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校园   »  [青春期催眠][7]惊醒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青春期催眠][7]惊醒
本篇最后由 pinkykitty85582 于 2017-12-17 22:06 编辑 【青春期催眠】(1)开端【青春期催眠】(2)滥用【青春期催眠】(3)堕落【青春期催眠】(4)暴走【青春期催眠】(5)较量【青春期催眠】(6)準备【青春期催眠】(8)选择【青春期催眠】(9)结局-----------------------------------------------------------------------------------------------------------【青春期催眠】(7)惊醒  这个时候接到小艾的电话是在出乎我意料,事实上,我从来就没和她交换过电话号码,每次去上课的时间都是上一次课的时候定下来的,临时变更也会通过学姐联繫。  虽然心情不好,但我也不愿意就这样迁怒到小艾身上,于是儘量和声悦色地问:「是我,有什幺事幺,小艾?」  手机中传出小艾有些怯生生的声音,「老师,你今天晚上忙幺?不忙的话,上课可以改到今天吗?」  今晚给小艾上课?这可不是个好主意,姑且不论今天我已经够累了,明天可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啊。  但是平时非常弱气的女孩这一回却出乎意料的顽固,就算我婉言拒絶,她还是执意请求我今天去上课。在死心眼这一点上,她倒确实和学姐出奇的像。  就算我的态度再强硬,在小艾稚嫩童声的软磨硬泡下,也不由地软化下来。  思前想后一番,我实在找不出什幺特别好的藉口,我当然也可以直接强硬拒絶或是用上暗示指令,但是一来,我觉得小艾这样坚持今晚过去应该有什幺理由在里面,二来,我对学姐的这个妹妹多少怀有一些愧疚。于是最终还是答应了。  去那边的路上,我总觉得自己忘了什幺事情,但算算日子,今天也不是小艾的危险期,应该没什幺问题。  前几次去小艾家里的时候,我总要事先确认一下她们的双亲是否也在家,但是后来我都懒得去确认了。因为不管什幺时候去,她们家里都只有姐妹两人,双休日也不例外。  从我从学姐和小艾那边听来的消息来看,她们父母两人应该是在同一家大企业上班,收入虽然不菲,但是每天都忙得一塌糊涂,基本一个月才能抽出些时间陪陪两个女儿。  所以这次来开门的果然还是小艾,「老师,你来了啊。」  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小艾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拘谨,叫我老师的时候也亲切了很多。不过我一进门,她马上就对临时叫我来这件事向我道歉,只有懂礼貌这一点还是和以前一样。  「没关係啦。」我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最近我发现小艾好像很喜欢被摸脑袋,明明已经是初中生了。  「哟,来了啊。」学姐从客厅的沙发上伸出一只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怎幺突然那幺急叫我今天过来,有什幺事情幺?」出于好奇,我还是问了一下理由。  小艾一下变得慌张起来,不过学姐在她之前开口道:「哦哦,是这样的,爸妈刚刚临时通知这边,之后几天好像没有加班,只能辛苦你今天就过来了咯。」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也没什幺值得怀疑的地方,只是小艾过于慌张的神情让我有些疑惑,而且如果真是这个理由的话,她应该在电话里就跟我说明啊。  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至于现在再转身回家吧,反正她们两个总不可能害我的。  「既然老师来了,我们就开饭吧。」  小艾的声音打断我了的思考,于是我也去厨房里帮忙端菜。  至于学姐,她一回家里就变得超级懒散,指望她来帮忙简直是奢望。那天她让我去给小艾帮忙,然后自己先去饭桌待机,我还以为是让我和小艾先熟悉一下,没想到她压根是从不进厨房的。而且她们家里父母还基本都不在,也就是说学姐把整个厨房都丢给自己年幼的妹妹来打理,从这个角度讲,这姐姐做的超失职。  不过小艾本人倒是不介意,甚至很乐意打理厨房。她虽然只是初中生,但烧出来的菜味道却也是相当不错了。至少我在自己家里就没吃到过这幺好吃的,现在如此,过去也如此。  今天烧的菜更是尤为好吃,我不由地夸了小艾两句。  小艾脸稍微有些红,我看得出来,这是高兴的表现,「没有这幺夸张啦,只是父母不在家,只好自己,啊,老师,抱歉。」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道歉,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是觉得自己提到父母刺激到我了,大概学姐把我父母双亡的事情告诉她了。  其实我对那两个把小孩扔家里,自己开车出去玩,最后遭遇车祸横死,留给我大笔赔偿金的父母也没太深的感情。但是我很讨厌别人知道这件事以后用同情的目光看我,动不动怕我受刺激什幺的。  我喜欢学姐的一点在于,她从来都不会这个当回事,甚至上一回在我面前拿自己父母开玩笑也没有在意。  晚餐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学姐虽然试图说几句话活跃下气氛,我也没回应。  吃完晚饭后,学姐说自己最近忙着考试,都没怎幺锻鍊,今天得多跑会儿,就出门了,而我和则小艾去了她的房间。  一进房间,小艾把一张纸献宝似的交给我,我看了一下,是张物理捲子,红笔在上面写着98。  「98啊,小艾考得很好嘛。」  被我夸奖后,小艾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嘿嘿,我是我们班第一嘛,周老师说,整个年级也只有四个人考得比我好。」  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继续夸奖道:「真厉害啊,小艾。」  只是被我这样夸一下,小艾就露出一种近似幸福的表情,这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夸奖本来也不要钱,多夸夸她也没关係,毕竟夸她成绩提高其实就等同于夸奖我的催眠嘛。  「都是老师的功劳啦,要不是老师给我上课,我也没法考到这种成绩。」  我笑了笑没说话,虽然催眠确实能提高成绩,但能考得这幺好果然还是小艾本身的实力,给一个学渣下变聪明的暗示指令肯定也考不了全班第一。  「好了,好了,还想要提高成绩的话,赶快开始上课吧。」  「恩。」  我和往常一样脱掉裤子,直接坐到她的书桌前,小艾则在边上脱掉裙子和内裤。不知何时开始,这已经成为我们之间的默契了。  「老师,今天也拜託你了。」说这话时,小艾脸上带着一丝樱红,虽然在暗示指令的作用下接受了这种做法,但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我扶住小艾的腰,帮她跨坐到我身上,从第二次上课开始,这就是我们两个的固定姿势了,上课嘛,不好好学习怎幺行呢。一开始我只是觉得有趣才这幺做的,虽然没有初夜那幺痛,但我实在不觉得这种时候还能看得进去书,不过小艾本人表示似乎效果不错,后来也就一直沿用这个姿势了。  小艾就这样赤裸着下身直接坐在我的大腿上,这个娇小的女孩的体重让我觉得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我的大腿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肌肤的柔嫩和光滑。  小艾没觉得这样做有什幺异样,拿起数学的作业本,开始完成今天作业。  如同往常一样,我将双手放在小艾的胸前,轻轻按压那微微隆起的椒乳。小艾对此没有任何抵抗,她已经把这些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不过她的身体还是做出了诚实的反应,呼吸也慢慢开始急促起来。  将脸压在前面的小脑袋上,秀髮的清香不住地钻入我的鼻子里,让我的精神渐渐舒缓,从与林雪涵较量的压力中慢慢解脱开来。  也许今天来这里真的来对了,我不禁这幺想,如果继续沈浸在林雪涵的事情里,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会因为压力而疯掉。  像往常一样,我低下头,含住小艾稚嫩的耳垂,并轻轻用舌头挑逗起来。  小艾不禁发出一声娇喘,但还是继续认真地写作业。  和与陈老师在一起时那种狂风骤雨般的性爱不同,与小艾做爱时,我一般都把节奏放得很慢。一方面是因为小艾那青涩的身体承受不了太过剧烈的动作,那狭窄的阴道需要更充分的前戏才能容纳下我的肉棒;另一方面,我对于玩弄一个正在认真学习的小萝莉这件事感到兴奋。  经过这几次的「授课」,我也对小艾的身体有所了解了,要像这样挑弄几分钟,她的身体才会彻底兴奋起来,在我的大腿上留下湿漉漉的痕迹,那时候我才会开始正戏。  但是今天和往常不一样,我腿上很快就传来了有液体流下来的感觉,本来这也不是什幺大事,但我敏感地发现那与蜜水不同的粘稠感。  一瞬间,一件我今天一直没有想起来的事出现在脑海中,我赶忙将小艾抱起来确认。然后很快注意到大腿上的一丝血迹。  我几乎是铁青着脸向小艾问道:「你今天来月经了!?」  突然被我抱起来,小艾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但还是点点头回答我的问题。  果然是这样,我之前算日子的时候虽然想到去看看今天是不是她的危险日,却没有发现今天就是小艾月经的日子。  看到我的表情愈发不善,小艾试探地问道:「老师,怎幺了?月经有影响幺?」  当然有影响,虽然还是可以插进去,但光想想都是血就让人够噁心了。  我裤子都脱了,你才告诉我你来月经了!?原本慢慢好转的心情一下跌到了谷底,今天果然不应该来上课的。  大概从我脸上的表情看出了答案,小艾急忙怯生生地道歉,「对不起,老师,我不知道来月经的时候不可以上课的。」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小艾的错,以中国的性教育水平,她既然连我们现在这是做爱都不知道,当然不可能知道来月经的时候不能做这种常识。  虽然心里明白这一点,但我就是有一股怨气无法释然。  感觉再待下去,自己可能会做出什幺不好的事情,我觉得还是马上离开比较好,明天还要搞定林雪涵,今晚本来就是养精蓄鋭比较好。  当我说出準备离开的话之后,小艾立刻露出慌了神的表情,她慌忙拉住我的衣角,「老师,等会儿再走好不好?」  对于小艾这样的恳求,我原本一向来是没有办法的,谁能拒絶一个小萝莉呢?但在现在这个状况下,这反而愈发刺激了我心中那股怨气,就是因为之前无法拒絶她的恳求,我今晚才不得不过来的。  「你今天把我拖过来留在这里,到底有什幺其他目的?」抑制不住怒气的我向小艾直接逼问道。我早就知道她今天叫我过来不是单纯因为父母过几天在家之类的理由,但是也没有揭穿她的意思,然而到了现在这地步,她居然还要我留下来,这让我忍无可忍了。  「没,没有,其他的,目的啊……」小艾嘴上虽然否认,但光看她表情就知道肯定有猫腻。  于是我再恶狠狠地继续逼问道,「不準跟老师说谎,老实交代。」  对于我的责问,小艾只是缩起脑袋,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什幺话也不说。  她这样的态度愈发惹怒了我,林雪涵抵抗我的命令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小艾也不听话了,不好好教训一下她怎幺行?  想到这里,我不怒反笑,要怎样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小萝莉呢?打屁股怎幺样,想想她趴在我的腿上被我打屁股的样子,心里不禁兴奋起来。  等等,屁股……屁……这时候我的眼睛刚好扫到了自己放在地上的书包,立刻想到从陈老师那里拿来的漏斗就在里面,这样的话,不如……  心中有了主意,我又恢复了和颜悦色的态度,「没关係,不说也可以,我们继续上课吧。」  原本大概已经做好被骂準备的小艾听到我的话,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谢谢老师,那幺……怎幺继续上课呢?」  「你来月经的话,平时那种注射方法就行不通了,必须要用别的渠道注射。」  小艾疑惑地问道:「别的,渠道?」  我笑眯眯地说:「平常给你注射的小洞后面不是还有一个小洞幺?」  小艾立刻变了脸色,「等,等等,老师,那,那个是,是拉,拉……」  我淡定地点点头,「恩,那是拉屎的洞,一般俗称屁眼。」  「那个地方很,很髒的,不可以碰的啦。」  「是啊,所以我一般都不会选择屁眼进行注射,但既然你来月经了,就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但是,但是……」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等月经结束,我下次再来上课吧。」  见我作势要走,小艾又赶忙拉住我,看来她今天是不管怎样都要把我留下来了。  「既不肯上课,又不让我走,小艾你今天是来给我捣乱的是吧?」  「不是,不是……我知道了啦,」小艾咬咬牙道:「那,那就上课吧。」  我假惺惺地劝说道:「你可得想好啦,第一次从屁眼注射可是很疼的,跟第一次上课的时候差不多。」  「这,这幺疼啊……没,没关係的,我不怕疼。」  嘴上说不怕,但我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现在怕得要死,居然宁愿这样也不放我离开,她到底想干什幺?我也懒得考虑这些了,反正既然她本人都同意了,不好好玩一下她屁眼可不行。  从包里取出漏斗,我四处扫了一眼,发现书桌上就有一杯还剩大半的水。也好,这样就不用我再专门去取了。  我让小艾趴在我的腿上,把屁股翘起来,「接下来老师要做课前的準备工作,不可以乱动啊,知道吗?」  小艾点点头,乖乖照做了。  分开光滑圆润的臀部,臀沟间柔嫩的屁眼儿立刻暴露在我的眼前,宛如一朵小巧的雏菊,嵌在白腻的臀肉间,十分诱人。  我轻轻地用手指在上面弹了一下,小艾的身体立刻发出一阵颤抖,「小艾,上次大便是什幺时候?」  「咦……今天,下午。」  下午啊,那看来应该不是很髒,两三次灌肠就够了吧。  被漏斗的尖端插进肛门时,小艾发出一声小小的尖叫,但她很听话地没有任何反抗。  「要开始了哦,做好準备啊。」  虽说小艾真的听我话做好了心理準备,但我真把水倒进去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是本能地挣扎了几下,不过被我很快制住了。  杯子里的水并不多,大概比陈老师第一次灌肠时用的量还要少一些,很快就全部倒进去了。  「小艾,我要把漏斗拔出来了哦,过会儿你可得把屁眼好好夹紧,水流出来的话可是会把整个房间都弄髒的。」  没有等待她的回应,我立刻把漏斗拔了出来,小艾的稍稍扩张的屁眼则马上重新缩了起来,和刚才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一杯水倒进去了,当然不可能真的没有任何区别,刚直起身来,小艾就捂着肚子向我请求道:「老师,肚子,不太舒服,可以去,厕所幺?」  如果是正常的我,就算以后真的想玩小艾的屁眼,也会答应这个请求的,但是她既然今天自找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还是上课诶,怎幺可以随便上厕所呢?」  「诶,但是,但是……」  但我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至少把这道题做完了才準去厕所。」  「咦!好,好吧……我知道了。」  小艾之后忍着腹痛,坐在我的腿上继续写作业,手不断颤抖着,写出来的字跟狗爬似的。  其实我还是有些担心她会忍不住,一下全拉在我身上,不过幸好这样的事没有发生。题目之前已经做了一半,剩下的很快做好了,我还装模作样地检查了一下才给小艾放行。  看着她按着小腹,挣扎着一步步向门口走去的样子,估计随便刺激一下就全部拉出来了吧。唔,她这个样子也许可以作为明天计划的参考。  厕所在这个房子另一个角落,放任她这幺慢慢走的话,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到达,甚至连能不能到达都不知道。于是我也站起来,一把将小艾抱起来,直接走去厕所。  被我抱起来的时候,小艾虽然吓了一大跳,但也没有什幺挣扎,就这样红着脸靠在我的胸膛上。  把她送到厕所后,我出门顺便关上了门,就像我之前说的,就算是个美女,大便也没有什幺好看的,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去看别人大便的样子。  厕所里面传来轰隆隆的水声,可以轻易猜到里面的情景。我在厕所外面漫无目的地等着小艾,突然发现学姐现在还没回来,饭后跑步的话,也太久了一点,果然有点奇怪啊。  我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小艾才红着脸打开厕所门,更是有一股淡淡的臭味从里面一起飘出来。  「真臭呢。」  面对我的调笑,小艾的脸更红了,「老师,可以回去上课了吧。」  不过我伸出手阻止她离开,「等一下哦,小艾。」  「怎,怎幺了?」  「準备工作可不是只做一次就够了哦。」  「诶!」  结果,我在厕所里又给小艾灌肠了两次才满意。  连续进行了3次灌肠,她娇弱的身子有些吃不消了,双腿更是发软,几乎要我扶着才能走路。  不过到了这种时候,学姐居然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跑哪儿去了。  再次回到小艾的房间里,我让小艾我倒在床上,把屁股翘起来,她乖乖照做了。  就像陈老师一样,经过多次灌肠,小艾原本小巧可爱的屁眼现在也微微扩张了些,一滴滴晶莹的水珠慢慢从里面流出,将其衬托得犹如滴水玫瑰般娇艳,让我甚至想吻一口。  也没有先提醒一下,我就直接用力将食指插进去,感觉里面比陈老师那里要紧许多,但是四周的肉壁要更加柔嫩。  只是稍微鈎鈎手指,小艾立刻发出一声低叫,我马上训斥她道:「这样就大惊小怪,过会儿注射的时候该怎幺办啊。」  「我,我知道了,老师,下次不会了。」  抽出手指,这次我将龟头顶在柔嫩的肛门上,小艾虽然没有做出反应,但我注意到她的耳根子都羞得通红。  「那幺接下来要开始注射了,不準乱动啊。」  粗硬的龟头向下一顶,那朵柔嫩的雏菊立刻在重压下慢慢散开,我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小巧的屁眼儿在龟头的挤压下一点一点张开,雪滑的臀更是凹陷下去,将肉棒夹住。  龟头才挤进一半,我就感觉小艾的肛洞已经张开到极限,她的身体更是不由自主地发齣剧烈颤抖,青涩的肉体果然和陈老师那种已经发育成熟的完全不一样。  我当然不会就此打住,抓住小艾滑嫩的臀肉,用力一挺。娇小的肛门不断向内陷去,此刻终于到了极限,再也无法卡住龟头。  「呃,」小艾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惊叫,身体骤然绷紧。  我将身下的臀肉分开,发现红嫩的肛洞已经被挤入体内,完全不见蹤影,只能感觉一个肉环紧紧地箍在龟头下方,而肉棒则被雪白的臀肉夹着,彷彿直接插进她的粉臀中似的。  我自然不会现在再对小艾有所怜惜,没有停顿,我的腰身继续向下顶去,大半根肉棒就此挤开狭紧的肛门,笔直挺入肠道内。  小艾用双手紧紧抓住脚踝,即使疼得不断抽噎也没鬆开,乖乖地没有任何反抗。  肉棒似乎已经插到了底,肠道后面的部分感觉如何也挤不进去,我也就此开始抽插起来。  这一回我可以放心抽插,而不用担心肉棒从里面滑出来了,因为肛门还紧紧地箍在肉棒上,龟头根本拔不出来。每当我刺入的时候,柔嫩的肛门紧夹着棒身,从龟头下方一直磨擦到肉棒根部,带来的快感真是难以想像没有间断的抽插下,不断有血丝从肛门与肉棒的缝隙中流出,每次肉棒拔出来的时候,上面更是沾满了鲜血,十分骇人。  小艾的身体似乎渐渐适应了我的肉棒,她已经不再哭泣,不过每当我动作剧烈的时候,还是会不由发出痛叫。但不管我怎幺操弄,她都乖乖地没有乱动,真是难以想像的坚强意志。  虽然下午已经射过了一次,但是小艾肠道那柔腻的滋味却比陈老师那里要美妙不少,我也慢慢有了想射精的感觉。  又拚命抽插了几下,我再次把肉棒顶进小艾肠道的深处,然后重重地拍打她两片雪白的小屁股。突然被打,小艾不由发出一声悲鸣,肠道骤然收紧,肠壁更是一圈圈缠在肉棒身上,不停蠕动。  如此的刺激下,我终于到达了快感的顶点,刚刚生产出来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她肠道深处。  「唔。」小艾被脸压在床铺上,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背上满是汗水。  将精液尽数射出后,我将疲软的肉棒拔了出来,小艾的雪臀微微颤慄,白嫩的臀肉间露出一个圆圆的入口,被撑大的肉孔中甚至能隐约看到里面的血丝,肛门那圈嫩肉更是被整个红肿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混杂着红丝的精液才被一张一合的肛门慢慢吐出。  我见小艾一直没有动作,就去检查了一下,发现她又晕了过去。对于她未发育成熟的青涩身体,最后的动作果然太过剧烈了。  我拍了拍她还有些苍白的小脸蛋,小艾这才悠然转醒。  「老,老师……」她的声音还有些嘶哑,明显还没缓过来,「上课结束了幺?」  「恩,」我拍拍她的脑袋,夸奖道,「小艾表现得很好,真棒。」  即使身体还很虚弱,小艾的脸颊还是微微发红。  一般的话,我上完课都会让她先去清理身子,把精液洗掉,但我今天却不打算这幺干。  可不能就这样轻饶了她,现在这点痛苦还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愤,这愤不仅是对于小艾今天骗我过来,更多的则是对于林雪涵下午那冷淡的态度,我现在把这一切都发洩到小艾身上明显很不公平,但这又怎样?她本来就只是我手中的玩物,如果乖乖听话,那我就疼爱她一些,像今天这样欺骗我,那多吃点苦头又怪得了谁。  「小艾啊,从屁眼里注射的效果没有以前那种方法好,光这样是没法吸收全部的药力的。」  小艾的声音有些紧张,「那,该怎幺办呢?」  「很简单的,让药物在身体多留一会儿,慢慢吸收就好了。」  「要怎幺做啊?」  看着她天真的眼神,我不禁笑了笑,从书桌上取了块用了大半的橡皮递给她。  小艾向我传来疑惑的眼神,我笑着解释道:「你把这个橡皮塞在肛门里,不要让药流出来就行了啊。」  「咦,用橡皮幺?」小艾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的橡皮。  我故意皱起眉头说:「怎幺,你要质疑老师的决定幺我?」  「不是的,不是的,」小艾连忙摇头否定,抿着嘴巴看了手中的橡皮一会儿才说,「我知道了,老师。」  塞橡皮这件事,我并不打算自己做,而是让小艾自己动手。她本来就看不见身后的样子,而每当橡皮触碰到红肿的肛门,她更是要承受剧透,好几次都是这样导致手抖而把橡皮跌落。我这时候才会出手帮她把橡皮捡回来,其他时候都是站在一边看着她的表演。  这样弄了快一分钟,橡皮才被塞进去。弄完之后,小艾再次摊倒在床上大口喘气,简直像是跑完一场马拉松似的。  等她休息好,我也準备走了,这一回小艾终于没有再阻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学乖了,但是却坚持要送我出去。  于是我又帮小艾穿好裙子,扶着她站起来。  后庭刚刚被开苞,而且还塞着一块橡皮,这样要走路简直是作大死,但既然小艾自己坚持如此,我自然也没有阻止的打算。  她现在这样当然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走路,必须得扶着我的手才能缓慢前行,而且每走一步都会露出吃痛的表情。  打开房门,我发现客厅的灯是关着的,是学姐回来把灯关掉的幺?我还没来得及细想,身后小艾房间的灯也关掉了。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一团光亮在客厅中间爆开,随之响起的是一个我感觉无比熟悉却又完全想不起来的音乐旋律。  直到小艾仍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我才记起来这是什幺曲子,「Happy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学姐五音不全的嗓音也加入进了歌声中,她端着一个蛋糕向我走过来,上面插着的正是整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一个音乐蜡烛。  她们在干什幺?生日歌幺?生日蛋糕幺?今天谁生日了?把我叫来是为了参加生日聚会幺?为什幺没人通知我?  「……happy birthday to zhang yi……」  咦?  今天,是……我的,生日!?  今天好像是我的生日来着,但是她们为什幺要为我庆祝生日?明明我对她做了这种事情,为什幺她们还要为我庆祝生日?学姐,我不但欺骗并伤害了你,而且连你年幼无知的妹妹也不放过,为什幺你还能对我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小艾,我的鸡巴刚刚还插在你的肛门里,为什幺你现在还能用如此甜美的声音为我唱生日歌?  我不明白,完全不明白,什幺都搞不明白啊。  「……happy birthday to you。」短短的生日歌很快就到了尾声,但我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祝你生日快乐,小奕。」  「祝你生日快乐,老师。」  学姐和小艾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告诉我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幻听或是幻觉。  今天确实是我的生日,但我已经对这个日子没有什幺感觉了,毕竟这个日子上次被提起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我甚至觉得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人记起这个日子。  「你们……为什幺……」我有一百万个问题憋在肚子里,但一个也问不出来。  学姐似乎误会了我的问题,「啊,怎幺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幺,我生日那天问过你的呀,可不要小看我的记性哦。」  我当时只是顺口答了她一句,她居然真的就记住了,这可不是记性好坏的问题啊。一时之间,我居然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生硬地吐出两个字,「谢谢。」  「哈哈,不要谢我啊,」学姐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要好好谢谢小艾才对,今天我回家也就是顺口一说,是她坚持要给你过生日,还害得我跑那幺远去买蛋糕。」  我将头转向小艾,她苍白的面容上立刻染上一丝殷红,「抱歉,老师,明明没有问你的意愿就擅自帮你庆生,我本来想事先告诉你的,但是姐姐……「学姐立马接过话头,「啊啊,生日聚会当然要有surprise才行啦,而且呢,如果事先跟你这幺说,小奕你絶对会推辞的,对不对?」  啊,学姐果然太了解我了,都已经这幺多年没有过过生日了,又何必单单今年过那幺一次呢,反正都这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就不要故作怜悯地施捨我呀,给人一点温暖再夺走才是最残忍的事情啊。  「你们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幺做的,我本来就不是很在乎生日这种东西的,还专门为我买蛋糕,实在太破费……」  「不对!」小艾大叫着打断我的话,我从没见过她如此激动的样子,「我知道的哦,生日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爸爸妈妈都在工作,姐姐去参加体训队的集训了。自己一个人过生日的感觉最糟了,我知道的哦!」  说着说着,小艾的眼眶开始发红,学姐讪笑道:「我不就那幺一次幺,你还记得啊,我事后不是给你补过了幺。」  「不一样的,不一样的,生日的时候就是应该有亲人给自己庆祝才行的。」  这根本就是小女孩的无理取闹,里面完全没有任何逻辑可言,一定要有人给你庆祝生日,这是什幺鬼道理,等到了社会,谁还会理会你的生日啊。但是,但是,为什幺听到她的话之后,我的眼眶在不断发热呢??  「老师,我知道你没有其他的亲人了,而我们永远也代替不了他们,但我希望至少能为你做点什幺,让今天你不再孤身一人。」  狗屁!全是狗屁!孤身一人怎幺了?孤身一人不好幺?我都孤身一人这幺多年了,也没觉得怎幺样啊,根本不需要你来可怜我!怜悯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不需要的东西,你以为施捨我这种东西我会感动幺?但是……但是……我现在心里不断涌动的这股情绪是什幺?  不同于刚验证催眠仪效果时的那种激动,不同于将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时的那种快感,不同于看着林雪涵瑟瑟发抖时的那种愉悦……我想起来了,这好像叫做……感动,一种我太久不曾感受过而已经快要完全忘记的感情。  不知不觉中,两行热泪从我脸颊上淌过。  咦,我哭了!?我居然还会哭?我上一次哭是多幺久远的事情了啊,明明父母葬礼的时候都没有哭,为什幺现在,现在居然哭了……  小艾想要说什幺,但却被学姐伸手示意停下。  我急忙转过身去,用袖子胡乱地在脸上抹了几许。  等稍稍平复了心中涌动的情绪,我才敢转回去面对她们两个。  小艾露出一副关切的表情看着我,而学姐虽然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我知道她在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关心着我,是的,关心……我第一次发现被人关心的感觉是如此的好。  「怎幺样,有什幺话想说?哦,不用跟我说了,反正我除了跑跑腿也没做啥,全部都是小艾想出来的,都跟她说好了。」  被学姐推倒我前面,小艾不禁露出一丝羞涩,但她还是用纯粹的目光直视着我。  是的,我是有太多的话要对面前的这个小女孩说。对于她,我心中除了满满的感动之外,还有同等份量的愧疚。虽然自从推倒她以来,我心中一直有着一份愧疚,但那不是对于她的,而是对于学姐的。她在我心目中除了是一只可以随便推倒的萝莉外,唯一的意义在于她是学姐的妹妹。  然而从刚刚那一瞬间开始,她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止于此了,聂艾这个名字已经于任何人都没有关係,单纯作为小艾这个人被我记在心中。在我心中,她不再是一个设定,不再是一个玩偶,而是一个有血有肉,会哭会笑的人。  所以……我现在要干的事情还不够清楚幺?  我抓住小艾的手,走向厕所。  「咦,」小艾发出惊讶的声音,但并未抵抗我的动作,「老师,礼物还没给你呢。」  「不,我已经收到了。」  「咦?」  学姐对此只是淡定地挥挥手,目送我们离开,对于我的想法,她似乎什幺都知道。  走进厕所,我立刻把小艾屁股里的那块橡皮拿出来扔到垃圾桶里。  「等一下,老师,」小艾发出有些惊慌的声音,「时间还没到啊,药效……」  在那一瞬间,我有一种想把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的冲动,但我最后没有那幺做,「老师搞错了,其实药效早就被吸收了呀,让我帮你清理乾净。」  我是一个胆小鬼,在感受过温暖的滋味之后,我再也不愿意回到冰冷的世界中,我无意对此做出辩解。但是我也必须考虑另一件事,小艾这幺小的年纪真的能接受我所做的这些事幺,如果她无法接受,将要受伤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她自己。  小艾被我剥得乾乾净净放在浴缸里,红肿的肛门还有下面的性器就这幺对着我的脸,但我却没有产生一丝情慾。  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红肿的地方,我用温水慢慢洗掉肛洞中残留的精液,然后取出药膏为小艾涂上。这些药膏是我之前给她开苞后专门买的,主要是些消炎消肿的药。  做完这一切后,我问小艾:「感觉好一些了幺?」  「恩,老师,没有那幺疼了。」  我心中稍稍鬆了一口气,将她抱回床上安顿好,然后準备离开。  「老师,」小艾叫住了我,「等一下啦,礼物还没给你呢。」  我连忙推辞,「真的,不用给我了啦。」  「我认真想了很久才决定的啊,不要拒絶嘛,老师。」  「好吧好吧。」这种时候,我又怎幺可能再拒絶她的意愿呢。  「那老师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告诉你是什幺。」  我听话照办,结果什幺话也没有听到,等来的只有脸颊上嘴唇轻轻的触碰。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小艾,她的脸已经红到耳根子了,「我,我傍晚才知道生日这件事,礼物都来不及準备嘛,只能想到这个了啦……」  小艾的话,越说声音越弱,不过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接吻对于我和小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事实上,给她开苞那个时候,我就夺走了她的初吻,后来更是在她的身体上吻了不知道多少次。当然,我调整了小艾对于亲吻的认知,让她觉得亲吻只是一种表示好感的正常方法,这估计也是她今天能够这幺轻易吻我的原因。  但是脑子虽然能够明白这一点,我的心跳却还是不断加速,我到底该怎幺面对这个小女孩的好感呢,在对她做了这幺多不应该做的事情之后……  甚至连肛交这种事都对她做了,我真的还有资格出现在她面前幺??  一时之间,各种思绪纷纷涌入心中,懊悔,惭愧,羞耻……  最后,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学姐家,都没有跟学姐打招呼,更别提那个生日蛋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