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特殊训练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特殊训练
                第一章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的会议暂时就到这里,明天继续讨论,散会。」  一名外表大腹便便的董事长终于结束了他那有长又没营养的演讲。  刚散会顾瑜(此人物是载入剧情用的,后面就是酱油)就拿起文件袋急匆匆往电梯口赶去,周围的人满脸的好奇却不敢询问。  到达地下停车场后顾瑜拉开一辆奔驰汽车急忙坐了上去,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是9点55分,还有5分钟来的急。  顾瑜今年29岁,硕士学历。因为父亲是某退休的老干部,所以毕业参加工作不久就被升任某国企分公司经理,凭借着美貌的外表和深厚的家室不乏众多追求者。  顾瑜把汽车停到道路的一旁,下车步行来到一处偏僻的小路上。  顾瑜心虚的往两边看了看,按了毫不起眼的门铃。  「谁啊!」门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  「是我,小瑜。」  「呀。」的一声门打开了,一张涂抹着厚厚粉底的脸露了出来。  「你又来了,谢谢光临。」张妈和蔼的说道。  张妈今年40岁是一名老鸨,在半年前张妈还是一个站在道路边50包夜农民工优惠价的老妓女,但是现在她不但当了一名有「钱途」的老鸨,而且收入远比其它老鸨多,半年下来已经有了几百万的存款。  张妈手底下的妓女和别人不同,别的妓女是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而张妈底下的妓女完全就是一群家庭富有的白富美自甘下贱给张妈当妓女赚钱。  「今天工作很忙吧?」张妈把顾瑜领进来并锁上了门。  「不忙,就是开会的时间太长了。」顾瑜说道。  「準备戴几个小时?」张妈问道。  「明天下午三点吧。」顾瑜说道。  「现在是10点20分到明天下午八点就是……」张妈打着计算器:「就是17个小时,一个小时100,其它费用另算。」  「好的,这是1700。」顾瑜拿出了钱包数了17张100块的给张妈。「好的,没错。」  顾瑜跟随着张妈走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间20平米的房间里。房间的墙壁一米左右的高度有一排圆环,有一些圆环上用锁扣连着条铁链,铁链另一头栓着的别的,而是一个个女人,由于铁链的高度限制导致这些女人们只能或趴或躺在地上。  这些女人身材各不相同,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十分漂亮,在外面都是女神级别的角色而在这里却只能像一只卑贱的奴隶一样栓在地上。  每个女人上方墙壁的圆环处上都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姓名,年龄,以及职业。女人们都穿着各自职业的制服趴在地上。  「去吧,把自己的项圈戴上。」张妈拍了顾瑜屁股一巴掌,顾瑜摇晃着臀部快速的向写着「姓名:顾玉。年龄:27。职业:公司经理。」的牌子爬去。  顾瑜理了理秀发捡起了地上的项圈套在自己白皙的脖颈上。项圈是一名叫麦小希的女奴提供的。不知道是什幺材料制作的,总之十分牢固,一旦戴上没有钥匙的话是摘不下来的。钥匙都在张妈那里。  而为了戴上这个项圈顾瑜花费了170块,自己怎幺会这幺下贱呢?  顾瑜把锁头扣上,这样一来除了张妈谁也不能打开了。  「母狗们都到了那我们就开饭了。」张妈看着地板上趴着的十几个个女人,哦,不,是「母狗」说道。  张妈关上门出去又走了回来,手上提着一桶散发着恶臭的泔水,就算戴着口罩张妈也觉得恶心,但是谁让这些贱女人们喜欢呢?  而且张妈为了可以控制这些女奴可是在泔水里下了不少可以上瘾的药物,有部分女奴就是为了这些「美味」的食物而作贱自己的。  张妈穿着一件连裤的雨衣以及橡胶手套,左手提着铁桶右手拿着一支柄长但不大的勺子。  张妈冲着这些女人喊道:「老规矩一口价,一勺一百,一碗一千。」  于是女人们纷纷都打开自己的钱包掏出了十张一百的钞票放在狗盆上,一脸渴望迷离的望着那充满泔水的木桶,仿佛是什幺美味一样。  张妈先从靠近门的女人开始打起,这是有顺序的,从门往里面排序是张妈收奴的顺序,第一个性奴名叫张莹,年龄26岁,身高足有1米73以上,是张妈贴女王小广告后找上门来的,是个女军人为国家从事秘密工作,张妈也不知道具体什幺工作。  张莹脸蛋比较一般,说不上漂亮也谈不上丑陋,五官端正。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四肢肌肉发达匀称有力,特别是一双修长健美的长腿。  可能是受过训练的缘故张莹皮肤比较粗糙但是充满弹性,臀部和胸部手感都特别好,而且张莹的抗击打能力非常强,所以什幺都能玩敢玩,深受一些重口味嫖客的欢迎。  一开始张妈不服气张玲有这幺厉害所以张莹便和张妈打了个赌。  这个赌就是赌谁先向对方服气,规则是这样的:张妈有权用一切不包括让张莹残疾的方法让其服气,如果张莹服气那幺就要一辈子当张妈的狗。而如果张妈对张莹的抗击打能力服气的话那幺嫖客如果操张莹就不能收他的钱。这个赌的时间是无期限的。  看起来这个赌是极其不公平的,但是张妈和张莹都知道这个赌只是让虐待者有借口虐待受虐者而已。就算张莹服气了但却不当母狗,张妈也没有什幺手段可以强迫她认下赌约。  而张莹就一直被张妈折磨虐待者,一但张莹要求饶了,张妈就会问服不服气,而张莹就会闭口不谈默默接受,但是下体却湿的更厉害了。  而且张妈知道张莹功夫了得,一个人单挑十个普通人都轻轻松松。  那次张莹先被5个混混淩辱折磨了好几个小时,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就是来找茬的,哪知张玲是个受虐狂自讨没趣),最后不付钱还要倒要张妈给钱。  结果就是那些混混被之前在胯下承欢的张莹打了一顿,后来这些混混反转的认了张莹为大姐头,而张莹也觉得她要出任务不能一直保护着这里,所以就认下这些小弟成立了白虎堂,并教他们功夫,后来几次战斗中白虎堂统一了这地带的地下世界。  张莹也变成了这一片黑社会老大,但这个身份只有老虎堂的几位头目知道,其它普通成员完全不知道他们的老大怎幺样。连张妈也不知道,张妈还以为那些混混被张玲打怕了不敢来了。  所以张莹有三个身份,一个是军人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低贱卑微的性奴,脱下项圈的时候张玲就是那个雷厉风行人见人怕的女强人,一但戴上项圈就是张妈忠心耿耿的好狗,就连那些手下也会来奸淫她。  而张莹也是张妈性奴中最低贱的存在,任何张妈的女奴都可以随意淩辱牲畜。  张莹现在穿着一身紧身的迷彩服,上衣的胸部鼓鼓的,臀部也被裤子勾勒浑圆挺翘,深深的股缝因为始终得不到高潮而湿淋淋的,一摊淫水积压在地上。  张妈唬声道:「母狗不把钱捧上然到要主人去弯腰去捡吗?」说着拿起勺子狠狠往张莹浑圆的臀部敲了了,张玲被这刺激的水流的更多了。  「母狗该死,主人不要生气,母狗这就把钱拿上。」说这张莹把钱用双手举到头顶,张妈一把拿了过了数了数,刚好一千块,于是换了跟大勺往桶里打了两勺在盆子里面。  「主人……」张莹疑迟道:「这会不会太少了。」  「啪」  张妈扇了张莹一巴掌:「蠢货,你这只贱母狗吃多吃少我说了算,敢顶嘴!还不快吃!」  「是,主人。」张莹柔声道。也不能怪张莹出声,张莹自从两个月前休假以来一直在张妈这里,对外称呼是张妈的女儿。  每天5点就起床洗衣做饭。7点的时候伺候张妈穿衣洗漱吃饭,等吃完早餐后把剩下的饭菜拿去倒掉,每次这个时候张莹的肚子就咕咕直叫,胃的痉挛却使张莹达到另类的快感。  8点的时候张莹就戴上口罩换上清洁工的衣服打扫着附近的厕所,虽然工资只有1500,但是张莹特殊的癖好却在这里发扬光大,在别人眼里恶心的大便在张莹眼中却是可以填饱肚子的美味。直到上个月被张妈撞见后被张妈一顿毒打后勒令张莹没有她的命令不能吃任何东西,屎也不行。  而且中午张莹要在两小时内徒步5公里回家做饭伺候张妈吃饭,然后饿着肚子继续打扫厕所。  晚上更是要做妓女给张妈赚钱,一天下来得折腾到两三点才睡,一天睡不到4小时。  饶是张莹健美的体质也被短短的两个这样月从130斤瘦成了不到100斤,两个月前那平坦的腹部现在也可以看出肋骨的痕迹,除了臀部以外之前那挺翘的胸部更是微微下垂。  但是面对这一切张莹却不后悔,张莹是不会屈服的,这或许只是张莹作贱自己的借口而已。  张莹低着头伸出舌头像狗一样舔着盆子里的泔水,这是张妈规定的,只要戴上项圈就要像狗一样行动。  张妈给张莹打完饭后就接着向下一个人走去。  张妈第二个收的女人就叫麦小希,外表清纯冷艳,身材苗条,乳房臀部小巧玲珑,皮肤白皙,摸起来十分舒服滑嫩。今年25岁,年龄虽然不大却已经是博士毕业的了,要知道正常人读完博士基本上都要30岁以上,麦小希已经可以说是个女天才了。张妈在这些女人中唯独对麦小希十分的嫉妒,因为张妈只有小学不到的学历,在张妈25岁的时候已经是3个孩子的妈了。  为此张妈经常羞辱麦小希,问麦小希一些下流的问题,接受高等教育的麦小希哪知道这些下流的答案,所以经常被张妈羞辱学历高有什幺用,还不是一条蠢狗。  麦小希从事的是新材料的研究,女人们脖子上带着的项圈就是她本人的产品。在科学院里麦小希也是一名独当一面的科学家,经常把那些普通科研人员的错误批得一塌糊涂,普通科研人员对麦小希的印象十分不好,但是有着院长对麦小希的赏识拿麦小希没办法。  但是在科学院威风八面的麦小希却每个周末都在张妈这里却像一只哈巴狗一样被各种作弄。  张妈照常收走了盆子里的一千块,然后舀起一勺泔水说道:「就着勺子吃吧。」说着把泔水举到麦小希小嘴前面。  麦小希急不可耐便张开樱桃小嘴凑近勺子想要喝下,张妈却不让她所愿吧勺子向后移了下,麦小希吃了个空便又向前取食,张妈又后退,如此反复拴着脖子的链子也被麦小希扯着紧紧的,脖子也被勒的通红但是麦小希却顾不得这幺多了,现在麦小希的眼里只有张妈勺子里的泔水。  「说!自己是什幺?让我满意了就让你吃。」张妈戏谑道。  「我是母狗!是贱货!是主人饲养的母狗,求求主人给母狗吃的吧。」麦小希恳求道。  「好吧,看你这幺下贱的份上给你吃吧。」张妈扬起勺子把泔水向麦小希撒去。  麦小希被撒了一头的泔水,秀发上都湿哒哒的,但是麦小希却抓起秀发往嘴里塞进去,用舌头允吸着头发上沾着的泔水,虽然泔水散发的恶臭但是麦小希却毫不介意。  麦小希会这幺失态原因是张妈在泔水里加了会上瘾的罂粟,而在泔水里加罂粟就是麦小希提出的建议,有一天张妈问这些女奴中学历最高麦小希道,如果有一天你们离开我怎幺办?麦小希便冷艳的回答道:「给我注射毒品或吃会上瘾的东西呀,这样我就离不开你了,这幺简单的道理你也不懂?」听后张妈觉得很有道理就赏了麦小希一耳光。  于是张妈就给张莹和麦小希喂食罂粟,果真张莹和麦小希越来越离不开张妈了。(其实只是是张妈认为)  一开始张妈自己买毒品,但是长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次就被一个女警逮到了,后来还是下班回家的张莹见张妈没回来就去寻找,后来张莹换了正装去了警局拿出一本罕见的把哭成泪人的张妈保了出来。自从那以后张妈再也不敢出门了,出门买东西的事情全部交给张莹去办。  戏剧性的是没过多久又有一条下贱母狗送上门来了,那个女人就是当时逮捕张妈的女警,后来女警成为了张妈的第三个性奴,并负责给张妈提供毒品。  看着麦小希下贱的吃样张妈乐的「格格」直笑。  这时张妈身上的电话响了,张妈「嗯,嗯」了几声对张莹说道:「张妈我有事,莹莹你负责给这些贱狗喂食把,记得不要偷吃啊。」说完拍了拍张莹的脑袋,显然张妈已经把张莹当成一只母狗对待了。  张妈离开房间关上房门,走到了卫生间把自己身上的雨衣脱离下来,整理了一番。(其实是我没有女角色了,如果读者有什幺好角色可以回复下)  张妈的房子是普通的石头房子,正正方方像个盒子一样,有200平米,有六间房间和两条走廊,两条走廊呈「T」字形,「T」字形的走廊「I」两边各有三间房间尽头有一扇小门,「一」的两头也各有一扇门中间有一扇大门。屋子门和窗户都被张莹特别加固,屋外也安装了微型摄像头,整个房子像个堡垒一样固若金汤。  一间是栓母狗的房间,一间放杂物,一间厨房,一间张妈的房间还有三间客房专门给嫖客用的。  张妈打开电脑点开摄像头(着还是张莹教她的),观察了周围看了看除了一个中年人外没有任何危险就去打开门让中年人进来。  原先位于农村的房子随着城市的发展慢慢被城市包围,就是所谓的城中村。城中村的村民不用工作,每个月凭借着房租过日子,除了月尾收钱以外其它时间都是、打牌、抽烟、喝酒、吹牛皮。  正所谓温饱思淫欲,城中村的嫖客都分外豪爽,于是各种色情会所不断开张。张妈一开始是当女王收费调教,但是随着人数变多越来越里不从心,所以在麦小希的建议下也开办了色情会所,这样就能在女客户这边收一笔钱在嫖客这边也收一笔钱。  张妈调侃道:「这幺久不来我这难道娶上老婆了。」  中年男子姓鲁,名字叫什幺没人知道了,由于快40岁了还没娶上老婆所以大家背后都叫他鲁和尚但他在的时候都叫他一声「鲁哥」显得年龄不大。  鲁哥刚出生不久父母就病死了,只留下一处房子给他,鲁哥从小吃着百家饭长大的,由于没有管束从就打架斗殴,书也没读过大字不识一个。虽然鲁哥喜欢打架但是却十分尊敬老人,平时靠着做小工存点钱都被他帮助孤寡老人了,钱没存一个,老婆更是没得娶了。  后来随着城市发展外来务工人员也越来越多,鲁哥干脆把房子承包给二手房东,一个月只要往鲁哥卡里打7000块就行了,于是有了钱的鲁哥更是游手好閑爱管閑事。后来他就成了张妈的第一个嫖客,自从尝到张妈这里的女人后,鲁达就成为这里的常客了,三天两头就往这里跑(因为鲁哥性爱比较暴力,一般妓女都不和他做,只有张妈这里鲁哥才能玩个痛快),一个月就给张妈贡献了4000多块钱。  「别说了,晦气,这次我在菜市场碰见一个小偷在偷一个小姐的手机,我二话不说冲了上去,然后小偷就跑,我就追啊。」鲁哥绘声绘气的讲着:「追了两个街道,那个小偷体力不支然后被我猛冲上去一个猛虎扑食把小偷压在地上,我看那小偷不断挣扎就用拳头往他的肚子撞了两拳」鲁哥一拍巴掌道:「这就坏事了,我这两拳把小偷的两根肋骨打断了,然后我就被警察带走了。」鲁哥哀声道:「然后赔了一万,拘留了两个礼拜。」  「好了,好了。」张妈安慰道:「我这边今天刚好有个女警要不要享受下?只要不玩残玩死随便你折腾怎幺样?」  「别逗我了说得跟真的一样,如果真是女警早把你这窑子给端了,还会替你卖淫?」鲁哥摇摇手说道:「不过女警制服挺有意思的,多少钱一晚?」  「正常价一晚600,看你刚出狱就给你打85折,510块,给你抹零收500块就行了。」张妈拿着计算器按道:「很实惠吧,500就可以随便玩一晚上,而且不用带套,你去哪里可以找这个价。」  「好,成交。」鲁哥爽快的付了钱就随便进入一间客房等待了,客房足有20平米,各种性爱工具十分俱全,而且质量看上去都很好(都是张妈的性奴自带的),房间打扫的非常干净,鲁哥坐在床上等着张妈把妓女带来。  张妈拿着鞭子走回狗舍,今天是星期六,难得狗舍的母狗都聚齐了,打量着狗舍里的这些自甘下贱的女人,这几个个女人身份不同,职业也不同但是她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比张妈高贵。  无论是学识,还是金钱,样貌都比张妈强,而就是这些女人却无一例外的用嘴巴舔着狗盆里面的泔水,泔水很稀像水一样,除了表面漂浮着一些不明固体,但就是这幺稀的泔水就是这些母狗的三餐。  除了父母刚死于空难就被哥哥和各种亲戚拿一千多万打发走的豪门千金是一直住在狗舍外,别的张莹是休假时期常住狗舍,麦小希每天晚上都会过来,其她女奴只有星期五晚上待到星期日中午,部分女奴只有星期六早上才来。  对于女奴的来于不来张妈没有要求,张妈只对戴着项圈的女奴很凶狠,只要脱下项圈张妈还是很和蔼的。  张妈甩了个鞭花发出了响声,引得这些贱女人们都看向自己。  「看什幺看!再看把你们的眼睛弄瞎。」张妈吓唬道。  张妈向着女警林雅走去,林雅停下进食并像一只听话的狗儿一样吐着舌头双手缩卷在脖子下面,两脚蹲着。把一只训练有素的狗学的惟妙惟肖。  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身着黑色警服的漂亮女警蹲着像一只傻狗一样向着一名老女人露尽丑态。  「小狗儿学的真像啊,什幺时候学的?母狗当中就属你最像了。」张妈用手指头捏着林雅的小舌头说道。  「母……母狗……在……在警局……训练……犬……」林雅由于舌头被张妈用手指头玩弄着所以话说的含糊不清,但是张妈也听懂了林雅的话。  原来林雅在是名专业的警犬训练师毕业的,对训练狼狗等警犬很有一套,所以林雅把自己当成了狼犬在训练。  「不愧是母狗,这幺厉害。」张妈想了想道:「以后这几个女人就交给你了,你替我训练她们,如果到时候她们不能像你一样那我就惩罚你这母狗。」  「让我想想。」张妈对麦小希喊道:「麦母狗,你说什幺称号合适林母狗?」  麦小希闻言停下进食思考一下便不假思索的说:「林母狗是警察,那幺就是警犬了,而且是只母警犬,这幺简单都想不到。」说完便低头继续舔食狗盆里的泔水。  「这个好,林雅母狗,以后我就叫你警犬了。」张妈举一反三的对张莹说道:「既然有警犬了那幺张莹母狗就是军犬了。」  「谢谢主人赐名。」林雅用脸磨蹭这张妈的大腿说道。  张妈解开了林雅墙壁上的锁扣,对林雅说道:「警犬,现在我要带你去配种了,配一个种3000块,你带钱了吗?」  「怎幺这幺贵?以前不是只要1500的吗?」林雅慌张的说道。昨天从晚上从警局来张妈这里的时候林雅带着8千块,伙食花了4千,项圈戴36小时要花3600,由于林雅是老顾客了张妈给打了七折,只收了2500。这些就花去了林雅6500块,只剩下1500块。  以前来张妈这里调教每个月要花费3万多块,而林雅警察工资只有4000块,连张妈这里两天的伙食都不够。还好林雅家境富裕,父母都是企业家,所以每个月给林雅五万零花钱。  「以前你只是一直普通的母狗,但是现在你已经是一条警犬了,警犬肯定比母狗贵啊。」张妈振振有词的说道。  「但……」林雅还没说完就被张妈扇了一耳光,「你这母狗刚刚升任警犬就敢讨价还价了!?」张妈说完又一鞭子抽在林雅屁股上:「要配种就交钱,要不我要拉其它母狗去配种了!」  「可是我身上只有……」林雅赶忙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提包数出了一叠钱,但是只有1500块。  「警犬只有1500怎幺办啊?主人……」林雅趴在地上哀求道:「让警犬先配种吧,下次警犬加倍给配种费。」  「好吧,一千五就一千五,你欠我的一千五就当我委托给你训练母狗的费用了。」张妈收走了林雅的钱道:「给你半年的时间,到时有一只母狗训练不好我就把你卖到大山里给老光棍当性奴。」  「好的主人,谢谢主人。」林雅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张妈拉着狗链把林雅牵进卫生间,「先把你的狗嘴洗洗,这幺臭。」张妈捂着鼻子道。  等林雅洗完后张妈就牵着林雅进了鲁哥的房间。  鲁哥看到张妈牵着一条人形母狗进来眼睛都直了,特别是这母狗穿着威严的警服,然后屁股一扭一扭的爬进来,异样的反差让鲁哥的阴茎一下子勃起。  「这可是真女警哦,好好享用吧,到明天七点前她都是你的。」张妈笑着把铁链交给鲁哥。  「过来!」待张妈关门离去后鲁哥的本性暴露用力拉着铁链把林雅拖到跟前。  「怎幺称呼你?」  「你可以叫我警犬,母狗,贱货,婊子,随便都行。」  「你真的这幺虐都行?」鲁哥犹豫的说道。  「只要不玩残玩死我随便你怎幺折腾。」林雅摇着浑圆的臀部舔着鲁哥的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