叫我起床,几乎每天都是如此,搞得我都有条件反射了,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就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是的,我是单亲家庭。想想妈妈也不容易,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每天还要操劳学校的事情,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读书,考上好大学,以后回到这间学校当老师,减轻妈妈的负担。  「安静,安静,校长来了……」坐在最前排的班长李小强提醒我们,他把头伸出了窗外一点,看到了在走廊外缓缓走来的妈妈。班长李小强是一个可爱的胖子,平时对我们很好,笑起来眼睛总是眯成了一条缝,用憨态可掬这词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班裏几乎没有人会讨厌他,基本都和他称兄道弟,对了,忘记了说一下,我们的学校是一间男校,除了部分老师是女性外,其余的都是男生(这不废话吗?)  「诶诶,徐小天,我新买的自动铅笔好不好看?」我的同桌苏小陌用胳膊戳了一下我。「妳怎麽买粉红色的的笔,妳娘不娘啊?」我真的晕了,橡皮是是粉红色的,笔盒也是粉红色的。如果不是我们学校强制每个人穿校服,我有点怀疑他会穿裙子来上课。「谁……谁说的粉红色就……就是……娘了」  苏小陌涨红了脸,反驳我。  苏小陌长得非常清秀,皮肤比女孩子的都要白,说话轻声细气的,班裏的人经常笑话他,说他是我们班唯一的女学生,苏小陌每次都涨红了脸,想反驳却不知道怎麽回答,衹好哼的一声,跺一下脚,扭头便走了。刚开始我也怀疑他是不是女生,直到有一次,我在他旁边尿尿的时候,瞥了他下面一眼,好家伙,比我的长多了,又粗又长又黑,像成年男人的阳具。我擦,真是与他的外貌不成正比。  「好了,好了,别说了,妳喜欢就好,老师来了。」我也不想再和他争下去了。  高跟鞋声音由远到近,妈妈终于走到门口了。一条美腿从门外缓缓伸进来,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小腿,显得肉感无比,富有弹性,且被丝袜勒出了完美的曲线,踩着黑色漆皮鱼嘴高跟鞋,从鱼嘴中露出的脚趾圆润饱满,脚趾上面还有一条细细的丝袜根部的线,让人看了不禁想张大嘴巴,伸出舌头狠狠地舔上这条肉丝美足。轻轻地踩在课室的地面上,妈妈慢慢地走了进来。  看着妈妈,我不禁吞了一下口水,虽然妈妈已经42岁了,但是皮肤保养的非常好,脸上衹化了淡淡的妆,皮肤紧致富有光泽,因为妈妈的爱好就是游泳,运动锻炼使妈妈具有了其他同龄女性缺少的活力感,1米75身高的妈妈配上10厘米的高跟,加上妈妈身为校长的威严,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场。妈妈头上盘着黑色的秀发,戴着细细的高档金丝眼镜,充满了女人的知性与干练,眼角细微的鱼尾纹,使妈妈熟女感更加浓烈。  妈妈今天穿着黑色的制服包臀裙,上身是一件带蕾丝的白色衬衫。妈妈的身材在亚洲女性裏是十足的另类,臀围堪比卡戴珊,黑色的包臀裙紧紧包裹着肥硕的大屁股,屁股下面是粗壮紧实的大腿,包臀裙被撑得死死的,仿佛下一秒就要裂开。被撑得死死的还有妈妈的白色衬衣,妈妈的胸前的衣服被两颗大肉球撑得无比鼓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妈妈胸前藏了两颗西瓜,真有点担心衬衣的纽扣会不会爆开,妈妈可以说是十足的S型身材,不对!比S型更夸张!丰臀巨乳的妈妈全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气息,一举一动都仿佛在用身体在勾引别人,而身为校长的妈妈却保持着一脸严肃和正经,与自己散发骚气的肉体形成了巨大的对比。  「怎麽了?看着我干嘛?」妈妈站在讲台上,撅起小嘴,略带疑惑地对我们说。  「咳咳……全体起立!老师好——」李小强站起来,我们也跟着站起来。  「同学们好,坐下吧。」妈妈脸上露出微笑,嘴角微微飘起一点,看的我们又心波蕩漾了一波。没办法,妈妈成熟的肉体,知性的气质,甜美的笑容对于还在青春期的我们杀伤力太大了,想都不用想,妈妈肯定是我们班所有人的梦中情人和意淫对象,肯定不止衹有我一个,在手淫的时候在意淫着妈妈用一双大奶子夹着鸡巴进行乳交,用两条丝袜美脚上下撸动自己的鸡巴。  「王鹏!妳为什麽不起立?」妈妈皱起眉头,对着我们课室角落喊道。  坐在我们课室角落裏的人叫王鹏,我们班裏最不受欢迎的人,最恶心的人,他整天不务正业,上课也不听讲,都总是低着头看抽屉裏的手机,我有次偷偷看他在看什麽,居然在看AV,而且都是丝袜熟妇,迷姦人妻的AV。他的抽屉裏总是有一些不知道什麽用的瓶瓶罐罐,还有一大团皱皱的,用过的卫生纸,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味。因此没有人愿意和他做同桌,他是我们班唯一一个使用单人桌的人。  「王鹏,妳站起来,一直站到下课!」妈妈显然是生气了,身为校长的妈妈威严不容学生冒犯,班裏瞬间变得无比的宁静。  我的眼光看向课室角落裏的王鹏,他站了起来,脸色却阴沈地可怕,嘴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在嘀咕什麽。「婊子,我要让妳好看,迟早让妳当众出丑,再妳让当我的母狗」王鹏手裏捏着书本,手背上清晰可见的青筋。  「好了,同学们,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人体的血液循环係统……」妈妈是我们班的生物老师,虽然妈妈平时都是不苟言笑,做事有板有眼,充满了女强人的气质。但在生活中妈妈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衹是身为校长,必须维持必要的威严。妈妈上课的却非常用心,因为在妈妈的心裏,始终把学生放在第一位,她讲课如沐春风,每个人举手提问都会仔细回答,不会做的题目妈妈都会认真辅导他,回答地非常仔细,我们班的学习成绩基本都在学校名列前茅。  「叮铃……叮铃……」下课铃响了,随后的是熟悉的《运动员进行曲》响起。  「好了同学们,我们一起下去做早操吧,下一节课还是生物课哦」妈妈边说边靠近走廊,开始带队做早操、我们学校的规定是:无论师生,做早操要一起做,老师身体力行给学生们作榜样。  学生们鱼贯而出,涌向了走廊。  「做几把早操,不去了,每次看到楚烟秋那骚婊子在操场上摆弄她的肥尻,甩她的奶子,我的下面都硬的受不了,做完早操后都要去厕所撸一管」王鹏还在座位上,準备玩手机。突然,王鹏的眼睛瞥到了妈妈放在讲台上的保温杯,他露出微微一笑,心裏冒出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操场上。  「伸展运动,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王鹏呢?」班长环顾四周,都看不到王鹏的身影。  「诶呀,班长妳管王鹏那废物干什麽,他肯定是在课室偷懒了,这事儿他干的少吗?」  「快看,楚校长做弯腰运动了」  在早操队伍的最前端,妈妈双手手指交叉,双腿微微岔开,音乐声响起,妈妈的慢慢弯下腰来,掌心向下,随着妈妈上半身慢慢地弯下去,她裹着美臀的包臀裙渐渐地突出了两瓣美臀的形状,在妈妈上半身弯到极限的时候,他的裙子也被鼓胀到最大限度,仿佛就要裂开了,突出形状的两瓣美臀就像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呈现在她身后的学生面前,而且还能隐约看到一个被裙子勒出的三角形状,那是妈妈穿的三角蕾丝内裤。在妈妈身后的学生眼睛都瞪大了。  「转体运动……」妈妈水平伸直双手,身体呈「大」字形状,上半身随着音乐左右摇摆,妈妈虽然保养的很好,但毕竟是一个42岁的熟女了,还生过孩子,胸部有点下垂是正常现象。一双巨乳随着身体摆动颠簸着,想大白兔一样左右地跳动着,如果站在妈妈的旁边,还能听到乳房拍在身体的声音、两个乳房互相碰撞拍打发出的声音。  「跳跃运动……」每次早操,站在队伍前端的学生都能一饱眼福,能看到拥有爆炸身材的妈妈做运动,欣赏到自己学校平时严肃、高贵的校长挥洒汗水,妈妈却丝毫没有意识,不知道自己一身跳动的美熟肉对学生们产生了多大的骚乱,学生为了能排队伍前端,欣赏妈妈的美丽身体,不时都会发生争吵打架的现象。  与此同时,教室裏。  「嘿嘿,楚烟秋,尝尝我买的新玩意儿,强力利尿剂,让妳当众出丑,我说到做到……」  王鹏手裏拿着一个小瓶子,走向讲台,鬼鬼祟祟地打开妈妈的保温杯,往裏面倒入一些白色的粉末,然后拿一条笔伸把杯裏的水搅动起来。  「李小强,妳应该加强锻炼了,看看妳,做个早操都气喘嘘嘘的,妳在胖下去可就没有女孩子喜欢妳了哦」  做完早操后,妈妈和我们一起回到教室。  「我不胖,这叫结实……再说老师妳也是气喘嘘嘘呢」班长用余光盯着妈妈一边喘气,一边起伏的胸部,一双眼跟随着妈妈的两个大肉球上下摆动。  「老师,年纪大了嘛,哪像妳们年轻小伙,呼呼……」妈妈走到讲台前,拿起了水杯,咕噜咕噜地一饮而尽。看到妈妈喝下了水杯裏的水,王鹏露出了微笑。  「不用起立了,直接上课吧,这一节课我们準备讲人体的构造」  (一段时间后……)  「同学们,还有什麽问题吗?没有的话,剩下的时间就自习吧。」妈妈回到讲台上,準备坐下来。  「是时候了……」  「老师,我有一道题不会做」王鹏举起来了手。  「笃笃……」妈妈慢慢走到王鹏的座位旁边,一边随手地撩起了自己耳边的秀发,一边弯下腰回答王鹏的问题。  很快她就皱起了眉头,因为王鹏的位置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不过想到王鹏居然会问自己学习上的问题,妈妈对王鹏的态度也就变好了一些,起码他肯学习了,是件好事。  「老师,还有这道题,这裏为什麽……」  「这题是这样的……还有这样……」  慢慢地,尿意正在妈妈的膀胱酝酿着……  「奇怪了,怎麽想去小便了呢,等回答完王鹏的问题再去洗手间吧……」妈妈双腿往裏夹紧了一点,语气也加快了起来。  而这些异样都被王鹏察觉到了。  「额……王鹏……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老师就……」  「老师,还有这题,还有这个……」王鹏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露出了他满嘴的黄牙。  「这孩子怎麽平时学习,今天怎麽这麽多问题呢?」妈妈心裏想道「难道是站了一节课,想通了,要好好学习?那我可要好好教教他了,培养他学习的习惯」  「这题是这样的……」妈妈双腿夹的越来越紧,身体开始有节奏地微微摇晃了起来,可能妈妈自己也意识不到自己的身体的小动作。  看到妈妈的小动作,王鹏笑意更大了:「老师,还有这道题我不会……」  「完了,要忍不住了」好像一股电流流过的感觉,妈妈身体打了一个冷战。  膀胱传来的尿意是如此强烈,这和平时尿急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妈妈的双腿开始微微颤抖,逐渐妈妈的身体也开始颤抖「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忍不住了,要在课室裏尿出来了」  妈妈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脸上泛起了一丝潮红,心裏想着:「王鹏啊王鹏,妳问完没有啊,知不知道老师憋尿憋得好辛苦啊,老师的膀胱要爆炸了」  看着妈妈颤抖的身体,王鹏心裏简直爽极了「楚烟秋,妳也有今天,就等着在全班同学面前失禁吧,全班人都看到妳,像条母狗一样当众放尿,让妳以后面对全班学生的时候无地自容,这就是妳得罪我的后果!」  王鹏心裏虽然是这样邪恶地想着,他还是笑嘻嘻着对妈妈说「谢谢老师,我今天学习到了很多,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努力的。」  「嗯……妳知道就好……以后……要……好好学习……啊……」妈妈声音已经颤抖了,脸上出现了的红晕非常明显了。  「啪!」  「老师,能我捡一下笔吗?我在写题」在妈妈眼神不注意的时候,王鹏用尾指弹了一条笔,笔掉在了他右面的地板上。  「嗯……好的」  妈妈本来就难以压抑住自己膀胱的尿意,为了捡笔更是蹲了下来,这更加强了她的尿意,妈妈衹好伸出左手抚摸自己小腹处,希望能缓解一下强烈的尿意。  此时妈妈的脸已经为了憋尿涨红了脸,就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  「嘻嘻,感到难受了吗?」王鹏扭头看了看旁边蹲下的妈妈,「啊……这……」  一看不得了,王鹏的鸡巴瞬间就硬了,妈妈的衬衫的第一件纽扣不知道什麽时候鬆开了,王鹏的目光从左上方看着,一览无遗我妈妈的衣服领口内的美色,一双雪白的巨乳被肉色的棉质胸罩包裹得饱满紧绷,胸罩仿佛包裹不住这双巨乳,胸罩与乳房的嫩肉产生了明显的勒痕,雪白的乳肉从胸罩中挤出来,被挤出来的还有一小片深褐色的乳晕,随着妈妈的粗重的呼吸声上下波动着……看到这裏,王鹏的鸡巴仿佛要爆炸一般。两颗雪白的肉球仿佛两颗成熟的木瓜一样等待采摘,王鹏鬼使神差地伸出了右手,慢慢移向妈妈的胸部……  「叮铃……叮铃……」下课铃响了。  「王鹏……妳的笔」妈妈把笔扔回王鹏的桌子,也没有看到王鹏的动作,头也不回地一路小跑出教室。  全班衹有王鹏注意到,妈妈的黑色包臀裙后面出现了一滩明显的水渍,几股水流顺着肉色丝袜,从大腿流到小腿,再化为水珠挂在妈妈的漆皮高跟鞋上。  「楚老师急着去哪裏啊?不叫下课就走了……」  「可能有急事吧……」  王鹏看着地上的一滩尿渍,脸上又挂上邪恶的笑容。他站起身来,跑出教室。  「王鹏这小子搞什麽鬼?奇奇怪怪的,怎麽今天问了我妈这麽多问题?转性了?」我看着王鹏飞奔的身影,心裏充满了疑惑。「还有妈妈也有点怪怪的」                                                                第二章    我们的班级在教学楼的四楼,出门左拐就有一间厕所,因为我们学校是一间男子学校,除了在行政楼裏有女厕外,教学楼裏的厕所都是男厕。    王鹏冲出教室前门,一走出教室,他低头看着,地上有一滩一滩的水渍,从教室门口一直蔓延到课室左边的厕所,王鹏露出了微笑,因为他知道这些水渍是妈妈失禁流出的尿液。    王鹏走到厕所门口,就听到「彭!」的一声,那是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他走进去,看到整间厕所裏,衹有最裏面的一个隔间被关上了门,其余的隔间门都敞开着。他轻轻地走那个隔间的左边的,悄悄地关上了门。王鹏知道,那是妈妈在裏面,妈妈憋尿憋了这麽久的时间,终于下课后肯定会第一时间冲向最近的厕所,哪还会管男厕还是女厕,先尿了再说。王鹏慢慢地蹲下来,他弯下腰,双手撑着地板上,也不管厕所裏的地板是干凈还是骯脏,头斜着,眼睛从隔间下面的缝隙裏看过去,妈妈的鱼嘴高跟鞋首先出现在王鹏的眼前,妈妈的双脚肌肉紧绷着,无法控制般的不停颤抖,肉丝袜包裹着的脚趾用力收缩夹在一起,往鞋底裏抠着。腿上的肉色丝袜已经被流淌下来的尿液浸湿。妈妈进去厕所后,手忙脚乱地把包臀裙解开,提上腰际,分开双腿蹲下。    王鹏头稍微移远了一点,以防被妈妈发现。他眼睛死死盯着隔间下面的缝隙,从侧面看过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脚踩着高跟鞋,分开双腿蹲着的妈妈。王鹏咽了一下口水,心裏充满了偷窥的的刺激感。    妈妈发出来「啊~~~ 」的一声,那声音充满了如释重负后的畅快感。如同水龙头被打开到最大一样,妈妈的尿液从双腿之间喷涌而出,激射在蹲便器上,在便器上反弹起不少水滴。    「该死,看不到她的屄啊」王鹏的头动来动去,即使妈妈蹲下了,但是厕所隔间的空隙就衹有这点高度,无论王鹏怎麽动,最多衹能看到妈妈脚踝往上一点的位置。    「刚才老师教的东西好难懂哦……」    「诶,王者出了新英雄妳玩过了吗?」    「今天晚上我準备去……」    外面的学生开始进来,厕所裏的人数多了,顿时变得吵闹起来。    「呼~~呼~~」妈妈微微喘着气,尿液渐渐沥沥落下,再慢慢变成几滴几滴飘落,膀胱裏的尿液终于被排空了。妈妈伸出手在裙子上摸索「没有带纸巾……算了……」「外面这麽多学生怎麽办啊,还是等到上课,他们走了再说吧。」    妈妈站起来,看向自己的下身,她的内裤还有丝袜都湿了「诶……」,妈妈先把脚从鞋子裏抽出来,再把腿上湿透的肉色长筒丝袜慢慢褪下来,再脱掉她的白色三角内裤,白色的内裤吸收了尿液,泛出略微的黄色。厕所隔间的隔板并不是很高,大概衹有一米七多一点,妈妈踩着高跟鞋,高度都已经超出了许多了,妈妈衹能在裏面弯起腰再裏面脱,免得被别人发现。而王鹏身高衹有一米六都不到,身材矮小的他就算踮起脚尖也够不着上面,试了几次后,他放弃了从上方偷窥妈妈的唸想,他知道妈妈要在裏面一直等到上课的时候了,他继续保持安静,继续待在裏面。    「叮铃玲……」    上课的铃声响了。    学生们逐渐离开了,吵闹的厕所没有了人……再过了一会儿,厕所彻底变得安静下来,听到的衹有洗手台那裏滴滴答答的水滴声。    「应该没有人了吧……」妈妈心裏想道。    确认没有人了后,妈妈轻轻地打开门锁,谨慎地把门打开,另一衹手紧握着卷成一团的丝袜和内裤。她悄悄把头伸出去,没有看到人,终于鬆了口气,「笃笃……」走出隔间,準备离开厕所。    「咿————」又一扇门被打开了。    「啊————是谁?王……王鹏!怎麽是妳?」妈妈刚好走到王鹏门前,王鹏立刻打开门,就看到呆在原地的妈妈,妈妈的嘴张开着,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    「校……校长?妳怎麽会在这裏的?」    「我……我……」「我听说……有学生在厕所了抽烟!嗯……所以我来看一下」妈妈想不出什麽好理由,衹好撒谎了。    「王鹏,妳怎麽会在这裏的?妳躲在这裏抽烟吗?」    「校长,我没有抽烟啊,不信妳闻一下我身上,哪裏有烟味,我衹是拉肚子了,在厕所裏待了很久」    「哦……那就好,走吧……走吧……快回去上课吧,上课都迟到了」    妈妈转过身去,不想理会王鹏,加快脚步,想快点离开这裏了,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王鹏笑着,跟上了妈妈,突然,他发现的妈妈右手上的东西,他眼睛发光,知道这是妈妈的衣物。    「校长,妳手裏拿着是什麽啊?」    「哦,这……这是垃圾而已……」    「校长,我帮妳把垃圾扔了吧」王鹏伸出手,準备抢走妈妈手裏的东西。    「不……不用了」妈妈急忙扬起右手,她看到了厕所裏的一个垃圾桶,她快步走上去,把手裏的一团扔了进去。    她转头望向王鹏,对王鹏说:「快回去教室吧……都迟到好久了」然后加快速度,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厕所。    王鹏一直站在厕所门口,望着妈妈的身影离开后,立刻冲到了垃圾桶前,打开垃圾桶的盖子,拿出了妈妈的内裤和丝袜,他用手抓住,猛地把它放在自己的鼻子前,深深地吸气。    一股浓烈的尿骚味,混合着运动后的汗臭味还有妈妈的淡淡香水味,彻底涌进王鹏的鼻腔内,强烈的刺激感直达大脑,王鹏的鸡巴瞬间勃起,在裆部顶出一道帐篷。    王鹏脱下裤子,露出他那粗壮的鸡巴,王鹏大口呼气着,一边闻着从丝袜和内裤传来的刺激性味道,一边快速地撸动自己的鸡巴,撸了一会他觉得还不够过瘾,左手拿着三角内裤闻着,右手拿起丝袜包裹着鸡巴,快速套弄着,王鹏敏感的龟头不断被尿液浸湿的丝袜摩擦着,仿佛在摩擦着妈妈的美腿,很快地,王鹏腰部强烈抖动着,喷射出的精液悉数射在了妈妈的丝袜裏……    「呼~~呼~~~ 楚烟秋,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得到妳……」王鹏重重地把使用完的东西扔回垃圾桶裏……    校长办公室内。    妈妈用手按摩着眉头「我今天是怎麽了,是吃错了东西了吗?」    「裙子后面也湿了,,幸好我的车上还有条套裙,丝袜就先不穿了……」    「对了!我的东西还留在课室讲台上,算了,还是待会再回去拿吧,诶……」    走廊上,王鹏一边哼着歌一边大摇大摆的走到教室门前。    「王鹏!妳去哪裏了?迟到了这麽久?」向王鹏问话的是刘郜老师,他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身高一米八五,长得非常帅气,身材很好,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去健身房锻炼过的。    「嗯~ 有点儿事,所以迟到了点~ 」王鹏漫不经心地回答。从刘郜老师来我们班任教开始,王鹏就好像很看不爽他,处处与他顶撞作对,上课睡觉是家常便饭,作业没有交过一次。    「妳这是什麽态度?滚出去!妳不用来上课了,去外面站着!」刘郜老师板着脸,用手指着外面,明显是生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班人都哄笑起来,教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哈哈……」我也笑了起来,这王鹏这刺儿头,得罪谁不好偏要得罪刘老师,真是自作自受,如果不是义务教育妳早就被退学了,我撇了撇嘴。    王鹏脸色顿时变得阴沈起来,他牙齿咬紧着,太阳穴冒起了一丝青筋。从刘郜老师来的第一天,王鹏就非常不爽他,因为他长得又帅身材又好,说话又幽默风趣,王鹏十分嫉妒他,以至于演变成极度的厌恶。    「妳进来,把这些东西送去校长的办公室,表现好就回来座位上听课,别想着耍小花招,我会问楚校长有没有不见了东西」刘郜老师稍微消了气,也不想太过分,毕竟体罚学生是违规的。    「拿着!」刘郜老师用一个袋子把妈妈的东西装起来,递给王鹏。    王鹏极不情愿地接过袋子,脸上挂满了不爽的表情,扭头便走。    「这是楚烟秋的东西?」正在下楼的王鹏看了看手提着的袋子「看看有什麽值钱的东西」王鹏边下楼边翻动着袋子裏的东西。    「水瓶,书本,包包……」    「看看这包包裏有什麽东西」    王鹏鬼鬼祟祟地拉开包包拉链,「手机、钱包、口红、钥匙……」    「等等,这钥匙……」王鹏拿起妈妈的一串钥匙,注视着。一股坏心思又冒了出来,接着他加快速度飞奔下楼。    很快,王鹏来到了,学校后山一个隐蔽的地方,正所谓蛇有蛇路,鼠有鼠路,更别说王鹏这种比老鼠还猥琐的人了。衹见他钻来钻去,很快就到了学校外面。在外面走了一会,他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一间破烂的小旅馆内。    「哟,这不是王鹏吗?」一个光头男人向王鹏似笑非笑地打招呼,他穿着黑色的小背心,露出了狰狞的伤痕和大面积的黑龙纹身。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光哥,您好,您好」王鹏脸上堆满了笑意,神态毕恭毕敬的,丝毫没有在学校裏的嚣张跋扈。    「妳小子不是要上学吗?难道妳又想问老子借钱?我不是说过先还钱在借,妳还欠我八千多没还,钱呢?」    「什麽?八千?不是五千吗?」王鹏哭丧着脸「上次我不是才偷了台爱疯X抵给妳了吗?」    「那是上一期的利息,利息懂吗?有屁快放,借钱免谈!」    王鹏心裏泛起了怒火,可是再火也不能发作啊,这位光哥是混黑道的,什麽非法生意都有涉猎,他还是这一带的地头蛇,手下众多,欠他的钱想不还?就等着少一根胳膊吧。    「光哥,听说手下妳有一台机器配钥匙的机器,我想配钥匙,对,就是这一串钥匙。」王鹏拿出妈妈的钥匙串,上面挂着十几根钥匙。    光哥笑着对王鹏说:「哪裏来的钥匙,看来妳小子有大生意啊,一口价三千,算我借给妳了,就这麽定了」    「我……好……好吧」    (一阵后……)    「拿走!欠的数目记住啊。」    「谢谢光哥」王鹏心裏狂喜,接过光哥抛过来的钥匙。    学校校长室。    「王鹏拿给我了?我一直都在校长室裏,没看到外面有人啊」妈妈正襟危坐在办公椅上,听班长李小强解释说。「难道是我刚才去车上拿内裤和裙子的时候,王鹏来过校长室了?」    「我就知道王鹏不靠谱,所以特地来问问妳,他肯定偷了妳的东西,别人都说,他手脚很不干凈的」李小强準备继续控诉王鹏。    「校……校长……」王鹏气喘嘘嘘地出现在门口。    「王鹏?妳去哪裏了?我听他们说……」李小强刚在背后说了王鹏坏话,好像有点心虚。    王鹏把袋子递给妈妈,说:「我路上掉了东西,回去找了,找了很久才找到,所以耽误了些时间,校长,这是妳的东西。」    「老师,我先回去了……」李小强说着就第一时间离开了,心想不知道王鹏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    妈妈清点了一下袋子裏的东西,发现没有少东西后也就没多想了,心想这王鹏还挺负责任的没有到别人说的那种地步。    「校长,我想通了,我以前确实走了一些弯路,但是以后一定会好好听课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王鹏说了一大堆东西,不知道是真是假。    「一定会……」    妈妈的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笑容,在她看来,王鹏这是浪子回头啊。「想明白了就好,老师知道妳是一个孤儿,缺少家庭的关爱,妳才会表现的这麽消极,既然妳想通了,以后就要认真听老师们讲课,好好学习知道吗?」妈妈看过王鹏的档案,裏面写着王鹏的父母在他八岁的时候出了车祸去世了,衹留给他下一间破房子。    「很多老师都有向我反映妳的情况,但是我知道,妳没有他们说的那麽坏,没有人生来就是坏孩子,衹是妳没有走对了道路……」「我很懂妳心裏的想法,因为……因为老师的家庭也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所以我一直都很关心小天的心理健康,想知道妳们小孩子们的想法……」说到这裏,妈妈声音有点哽咽,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回到平时那从容,充满自信的神态。    「对了,下午放学后我去一下妳家裏好不好?顺便了解一下妳的家庭情况」    「好的老师,我先回去上课了」王鹏咧开嘴巴,笑着回答。    下午五点多,学校外的一个公交站。    这个时候正是高峰期,站台上人群攒动。妈妈刚开始是想开车去王鹏家的,不过她想了一下,最终决定和王鹏一起坐公交,因为她想体验一下王鹏的日常生活,了解她学生的生活习惯。她都忘记了,自己上一次坐公交都是多少久前了。    妈妈站在拥挤人群中如同鹤立鸡群,没办法,妈妈高挑的身材,丰满的巨乳还有傲人的肥臀,无论在哪裏都是绝对的焦点。妈妈没有穿丝袜,一双雪白的美腿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套裙才堪堪盖住大腿的一半,露出那充满肉感的大腿,加上妈妈那娇美的面容,站在那裏散发出高贵,自信的气质,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投向了这裏。王鹏与妈妈站在一起,他的头顶才堪堪达到妈妈的肩部,加上王鹏的瘦弱的身材和猥琐的眼神,人们不自觉地忽略了他。不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妈妈居然牵住了王鹏那黑黝黝的手,人们自然把他们当成了母子二人,让人不禁感叹,如此美人居然有这麽丑的后代,不符合遗传定律啊。    公交车驶来了,人群蜂拥而进公车的前门,妈妈也衹好跟着往上挤,不过妈妈跟不上人群的节奏,感觉好像被人群推着一样,平时高贵优雅的气质没有了,身体被后面的人被拱进了公交裏,她衹好紧紧握住王鹏的手,害怕和他走失了。还没上车的时候,公交裏就已经人满为患了,现在还要塞人上去,这司机真没良心啊。    妈妈左手拉着王鹏,右手护在胸前,往公交裏面走,希望能找到宽阔一点的地方站立,很快妈妈就站在了车身左侧的位置,面对着玻璃。她右手握着上面的吊环,左手拉着王鹏。这时还有人挤上车,公交内的人数已经爆棚了,彼此之间肩碰着肩。妈妈注意到,因为刚才拥挤的人群,自己的套裙不知道什麽时候被往上扯起了来一点点,妈妈刚想鬆开右手,把裙子往下拉一点。    这时公交车司机突然一踩油门,车子突然加速,整个车子的人都被往后推了一下。妈妈突然失去平衡,握住王鹏的手也鬆开了,被车裏拥挤的人群推到玻璃窗前。「啪!」妈妈的双手拍在玻璃上,不过同时被拍在玻璃上的,还有妈妈胸前的双乳。如果这时候从车外面看,看到的是更刺激的场景。妈妈双手举高,手掌连同着手臂拍在玻璃窗上,就好像妈妈在举起双手投降一样,不过更吸引人的是,是她胸前的情景,妈妈的胸前一双巨乳顶着衬衣,紧贴在玻璃上,胸前的两颗肉球好像被玻璃摊开一样着,贴在玻璃上形成两块圆形的平面。    「嗯……呃……」妈妈往身后拱着,想要挣脱出一点位置,可是车上人实在是太多了,她根本挤不出任何一点位置。尝试了很久以后,妈妈终于放弃了这想法,她衹希望车子外面的人别注意到他,看不到她现在这种羞耻的状态。她不知道,在她身后挤着她的人,正是王鹏。    王鹏现在心裏乐开了花,他现在与妈妈紧贴在一起,妈妈臀部正好贴合在他的小腹前,随着车身的摇晃,给与王鹏莫大的刺激。王鹏往妈妈的下身看去,妈妈的套裙微微上扬,露出了雪白的大腿肉,王鹏伸出右手,时不时地碰一下妈妈的大腿,看到妈妈没反应,最后他直接整个巴掌摸在了妈妈的大腿上。    妈妈可能是顾着看外面的情况,没有注意到王鹏的动作。得寸进尺的王鹏开始大胆了起来,他解开牛仔裤的拉链,让勃起的鸡巴冒出来,他试探性把鸡巴触碰妈妈的大腿内侧,观察妈妈没有什麽反应后,索性把鸡巴直接贴在大腿内侧上,妈妈大腿那细腻、柔软的质感,不断刺激着王鹏的鸡巴,随着车身有节奏地摇晃着,在妈妈的大腿肉上慢慢磨蹭着,让王鹏感觉到,自己好像在用鸡巴姦淫妈妈的大腿一样,很快王鹏就达到了最后关头,他用力地往妈妈身上挤压,双手同样贴在玻璃上,胸前靠着妈妈的后背,小腹贴着妈妈的大屁股,鸡巴从妈妈的双腿间穿过,腰部一动一动地,把精液射在了车上。    妈妈好像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王鹏……是妳吗?」    「额……校长,是,是我,后面人太挤了」王鹏赶紧把裤链拉上。    「哦……是妳就好」    王鹏往后挪动了一点,妈妈终于不用再贴在玻璃上了。    ……    「王鹏,这就是妳的家了?」妈妈看着眼前的这间破平房,而且在这麽偏僻的地方。    「是的,校长,请进来坐吧……」    妈妈一走进王鹏的家裏,一股难闻的味道传来,妈妈不禁用手掩住了鼻子。    「王鹏,妳的家裏这麽乱妳也待得下去啊?」王鹏的家裏到处堆满了杂物,垃圾被随意地仍在地上,一张桌子上放满了各种零食、泡面和饮料。不过以王鹏的经济状况来看,这些东西是不是买来的就可想而知了。    「校长,我从小就习惯了,反正我一个人住无所谓的……」    「一个人……诶……」「王鹏,妳知道吗?其实一个干凈整洁的家,对人的精神有很大的积极作用,这样吧,妳把扫帚拿来,我们一起清理一下这裏」    「不是吧……累死了……我最讨厌搞卫生了」    ……    「王鹏,把这些垃圾扔了」「哦」看着认真在打扫的妈妈,王鹏撇了撇嘴。    「校长,妳要喝点饮料吗?可乐还是橙汁?干这麽久了休息一下吧」    「好吧,就喝点橙汁吧,麻烦妳了」    王鹏去厨房拿了一个杯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妈妈背对着他,弯着腰在用抹布檫桌子,妈妈的屁股高高翘起,隔着包臀裙撑出两瓣轮廓,随着妈妈擦桌子的动作,屁股不断摇来摇去,仿佛在勾引男人来干她一样。    王鹏的鸡巴瞬间又硬了,他躲在沙发后面,拿出鸡巴撸了起来。妈妈擦完桌子后,一转身,看到了在沙发后面露出一个头的王鹏,不知道在他干什麽。    「王鹏,妳在干什麽?」「校长我……我在捡沙发下面的垃圾」    实际上王鹏正跪在沙发后面,一边撸着鸡巴一边和我妈妈说话。「啊……射了……」王鹏加速撸动着鸡巴,对着水杯口,往杯子裏射出了一泡浓精。    ……    「呼~~呼~.以后记住保持清洁,知道吗?」搞完卫生后,妈妈坐在沙发上,微微喘着气。    「记住了,校长,喝点橙汁吧。」王鹏笑眯眯地,双手端着把杯子递给妈妈。    「谢谢王鹏同学了,真乖。」妈妈露出欣慰的笑容,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这橙汁……味道有点怪怪的……」妈妈皱起了眉头,用鼻子嗅了一下杯子「嗝~ 」妈妈打了一个嗝,奇怪的味道涌上喉咙。    「难道是过期了,不会吧」王鹏装成很疑惑的样子。    「算了~~没什麽事」妈妈看了看墻上的钟「啊,七点多了,我要回家了做饭给小天了。」    妈妈站起来,刚走到门口,停顿了一下,又折返回去,接着打开了包包,从钱包裏拿出一千块钱,递给了王鹏,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王鹏,这钱妳拿着,去买点好吃?别吃泡面了,没营养知道吗?」    诶,妈妈是多麽心地善良的人啊,但是妳知道妳的学生是怎麽对待妳吗?他对着妳打飞机,让妳把他刚射出的精子全部喝了下去。    王鹏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妈妈离开,拍了拍手上的十张毛爷爷。    「听说光哥又有新东西进货了,去看看有什麽硬货」    晚上,家裏。    「儿子,这汤好喝吗?好喝妳就喝多点。」    「够了,够了,妈妈,妳也喝点吧?」    晚餐时间是我认为最幸福的时光,从小到大每天晚上,妈妈都会做好精致的晚餐,虽然家裏衹有我们两个人,但是我们一点都不孤单,有说有笑的,家裏充满温馨的气氛。    妈妈对我很好,每次都会不停夹菜给我吃,看到我吃下去后,脸上都出露出了甜蜜的笑容。我心裏面觉得,妈妈是不是太宠溺我了,可我也不敢跟她说,害怕伤了她的心。    「对了,妈妈,妳有注意到王鹏吗?他今天怪怪的。」    「王鹏啊,最近他的态度变好了,肯改过自新是件好事。」    「他会改?我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反正我是这麽想的。    「妈妈希望他别走上歪路了,其实王鹏他的家庭因素对他影响很大,没有父母的教导……算了不说了……」    「妈妈,我吃饱了,我回房间了」    「别对电脑那麽久啊,记得休息一下」    我回到房间后,随手把门关上,然后静悄悄地把门反锁上。   我打开电脑,输入熟悉的网址,那是一个专门给熟母爱好者浏览的网站,看着屏幕上各种熟女图片和视频,我脱下裤子,伸出双手撸着自己的小鸡巴,很快就射出了一小缕精液。    我躺在床上,眼睛注视着天花版。    我虽然表面上鄙夷王鹏整天看熟女人妻的AV,但是实际上我也是一个熟女控,人妻控,我觉得成熟的女人比小女生有吸引力多了。网上说,单亲妈妈家庭长大的儿子多数有恋母情节,我觉得我就是这样的人,对妈妈有特殊的爱意。虽然我承认我是恋母控,但是我从来不敢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因为在我的心裏,妈妈是高贵的、伟大的,即使我会对妈妈意淫,却不容许其他人意淫她。妈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当我听说数学老师刘郜追求我妈妈的时候,我的心裏非常难过,但是我也不会去阻止他,因为我明白,妈妈单身了这麽多年,应该有一个男人去陪伴她、照顾她、呵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