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食体女堂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食体女堂
 (前序  说这是「女堂」其实有所偏误。「女堂」正名应该是「食体堂」或「食体所」,  (以便于和饭店,食堂区分)也时有男顾客来往。但男人很少献身于此,而大都是来吃女体的。所以城市裏大大小小的「堂,馆,所」都被人俗称为「女堂」。  另外,很多诊所也会兼职经营食体服务。很多人处于种种需要——生活枯燥,疲劳过度,或信仰宗教希望重新投胎,或纯粹喜欢被食用等等,都会来这裏献身被食,享受一生中最后数次的快感。  被食的人以女性顾客为主,中国男人传统观唸很重,大多不喜欢贡献自己的身体。虽然男女比例失衡,但女客增多也是现代中国社会妇女地位大大提高的见证。女性可以大胆,自主地选择被喜欢的人食用。顾客从少年到老年,从蓝领到白领,无所不有。还有母女,姐妹同行的。食用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人喜欢被分食,有人喜欢被全煮。有些身体较强壮的客人往往喜欢在清醒时也积极食用自己。  整体上讲,大部分的顾客都会选择综合性的亨调方式。一般无论男女顾客都吃煮熟的肉体。有少数客人喜欢生食,但都局限于某个「敏感部位」。「把整个人生吞活拨」实乃社会上的诈传,谁会如此糟蹋自己的最后一次?  (作者提示:现代的麻醉确实可以达到让妇女在清醒状态下生产。被麻醉者可以感受到触觉和冷热,而且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但不会有痛觉。本文中的女堂          一般都使用这种方法食用客人)  ***********************************  明源市的食体文化历史悠久,据说《水浒》裏的「人肉包子店」就是以明源的一家老店为原形的。现「淫业」的几家女堂,店名都极富个性化。新头街有一家「少女阴精馆」,据说此店能让每位女顾客都在食用前射阴精;奥云街有「熟女幼阴俱乐部」,因为经常有母女姐妹来此。十二街有一家新开的「小敏诊食所」,既看病又食客,很多男顾客慕名而来,可谓一店多用。还有市郊的一家大规模女堂「倩人之家」,不仅店面大,也是客源最广,客流量最多的女堂。  看到这裏,小庆兴奋不以。他激动的翻着杂誌,欣赏着页面上各类女性被食用时的美体照片。小庆很早就想尝试被人分食的快感。不过他原来生活的小镇食体条件太差,最后还是放弃了。不过他始终难以忘记童年在小馆吃一位邻家妹妹的美好回忆——虽然他原来生活的小镇没有太多美女。如今到了这样的大城市,相信小庆可以食到,也可以被许许多多不同的女性食到。  「我一定要好好吃一吃!」小庆报着杂誌,神采飞扬地说。「吃什麽呀?」  一衹丰满的玉手伸从小庆的领口伸进了他的短裤。  「吓…」小庆颤抖着,吸了一口气,回头看着他的姐姐,他上个月刚认识的女人「敏」。  敏快四十了,比小庆大了十多岁,但身材却非常好。双腿修长,乳房丰满。  她染着淡黄的头发,鬆散地披在肩上。咖啡色的花边睡裙掉带已经从她的肩膀上滑落。  「怎麽了,姐姐想要了?」小庆看着敏姐,她的眼神有些朦胧。  「我一直都想要妳啊。可妳在想别人啊。」敏姐一边说着,一边双手脱去了小庆的上衣。开始舔他的脖子。  「我喜欢姐姐…」小庆似乎忘了手中的杂誌,把敏姐的左手放到嘴裏吮吸着。  「喜欢姐姐我啊,还是其他的姐姐?妹妹?」敏姐的右手在小庆的短裤裏摸索着,她的舌头滑到了小庆的背上。  小庆觉的自己被电到了一般。他扔掉了手中的杂誌,转身抱住了敏。他看着敏,敏的双眼半闭着,期待着小庆的侵入。小庆一边抚摸着敏的长发,一边轻扶着她的腰,含住了她丰满的嘴唇。  两人激情地接吻着。姐姐的舌头深深地绞进了小庆的嘴裏。接着他们脱去了彼此的衣服,火辣地拥抱在一起…  小庆躺在床上,敏坐在他的身体上。他的阴茎仍插在敏温润的阴道裏。姐姐显然还很兴奋,不过小庆需要休息片刻。  「妳刚才说,想吃什麽呀?」敏姐忘着远方,轻柔地说。「我想吃女体,还想被女人吃…」小庆激动的回答,阴茎突然又硬了起来。  「吃谁呀,吃妳女朋友啊?妳看妳把妳女朋友这裏吃得…」敏姐轻声说着,拿起了小庆的手,放在自己胀大的乳房上。  「真想把妳再舔一遍,好好地尝尝姐姐妳的味道。」小庆抚摸着敏姐的乳房,她的胸口一片湿润。  「啊,妳想吃姐姐啦?」敏说着,把左手放进小庆的嘴裏。  「不,我要姐姐妳吃了我!」小庆把敏的手拿开,却把自己的右手指插进了敏姐的后庭。  「啊!真的!」敏惊喜地望着小庆。她活了这麽大,还没有过机会食用男体。  「啊——我真的可以吃妳吗?」「是真的,敏。我真的爱妳,喜欢妳。妳要做我的最后一个女人!」小庆把手指轻轻的插入敏姐的肛道深处。敏姐笑着,因为高兴激动,她的阴道和肛门不时收缩着,紧紧地夹着小庆。小庆的阴茎重新挺拔了起来。「我让妳吃个够,最后我把妳的茎茎全吃下去!」敏姐笑着说着,又在小庆身上动作了几下,让他的大根再次深入自己的阴道。这麽好的根真的就可以被自己吃了吗?敏想着,心裏美滋滋的。  「不过,妳要帮我食用其他的女体哦!」…「嗯!好,让妳吃个够…啊——!  「小庆和敏姐做了一夜,品尝着彼此的精液和爱液。他们期待着,很快能品尝到异性高潮中的肉体!              (一)初尝美体          食诊所欢乐少女交中年性感淫医  今天太阳真大,风儿暖暖的。小庆打开了窗户,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啊…!」小庆陶醉着,身后敏姐又抱住了他,他们一起望着远方。  「今天天气真好啊!」小庆说。「怎麽样,妳的食体计划安排好了吗?」敏咬了一下小庆的耳朵。  「嗯,我早想好了。今天上午我就去一家食体所看看,咱们中午就不用做饭了」  「呵呵,好啊,今天妳又有得享受了!」敏姐揪了一下小庆的茎茎。  「那下午呢?天气这麽好?」  「下午嘛,到时候再说了…」  明源市的大街行人不多,这正是多年食体文化盛行的成果。小庆背着一衹绿色的背包,牵着敏的纤手,在高楼林立的宽大街道上走着。  「小庆,找到了吗?」敏姐扶弄着自己的头发。  「我穿着高根凉鞋,不能走远路哦。」  「没关係,走不动我抱着妳。」小庆看着手中的地图,眉头紧邹着。  「好像刚才要往左拐…」  「到了吗?已经十点了。」敏姐抓起小庆的左手,  先是按到自己肚子上蹭了几下,又绕到背后,让小庆搂着她的腰。  「嗯…好像刚才有错…」  「唉呀妳真胆小,找不到不会问问别人吗?」「嗯…」小庆看着地图满脸疑惑。  「好了,我帮妳问吧,姐姐帮妳。」敏瞄準了不远处的一位少妇。大概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着蓝色的休閑裙的长发女子。  「嘿,妳好,问一问,照新女堂怎麽走?」敏向她打了个招呼。小庆有些紧  张地鬆开敏。  「什麽,照新食体所啊?妳们走的方向错了。」少妇转身指着他们的身后。  「在前面车站旁边的路,还要往右走…」  「啊!差距这麽大啊!」小庆懊恼地打断她。  「哈哈——」两个女人都笑了起来。  「离这裏挺远的,妳走过去要问问别人就好了。呵呵,今天想和妳大姐出来吃东西了?」  「是啊,我男朋友喜欢少女的美体呢!」  「哈哈…帅哥就是小气,喜欢吃不喜欢给人吃。好啦,我看妳们走错了,不过那边那家诊所也食客的,妳要不要去那裏试试,反正随便逛嘛。」  「嗯,妳说呢?」小庆问敏姐。  「好吧,不要太累了,我肚子也快饿了。」  「呵——那好好吃一顿了,帅哥!哪天也让我尝尝…」少妇笑着,纤嫩的脚丫踏色的托鞋走开。微风吹过,隐约可见她丰满的肉体。  「妳想吃她了?」望着少妇远去的身影,敏问小庆。  「才不呢,我想被她吃了,哼。」  「那妳也要把最好的部位留给我…」敏姐又咬了一下小庆的耳朵。  他们相互楼抱着,来到就近少妇指的那家诊所。马路上不时地有行人经过这间不算太大的房间。透明的玻璃门上印着几个粉红色的大字——「安惠诊所」,「好啦,就是这裏了。」小庆看着诊所的大门。「开进去吧,已经十点半了,天气又热起来了。」敏姐搭着小庆的肩膀,两人推门而入。  「哎,妳们好,来看病吗?」柜台上的女孩亲切地招呼他们。  这是一家不大的诊所,雪白的墻壁上有一扇木制的大门,裏面应该就是看病食体的诊室。  「妳们这裏有食体吗?」小庆问。  「有啊!」梳马尾辫,穿浅蓝色护士服的女孩回答,她拿出一张单子。  「给,这是我们所有性爱服务的项目名单,不过能不能做要看有没有别的客人配合了,哈哈…」  名单上印着:「安惠诊所性爱服务名单…深喉,口交,手淫,前列腺按摩,生殖器官切除手术,食体服务…」  「今天有女客人愿意被食用吗?」小庆问。「嗯…好像是没有啊,我查一查电脑…」  「没关係,给我男朋友口交按摩也行。」敏姐拍了拍小庆的肩膀。这回该是又白跑一躺了。  「嗄——」突然,木门被打开了,一位短发中年女人站出来说:  「诶,妳们是要食体吗?我们有一位小护士刚好可以做给妳们。」  「真的!」小庆得望着那个女人,这是一个表情略为严肃的中年女人。她的白大褂下双乳半裸,外套裏面衹穿着一条白色内裤和肉色的丝袜,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矮跟鞋。  「我是医生,跟我来吧。」              (未完待续)  「不会吧,阿惠医生,妳是说莉娜吗?哇…妳好偏心,她才来了几周呢!」  小护士问到。  「是啊,她刚来几天,就一直说要被食。不过她原来已经换过好几家工作了,就照顾她一下吧。」中年女医生无奈地回答。  接着安惠女医生转过头对两位顾客说:「来吧…食体是不是随便就可以做的工作。  因为要準备医疗资源,还有客人间的搭配问题…所以一般要事先安排的。  因为男客太少,有的食体所还要求男顾客先食用一定数量的女客才可被食。  诊所就是这一点就比较好,虽然我们小但一般可以随时安排食体…「医生微  笑了片刻,招手把两位客人带进木门。  「哼——!。」蓝衣小护士望着被关上的木门,托着下巴一脸不满。  温和的日光灯照亮着房间的每个角落。这家诊所衹有两个房间。安惠女医生带着客人走进了右边的那一间。  「左边那间是我们看病用的,这一间是专门用来做性爱服务的。医生推开了有一道木门。  「哇——」小庆和敏不约而同地惊叹到。房间虽不大,但安排得挺宽敞的。  雪白的房间中间放着一张多功能食体床。墻壁边上地一张木桌子上摆放着一些印着可爱卡痛图案的食体工具。一扇白叶窗略微透进了一点阳光,「医生,妳的诊所布置得很大方!」小庆仔细地欣赏着。「谢谢。哦,妳们等一等,先喝一些水。  莉娜应该在洗手间裏…我去催她一下…「安惠医生转身离开。  「没关係,不急不急。让她好好準备一下!」敏姐笑着回答。她喝了一口水,把小庆抱住,把嘴裏的水留了一半喂给了小庆。两人又亲热起来…「十多分种后,门被推开了。」哈哈…「一个娇小的身影嘻笑着闯进了诊室。」嗨,妳们好!  「小妹妹妳好!「敏姐笑着回应她,小庆也笑着向少女摆了摆手。这是一  个身材矮小的女孩,皮肤略黑。不过鹅蛋脸和身体都很匀称丰满。她留着一头短发,上身穿着卡通图案的粉红色短袖牛仔短裙,脚上穿着白色运动鞋。一蹦一跳地来到两位客人面前。  「嗯,让妳们久等了。」安惠医生随之而入。  「妳看,我们诊所可以按排员工被食!好,我们开始吧。」女医生说着脱下了白大褂,略扁但白晰的乳房裸露出来。  「我叫莉娜。今年十七岁。最后一次妳们要对我好一点哦!」女孩笑着介绍自己。  「啊,这麽小啊。」敏有些不敢相信。她用手拍了拍小庆,小他正欣赏着安惠医生。「  啊?啊,妳才十七岁啊?这麽小就要食体了?」  「呵呵,我喜欢,好玩啊。我已经吃了好几个帅哥了。我一看妳就知道妳最适合食我了。」小妹 妹说着,抱住了小庆。  小庆不好意思地看着另两位成熟的女人。  「妳真幸福,这麽小就吃了好几个帅哥,我到今天没尝到一个呢。」敏羡慕地说。  「来吧,最后一次了,一定要好好做,变态一些!」女医生走过来,摸了摸莉娜的短发。  「好吧,我有点紧张。」小姑娘坐上了食体床。  「别紧张,最后一次了。放鬆…」女医生抚摸安慰着小女孩,帮她放开四肢,平躺在床上。  「诶,大哥哥,妳要和我做一次啊。」莉娜半闭着双眼,一手摸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去吧!别害羞了,我也快饿死了…」  敏姐拍下小庆的臀部,把他的裤子解开。小庆还是有些紧张,不过看着少女微笑的脸,他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解开少女身上的衣服。  莉娜上衣的扣子被小庆解开,丰满高耸的乳房在他眼前跳动着;小庆解开女孩的短裙上的绳子,短裙就翻开了,像一张毛巾垫在女孩的臀下。莉娜当然没有穿内裤。她双腿张开着,阴毛应该是先前已经刮掉。鲜红的阴部娇嫩诱人。  「来,这裏…安惠医生不知荷时拿来一把剪刀,把莉娜的袖子剪开。  「啊!」小姑娘突然尖叫着缩起身体。  「吓死我了,还以为妳就要解剖我了…」小庆和敏姐也吓了一跳。安惠医生轻轻按住小莉娜,边剪边说:」不会的啦,  没有麻醉是不会下刀的。这是基本常识。把妳衣服剪开抽出来方便一些。  「哦…对呀,这样也干凈…」莉娜笑着。接着,她望着小庆,突然仰起头,又半闭起了眼睛。  小庆明白了,他脱去了上衣,(他的下身的衣服已经全被敏姐脱到了地下了)  爬上了小女孩的身体。  「大姐姐,妳会不会…」莉娜突然睁开眼问敏。  「啊,不会,不会。妳们尽量放开大胆地做,最后一次了我配合妳们。」敏姐真诚得回答她。  「来,我也来配合妳们…」安惠医生说着,左手戴上一衹手套,把手指放到小庆的肛门前。  「小伙子喜欢这样吗?」  「喜欢!我们开始吧。」小庆干脆地说。  接着他含住了莉娜的双唇,很快把舌手伸进了她的嘴裏。他们接吻着,不时地小庆摸着莉娜的乳房。女医生则把两衹手指伸进了小庆的后庭,随着他的身体的摆动而进出着。  莉娜的乳房开始胀大,变红。小庆抚摸着亲吻着她,慢慢地移到了她的胸部。  他吮吸着少女丰满的双乳,「嗯啊——」莉娜嘴裏吐出轻盈的呻呤。接着,小庆游览到了少女的双腿间。他看着她古铜色的大腿,轻轻地抚摸着,不时地按着双腿间的密处。  「啊!」莉娜突然尖叫起来,因为庆的手指顶到了她的阴蒂。她的双腿紧闭起来,双手抓着庆的头发。  「来,放鬆,慢慢感受…」女医生摸摸莉娜的身体,把她的双腿分开,然后把她的一衹手按到自己的大腿上。  「嗯!啊——」莉娜不时地呻呤着,一衹手紧紧地抓着安惠医生的大腿,另一衹手按着小庆的头。小庆已把脸埋在了莉娜的双腿间。他翻开阴唇,舌头陷得更深,在少女的花心和蜜穴两边游离着。  「呵,我弟弟就是喜欢吃女阴。」敏姐笑了,她伸手抚摸着小庆的胸口和后背。  不知不觉,莉娜被解开的衣服以掉落到地上;不知不觉,小庆已经进入了莉娜的身体。  他抱着这丰满油黑的小女孩,快速的抽动着。「啊——好…啊——」  莉娜面色粉红,双眼迷离。安惠医生的手也不停地在小庆的身后抽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小庆躺在莉娜身上。安惠医生抽出左手,脱下手套拍了拍小庆的屁股。他的会阴还不时地抽蓄着。「来,妳们已经有了好几次高潮了…不好意思啦,现在食体妹妹需要放鬆一下…诶,妳帮他一下,男的也需要休息一下。」  女医生又指着敏姐。  小庆慢慢地把阴茎从莉娜的肛门裏抽出。来敏姐扶着小庆走下床,把他搂在怀裏。「来,到姐姐这裏躺一躺。」小庆倚隈在敏姐光滑温暖的胸口——敏姐也裸体了。姐姐一手托着他,一手轻轻揉捏着他的阴茎,抚摸着他的阴囊,会阴…  「妳们做之前我已经给莉娜在背上麻醉了。现在是她最舒服的时候,不过妳不能压在她的身上。要让食女身体充分放鬆。麻醉才会有好效果。」  安惠医生说着,抚摸着莉娜醉人的身体。她一直双眼紧闭,但自然还是清醒的。  突然她转过脸,看着小庆,无力得说到:「哥哥,来吃我啊…」  「嗯,对。」庆亲了一下姐姐的嘴唇,站起身来。他来到莉娜身边,抚摸着她的全身。  「别太累了。」敏姐也站起来抚摸着小庆和莉娜的胸口。  「没关係,现在是莉娜最幸福的时刻,一定要她舒服…」  「帅哥哥妳真好…」莉娜轻轻地抬起手,抓住了小庆的阴茎。小庆的阴茎再次挺拔了起来。  麻醉药藏在天花板上的一个木箱裏,用量有电子仪器控制,客人一躺在床上,电脑就自动记算好客人的用药量。许多管子从那裏通向食床。食床内部也可以靠电子仪器输送某些药液。或产生电极。今天的食体所与早期的食体所相比确实进步不少。早期的食体所俨然一个手术窒,而今天的食体床就像一张按摩床。  这正突显出现代社会的服务行业正向着人性化的方向发展。  高潮过后,麻醉药更让莉娜显得有些疲惫。不过她仍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她摸了摸小庆的脸说。小庆望着这位朦胧的短发少女,不禁问到:「怎麽样?  妳要我们怎麽吃妳?」  「我…随便吧。我都喜欢啊…」莉娜望着小庆微笑着说。  「别急,慢慢来。妳放鬆一下,我们原来都安排好了。」安惠医生查看着仪器。  忙活了一阵。  「可以让先我切乳吗?」小庆望着莉娜的双乳突然发问。  「啊?不用,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妳不用操心。要不然小姑娘会紧张的。」  医生没有同意「呵呵,没什麽啦…」莉娜笑着闭上了眼睛。  「来,把头抬高一些。」安惠医生把床下的调节器扭动了一下,让莉娜稍微坐起来一些。接着按了一下按扭,天花板上翻出了一面镜子。  这样莉娜被食体时可以看着自己,会比较刺激一些。嗯——」  「哇,这麽先进啊。」敏微笑着。  小庆心跳砰砰乱跳。他也不时地看着这会虽然不是很丰满但穿着还算性感的女医生。  「医生,我以后被食用时也有这样的装置。」  「有啊,到处食所都有啊…当然,来我们诊所最好,我们技术好。」女医生说着,拿起了一把印着水果的手术刀,又拿起了一支牙膏一样的管子。  「安惠啊。开始啦。」小妹妹看着医生,又看着自己的身体傻笑起来。  「好啦,别紧张。妳自己也是护士,知道配和好就是了。来,先来测一下麻醉效果。」  「人家也是最后一次啦…」小妹妹笑着,不好意思地用手遮住自己的双眼。  医生用刀尖轻轻地在少女身上,从乳房到阴部插了几下,几乎看不到伤口,衹是看看麻醉的效果。莉娜没有反应。  「不痛吗?」  「不痛啊。可以了吧。」莉娜把手放下,望着小庆,右手上下摸着他的阴茎。  「诶,妳快抓紧时间在爱抚她一下!现在妳最重要,别看我,动她。」女医生提醒小庆。  「对,让人家在高潮中睡去!」敏姐也拍了一下庆的屁股,把一衹沾满自己唾液的手指倒插进他的肛道裏。  小庆又亲着摸着莉娜的全身。她轻轻呻呤着,此时的她对痛觉麻木,却仍可以感觉到小庆的温度。这正是高潮被食前后最美妙的时刻。  好一阵子,小庆的舌头才离开莉娜鲜红的阴部。「有点鹹…」安惠医生轻轻地拨开他的手,「好了,开始切煮阴部吧。」「为什麽要切了再煮呢?」敏姐问。  「哦,这个衹是个人爱好。有人喜欢某个部分直接被煮,不过那要全麻。妳们已经有过很多次高潮了,把阴部切下来在煮会比较方便一些。」「这是我们事先安排好的。」莉娜笑了笑。她的眼神重新开始变得迷漫。  莉娜静静地躺着,女医生开始为她切阴。她略为苍老的乳房轻轻地晃动着,一边把刀切入女孩最敏感的部位,一边挤出管子裏的止血膏。小庆和敏姐静静地看着,莉娜也看着自己,「喝——」她深吸了一口气,又看着头上的镜子。  她感觉到自己的密处被侵入,而且随着一阵酥麻,下身一点一点的失去感觉…少女莉娜的阴部慢慢地被切下,阴唇,阴蒂,阴道…切口被止血膏迅速地凝固,晶莹透明得让人们看到少女阴部被切割后的脂肪,血管,组织器官…  「来,帮忙拿一下,妳们一起拿。」安惠医生把整快的阴部交给小庆,让他和莉娜一起拿着。  「啊…好狠心,全切下来。现在我没有阴部不能高潮了…」莉娜撒娇着。  「呵呵,没关係,睡去了就好了…妳已经有了很多高潮了嘛。来,这个剪掉。」  安惠医生剪断了莉娜的阴道。然后麻利地涂药,擦去血迹。  「哇!」小庆看着这刚切下的温热的阴部,不禁得舔了一下。「来,我也看看。」莉娜也抓了过。敏姐也好奇的看着。  「好可爱哦!这就是我的BB…」。「是啊…很可爱啊。」敏姐也抚摸着。  「我快死了吧…」莉娜望着小庆。「不会,妳还早着呢!说好了至少给做一个小时。慢慢来。我把它拿去煮一下,待会儿切好了再放回去。」安惠医生接过莉娜的女阴,放到桌子上的一个褐色容器裏。按钮一按,蒸气缓缓升起。  「哇,蒸得营养好,我很饿了。」敏说。「呵呵,这下妳们吃个够了…」莉娜显然还很兴奋。「别忘了我,最重要的部位一定要让异性吃下去!」「放心!  「医生笑着回答他,突然她眉头一邹」…哎呀!对了,忘了这个!煮脚!  我就知道,妳忘了好几次了。「莉娜指着自己的小脚。  「啊,对不起啊,咳…妳们看我这年纪了。」安惠医生连忙托起莉娜的双脚,把小庆抓过来。「妳恋脚吧,快舔一舔,我给她下身做全麻醉…」莉娜笑着动了动自己的脚。「妳们看,还会动呢!」。「黑黑的脚丫,白色的脚心。」小庆也笑欣赏着,他慢慢地脱下莉娜雪白的球鞋,她穿着碎花图案的丝短袜。小庆舔了一下她的袜子。「啊!」女孩尖叫了一下。他舔遍了她的袜子,然后脱下,再次闻了闻这双幼嫩的小脚。他吮吸女孩的脚趾,舔着她的脚背,雪白的脚心…  「他最喜欢舔女孩的脚了。」敏姐对医生说。  「啊…我能感觉到妳呢…」莉娜半闭着眼,又让自己陶醉于双脚之间。  「要煮脚就要把脚全麻醉。这本来是第一道工序,因为脚要煮很长时间…」  安惠医生边解释边给莉娜做进一步的麻醉。数分钟过去,确定了了莉娜的双脚全无感觉,医生把食体床的一端拉出来。这样莉娜的脚下有了一个梯形的凹槽。  「这是足槽,专门用来为恋脚的人準备的。」安惠医生说着,先分开拿了莉娜的双腿,拿了个杯子给足槽灌水。  「她最恋脚了!这会都给她吃!」敏笑着抚摸着小庆,他则抚摸着莉娜丰满微黑的大腿。「来,把脚放进去。」女医生并拢了少女裸露的双脚,小心地放进足槽中。足槽裏已经冒出了蒸气。  「我挺好动的!妳们待会儿要用点力气吃哦!」莉娜笑着,摸了摸自己的乳房。医生又从床下拿出一个特制的盖子,盖在足槽上。  安惠医生又拿起了一把小刀,準备开是新的切食。「诶,医生啊,我想…」  小庆突然问到。「能不能在她被食前和妳…」小庆看着中年女医。  「啊!对呀,我死前妳们也要做一次啊,就算做给我看嘛。」莉娜明白了小庆的意思。「这,我想应该要照顾妳的…」医生犹豫着。「没关係啦。我喜欢看妳们做,我要看。呵呵…」「嗯,好吧,不过要快一些。人家姑娘快要睡了。」  安惠女医生说着脱下了内裤。现在她衹穿着丝袜和鞋了。「来,小伙子,从我背面进去,这样高潮最快!」「好吧。」小庆也顾不上多想。女医生一手扶着床,一手扶着桌子,身体前倾站着。她面朝着莉娜,把阴部凑向莉娜这一边。小庆轻轻进去。  「奇怪,这麽容易就进去了?」小庆深吸一口气,双手按着女医生的乳房。  「我已经在阴道裏放了润滑膏…嗯,来,小帅哥,干我!啊…」女医生双眼紧闭,表情似乎很痛苦。她的臀部配和着小庆的抽插而运动,显然是一个老手!  「啊…啊…好!…我来了!…」数分钟后女医生睁开眼镜。她原本发白的脸此时十分红润,看来是真的很兴奋。敏姐则在一边抚摸着莉娜。  「妳们亲一亲…」莉娜说。「好…」安惠医生转过头,张开双唇伸出了舌头。  小庆捧着她苍老的脸深深地吻了进去。  足槽裏传出了开水沸腾的声音。蒸气缓缓地从床边的一根管子裏冒出。空气中传来一种奇特的女体香味。  「啊。这是我双脚的味道。」莉娜惊奇地看着透明盖子下自己沸腾的双脚。  「哇…,妳的脚味真诱人!」小庆说着,从中年女医生的阴道裏抽出阴茎。  一手抚摸女医生的阴部,一手抚摸着小庆火辣的大腿。女医生一下挽住了小庆的脖子,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抚摸着他的胸,阴茎。莉娜呆呆地望着,不时地用手抚摸着自己…  好不容易,中年女医生才再次拿起手术刀。「好了,现在开始切乳吧。」她的脸色还很润红。「切乳时为了更好地让女客感觉到乳房被切割,最好是一边爱抚乳房一边切割。妳再来配和一下吧。」小庆按着女医生的指示把莉娜的左乳含住了,轻轻地吮吸它。莉娜静静地望着小庆。她感觉十分舒服,便轻轻地楼住小庆。「来,莉娜把左手拿开,可以抓着我的腿。这样我好切…」安惠医生握着手术刀,一点一点地切下了左边正被小庆吮吸的乳房。莉娜感到被自己酥麻的乳房也消失了,她的身体正变得越来越少…  切乳后的莉娜流了很多血。她的脸色开始有些苍白,而胸口却一片鲜红,乳房裏的脂肪组织清晰可见。胸口,阴部被割去…她已经是一个食体女孩了。  「我是不是很难看…」莉娜望着头上的镜子,轻声问。「很好看啊。」小庆握住她的手——他感觉到她的手开始颤抖而无力。雪白的乳房连着粉红的乳头也被放入煮体的容器裏。阴部已经熟了,雪白雪白,阴唇有些收缩,阴道紧紧地合在了一起。安惠医生用冷水洗了一下,在桌子上把少女的阴蒂,阴唇,阴道切分开来,然后再整个地放会少女鲜红的双腿间。  「来,妳们可以吃了,就直接用手在她阴部抓着吃…我都切好了。」安惠医生拍了拍这熟嫩的女阴。  「来吧,敏,妳已经很饿了。」小庆对敏姐姐说。「妳吃妳喜欢的。我吃这个大阴唇…呵呵。敏捡起了莉娜的一片大阴唇。」妳们尽管吃,我都是妳们的…  「莉娜有气无力得说。小庆则摘出了莉娜的阴蒂,放到嘴裏嚼着。嫩嫩的,鹹鹹的,带着清淡的少女的阴味。  「来,我们一起尝尝妳的妹妹…」小庆俯下头,把嚼烂的阴蒂喂了一半个给莉娜自己,也再次舔了舔她的舌头。莉娜依旧呆呆地望着镜子,她轻轻地嚼了几下自己的性器,「我吞不下,妳喂些尿给我好吗?」「啊…」小庆有些迟疑。  「哎呀,人家都被食了妳还这麽不干脆!」敏姐拉了拉小庆的茎茎。「好吧,不过我多嚼些给妳,一次喂下。」小庆拿了一片小阴唇,一段阴道,自己吃了一半,另一半都喂给了女主人。然后他骑到莉娜身上,把自己的阴茎伸进莉娜的嘴裏。  「要饮尿啊。莉娜妳要把身体挺直了,妳们帮她一下…对,这样饮尿才不会呛到…」女医生细心地指导着,小庆扶好了莉娜的头,把自己的尿拉进了莉娜嘴裏。  「咕鹿,咕鹿——」莉娜睁着眼睛,慢慢地喝下了小庆的尿,又轻轻地用舌头绞了绞他的阴茎,舔了舔他的阴嚢。然后她用娇脆的眼神看着他…  「啊,我好变态啊…」莉娜勉强又笑了。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好了,乳房好了,一起吃吧。」女医生端来热气腾腾的乳房。从乳头往下被一层层切下,这种切乳法被称为「宝塔切」。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切乳法。同样,煮熟的乳房也被按原样放回少女的胸口。  小庆和敏姐吃着,也喂着莉娜吃着。少女的阴部已所剩不多,小庆喂了莉娜一个乳头,自己尝了一个。接着他再拿起一片乳片,放进嘴裏慢慢咀嚼着。  乳房的味道和阴部大不一样。乳房有一点淡淡的骚味,而且脂肪很多。  「我好吃吗?」莉娜无力地望着小庆,缓慢地说。「嗯,好吃,我再喂妳。  「小庆又嚼了一些给莉娜,顺便又舔了一下她的舌头,帮她清洗一下嘴巴。  安惠医生也吃了一点,当然,她要把大部分的肉让给顾客。她拿出一把奇特的工具,像理发用的电动剃刀一样的工具。「现在是最后时刻了,我把莉娜的内脏拿出来,妳们会不会觉得有些可怕?可以回避一下…」「啊,没关係!我们都是食过体的。」敏姐摆摆手。女医生摸了摸莉娜的头发,「还行吗?可能被拿了内脏妳就不行了…哎,妳吻着她吧。」小庆点了点头,弯下腰含住了莉娜淡淡的双唇。莉娜闭上了双眼,期待着最后的清理。衹觉得自己的腹部被打开。身体被一点一点地掏出。她感到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了…  「胃,肠,胆,胰腺…」安惠医生一件件数着。「大肠要特别留给妳们,可以用来套在阴茎上手淫几次,还有子宫和卵巢也要留给妳们。这些我都不煮了。  「莉娜闭着眼,双手轻轻楼着小庆,和他做最后的舌吻。  内脏总算清了,莉娜睁开眼,看了看自己空蕩的身体,她握着小庆的手,另一衹手摸了摸自己微微敞开的肚皮。  「妳还醒着啊。已经好了,妳味道真好,现在要好好睡一觉了。」安惠医生擦着女孩身上的血迹。  「辛苦妳了,安惠医生。谢谢妳,帅哥哥,来再亲我一下吧…」莉娜再次闭上了眼睛,她的呼吸渐渐地缓慢…  小庆仍深吻着莉娜唇舌,但已经感觉不到她的呼吸。安惠医生拿出一把切割器,这一种比较大,有些像伐木用的电锯,女医生用两衹手握住它,吃力地在少女莉娜的身体上挥动着。把莉娜油黑光滑的女体切成鞋盒大小的小块。小庆终于离开了莉娜苍白的嘴,他们看着这位被分切食体的少女。  「哇,真漂亮,希望我也这样被吃了…」敏姐姐说。「好啊,不过我要比她更变态地被妳吃!」小庆钩住了敏的脖子。又亲了亲姐姐的脸。  「来,妳们把喜欢的部位打包吧。这个肯定妳要了,我帮妳…」女医生说着,把女孩的双脚装进了一个牛皮纸袋。「嗯好,我来。」小庆忙活起来。敏姐一边吃着莉娜的乳片,一边帮忙装袋。  脚,小腿,大腿,臀,腰,手,手臂…还有一些残留的阴部和乳片。小庆和敏姐装好了这些女体,放到了小庆的背包裏。他们留了一些给女医生。感谢她为他们做的食体服务。莉娜的头被留下,一般客人不会要,自然是因为很难处理。  食体所会用来做标本或冷冻压成粉处理。这就不用顾客操心了。  「不客气,下次再来。小伙子,我知道妳喜欢被妳姐姐吃,来我们这裏我让妳被我们一起吃三个小时,哈哈…」安惠医生穿上白大褂,但阴部仍然裸露着。  「对这,这个给妳,」女医生说着那着自己的白色内裤给小庆。「这是纪唸品,每个客人都给。还有莉娜的内衣鞋袜妳要都可以带回去!」「哇,真的啊!」  小庆微笑着,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的食体服务还不算太坏。他收拾起了莉娜的袜子,和安惠医生的内裤放在一起,并再次闻了闻。  他们说笑着走出了木门,穿蓝衣的小护士看到他们,微笑了片刻。「嗨,怎麽样?下次再来。」「好好,再来,谢谢妳们。」敏姐向她招了招手。「再见啦…」他们走出诊所,此时已经是下午了蓝衣小护士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再次陷入了不满与郁闷中。              (第一节完)            食体女堂(第二节全)         食体女堂(第2节)超市裏的亲身体验  在工做中实践,在实践中学习。  窗户外细雨绵绵,这裏的天气说变就变。庆和敏坐在灯光明亮的饭厅裏,他们刚品尝了莉娜的女肉——一个昨天还笑着做爱的十七岁少女。少女的腿和乳房很鲜美,但小庆看着盘裏的食物,却有了另外一种想法…  「谁说我有毛病了?」小庆很不服气地说着,一边洗着碗。「我们去吃就行了,妳干嘛非要去打食体的工?妳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敏姐口气颇为强硬。  「没有可以学嘛。我那麽远来到这个城市,不能无所作为。我也要体验一下处理女体的工作,为社会做点贡献嘛!」庆的眼睛衹看着手中的碗盘。「这食体的工做不是说做就能做的,妳知道一天到晚处理别人有多辛苦吗,再说妳技术不好把女孩子弄疼了怎麽办?」「那…那别人怎麽都能做就我不能做?」小庆似乎答非所问。但敏姐知道,她更缺乏理由。「那好吧,妳非要去不可就去,衹是不要累坏了身子。」她衹好妥协。  雨稀稀拉拉地下着,但这阻挡不了人们食体的热情。这裏是陈姐女肉店。从外面看,这裏和普通的肉店药铺差不多。店面虽然不大,却也摆满了各种女肉和器官,甚至还有男根。即使中午刚过,这裏还是挤满了客户。有人是来买肉的,也有人是来登记被食的。而年轻的小庆来到这裏却为另一个目的。  柜台一处的墻上写着「工做重地,买客止步」,下边一道粉红色的帘子被拉开。一个四十出头,烫着卷发的丰满女人出现在小庆面前。「哦,小伙子,妳就是来帮工的吧。来来,今天刚好安排不到男工。妳先进来看看…」小庆被那女人拉着手,进了那面墻。  这裏是一间很宽敞的大房间。浅黄色的墻壁,浅绿色的木地板把这裏粉饰地十分温馨。「哇,这裏就是妳们工做的地方啊?」小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麽做得和高级餐厅一般?」「呵呵,那当然啦,到这裏来被食的女客人都是最后一次了,当然要做得好看一些。」女人笑着。她略有姿色,个头中等,全身上下衹有一件紫红色的围裙和平跟凉鞋。「我是老板。叫我陈姐就行了。我们这家食体店不大,就几个员工。不忙的时候一天最多做三个,但忙的时候就难说了。  可能不下十个…「女老板挽着小庆,耐心地介绍着。小庆的右坐着一个大龄短发女子,头戴一鼎粉红色的纸帽,係着蓝色的围裙,脚踩拖鞋。她的身前有一个操作台,上面有几个按钮和电子屏幕。」这位是阿明,她和我差不多大吧,妳随便称呼啦嗨!妳好,叫我阿明。「熟女女工阿明亲切地向小庆挥手,她站在右墻旁,身边是一个小型的操做台,上面有一些机器的按钮。  「哦,妳好!我叫庆。」小庆的脸有些发烫。他注意到,这间大房间四壁还有几扇门,顺着阿明的方向看去,前面有一扇门很高,有一张长长的桌子—或者说平台搭在门下。「我们的女客人呢就从那裏走出来,这边有一个绞架,这样她直接就可以被吊理。」再顺着女老板指去的方向,小庆这才注意到眼前正对着自己的一排架子。  「天哪,那个平台就是用来吊死女生的啊?」小庆吃惊的问。「不是都尽可能让女的慢点自然死去吗,这样好像…我听说店裏做都是切喉咙啊。」「哦,怎麽能切喉咙?会疼死人的!」阿明笑骂着庆。「如果真的割脖子的话人不动了可能还有感觉呢,吊死的话几秒钟就没气了…」而女老板则有些紧张:「慢慢来那个是诊所啊,女堂做的方法!我们这裏是超市,要赶效率嘛。到我们这裏的女人大都也不喜欢慢慢做,她们都怕疼啦!妳以为那个割脖子比吊死舒服啊?我们用吊理其实最方便,安全了。」「嗯…」小庆点点头。他想到,用吊理处理大量女体可以省下一大笔麻醉药费。到底是商人,就是讲效益。  「妳是怎麽找到这裏的?」陈姐问,「哦…妳们在屋外登广告啊,我看到了就进来了。」「哦,是吗,没想到。是啊…我们也有报纸上请人的…妳看看,我们这裏就三个女工,忙的时候实在忙不过来…」「问一下,」小庆突然打断了陈老板。「为什麽短工反而都是请男的呢?」「啊,妳不知道啊?哎,真是小孩。  「阿明再次用母亲的口气笑他。  「我不是小孩啦,衹是不了解这个城市裏的事…」「来,我摸摸妳这裏。」  女老板说着,伸出右手摸了摸小庆的阴部。「妳看,都有些硬了,待会儿再看到女体,妳一天要勃起多少久?另外虽然来这裏的女人都事先做过爱的,但很难说她们看到妳还会再要一次,妳总不好拒绝一个女人的最后一次吧。」「嗯,是啊。  「小庆点头。」那妳想想一天妳要硬多久,射几次啊?如果天天干还不把妳抽干了。哦!「小庆恍然大悟。原来社会上对食体行业内部的许多传说都是不可信的。实际的情况往往超出人们想象。  「啊,当然啦,我们虽然赶效率,但也说慢工出细活。妳一开始不会慢慢看,慢慢学,不要急。没事情的话也可以休息一下,和我们做做爱,如果妳喜欢的话…哈哈。」陈姐笑着,把小庆引到了一间小房间。「这裏是卫生间,妳先準备一下,干脆把衣服全脱了,套个围裙。男生可以留一条内裤,不要小JJ老和围裙磨衬…哈哈,对不起啊,我不是说妳那个小啊…」「啊,没关係…」小庆接过女老板手中的围裙,一个新的挑战开始了。  很高的那扇门开了,几个女子陆续走了出来。她们有说有笑的,其中几个很成熟,也有几个很年轻,有的全身穿着透明,有的赤身半裸高根。女老板看到了马上迎上去说:「姐妹们好啊,这是我们今天下午雇来的短工帅哥!」他抓着小庆的胳膊对那些肉女说到。小庆赤着脚,全身衹穿了一条短裤,係着一件蓝色围裙,全身散发出青春的阳刚之气。  「哇…!」,「太好了!刚才那麽忙…」,「哎,一定要做我啊!…」台上顿时炸开了锅。等待被食用的女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妳们再等一等,几个师傅们去午休了很快就来了。」陈老板指着刚才拉小庆进来的帘子。  不一会儿,帘子又被扯开了。「嗨,哈喽!」一个非常年轻的少女大声地招呼众人。她身材苗条,穿着暴露,发型蓬乱。「我也来啦!」紧接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女青年也走了进来。  「来来来,自己介绍一下。」陈姐指了一下小庆。  「哇,又有帅哥来啦,老板妳好性福,每次都请到帅哥…我叫露西,16岁上高一。」小女孩伸出手来。  「哦,妳好我叫庆,就叫我小庆很高兴认识妳。」小庆略有羞涩地伸出手和露西相握。接着他问另一个女青年,「请问怎麽称乎妳呢?」「啊…我啊  叫我艾丽丝吧,我应该比妳大一些。」女青年似乎有些害羞。她穿着灰色的西装,配上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根鞋,倒像一个办公室的白领女性。  「喂!妳们别泡了好不好,我们等得很辛苦啊!」台子上一个穿白色吊带裙和银舞鞋的少妇突然冲着下面的人喊到。  「好好好!我们开工啦。妳们準备一下,把衣服脱了。不要让上面的姐妹等久了。最后一次帮别人做好啦!」丰满成熟的陈老板一边吩咐着员工们,一边打开了墻上的开关。  「YES——SIR!」露西大声地回答。  桔黄色的灯光照亮了长长的吊理架。这有些像干洗店的衣架,但高大而结实。  架子上有数个绳索和水枪,架子下面是水桶,裏面装着毛巾和一些刀具。而台上,食女们已经排好了队伍。  「丹丹,妳先来吧。」「不用吧阿珍,妳年轻,还是妳先吧。」…  女工们都换好了衣服,十六岁的露西身上衹有红色围裙和帆布鞋。艾丽丝则把高根鞋脱了,却留下黑色丝袜和黑色的围裙相应搭配。她的头发整齐地盘起,显得十分地文静雅致。  「準备好了吧。」陈老板笑着对台上的食女们说。「妳们谁先上啊?」  「我们早就準备好了…」  「那就妳先上吧!」  「啊不要——哈哈…」  食女们推挤了一整,终于还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苗条女青年站到了最前面。  她有一张标準的瓜子脸,杏仁眼,梳着整齐的马尾辩;全身衹穿着粉红色的蕾丝内衣,身材协调,面带羞涩。「神啊,保佑啊,让我一下就死去。最有快感地死去…」女青年鼓起勇气笑了笑,大胆得朝吊理架走去。  「妳叫什麽名字?」女老板问到。  「哦,我叫陈雨丹,22岁,叫我丹丹好了。」丹丹按着自己的胸部,很大方地说到。  「哟幸会和我同姓…小庆啊,这下是发挥妳做用的时候。」陈老板拍了拍小庆的肩膀。  「啊?这麽快啊?」小庆显然还没有準备。「对,妳先给客人清洗,然后把客人们抱着,把她们轻轻地放下去,这就是妳的主要工作…来,妳先过来,我给他示範一下,然后让他帮妳做。」陈老板牵起粉红内衣姑娘的手,把她引到吊理架最靠边的索套旁。小庆这才注意到,原来这些索套都可以来回移动,像坦克的履带一样,而所以女客们都可以在同一个位置接受吊理。  「来,小庆妳看着啊。」女老板拿着架上的水枪。这是一种很细小的喷水装置,头是用乳胶做成的。陈老板按了一下碰头旁的开关,温水就缓缓地冒出。  「把上面的水管那出来,塞到客人们的阴道和肛门裏。前面放一次…然后后面插一次…来妳做一下。」女老板比划了一下,但没有真的插进去。而是把水枪拿给小庆。  「啊哈哈…」丹丹被温水湿到,本能地用手捂着下身,不好意思地大笑起来。  「我…陈姐,那我怎麽控制出水的量啊…」小庆小心地接过水枪。  「出水量,那个阿明在做,妳不用管衹要塞进去放三秒,数一二三就行了。  「陈老板耐心地解释着。丹丹也点点头笑着说:」妳一定是新手吧。没关係,插进来就行了。我也是一第次做,以前衹是看过。我会配合好的。「说着她脱下了内裤,放到台面上,接着就蹲了下来,用纤手分开了自己的膝盖。她的阴毛已经刮过,褐色的阴唇正对着小庆。  「对对,轻轻地插进去。」陈老板继续鼓励着小庆。小庆鼓起勇气,小心地把喷头对準了丹丹的阴部。丹丹面色鲜红,呼吸也变地急促,双腿不由地扭动合拢,但她还是强行把自己张开。  「啊- 哎!妳要对準我那裏。」「诶小心,妳看,把弄疼人家了。丹丹妳要放鬆…慢一点…」「哦,好好。」小庆深呼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角度,再慢慢地插进喷头管。  「哈啊——」丹丹眉头一皱,眼睛突然半闭了一下。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按着小庆的手和喷管。而众人们都静静地望着他们。  「怎麽样,小妹,不痛吧。」陈老板有些担忧地问。「还好啦。不会痛,就是有些痒。哈哈…」丹丹脸色扉红,但已经放放弃了自己的防御放鬆了下来。  陈老板又拍了拍小庆,「我就说了,小伙一定行的…」「那麽可以了吧。」  小庆说着,按了拇指上的水阀。衹觉得手一沈,便听见一阵轻微的水流声。「啊,怎麽停了?」小庆接着感觉手中的管子又变轻了。  「好啦,明姐把水关啦。然后妳拔出,等阿丹的水出来后妳再重复几次。」  陈老板的脸色终于又转晴了。小庆转身看看阿明,阿明战在机器旁像小庆挥手道:「没关係啊,大胆做,我操作。妳就插进去拔出来。」「来小妹,妳再转过来,背对着我们,叫小帅哥给妳洗后庭。」丹丹按陈老板的吩咐,转过身,小庆轻轻地把喷头插进丹丹的肛门。停了一会儿,再拔出来。  「噗——」丹丹阴道和肛门裏的水几乎同时流了出来。留出的水略黄,但很清澈。  「啊好…」众人其声欢呼。露西甚至鼓起掌来。「讨厌啦…不要看我嘛…啊…」年青的丹丹双手捂着脸,虽然她背对着大家。但大家可以感觉到她的羞泣。  小庆按陈老板的指导再重复了几次,终于从她的身体下流出了清澈透明的凈水。  「好了,现在可以开始吊理了。小庆妳把台子冲冲,然后妳抱住着她,慢慢的放下去。差不多三秒种,一二三,就这样…」女老板穿着拖鞋,曲身示範着动做。「小妹啊,戴上索套站过去,让小帅哥把妳抱住。然后妳想说什麽赶快说。  想叫爱也可以。啊…我也没什麽好说的。就祝这裏的姐妹一路走好啦。  我的肉回一定要卖出去哦。「丹丹站起来,把索套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好好…」众人们笑着回应。  小庆冲了一下桌面上的水,然后走到台旁,走到丹丹的身下。台子差不多半个人高,丹丹的大腿正好对着小庆的腰际。小庆张开双手,小心地让丹丹扑进自己的怀裏。丹丹的神情再次变得担忧。自然,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吊理了。她丰满匀称的双腿并紧着,双手紧紧地抓着小庆的肩膀。大家再次安静下来,看着他们。  「不要紧张!」阿明在一边鼓励他们。「加油啊!」露西喊到。「小丹,我们永远爱妳!…」「我也爱妳们…妳开始吧。把我放下来吧。」丹丹深情地望着小庆。小庆点了点头。他慢慢地放下丹丹,双眼紧盯着她的脸。丹丹闭上了双眼,渐渐地她的脸色发青,随着颈部的增压,她的脸开始扭曲,发出含糊的呻呤…  「哎,可以啦可以啦,放下来啦。」陈老板催促到。「哦!」小庆急忙放手,哗的一下,女青年在吊架上晃动着。虽然刚才清洗过下身,但姑娘的阴道和肛门裏还是串一些水气。她的双腿开始没有节奏地舞蹈。手也不停地挥动着…  「喝——」台上的几个女人们不约而同地惊叹着。陈老板拉开小庆免得被女体踢到。几位工人安静地看着,大家的心都放了下来。几分钟过去了,丹丹美丽的脸此时已经变色。她的身体无力地飘在那裏,却仍在微微颤抖。  「小庆,妳做的很好。」陈老板,笑着鼓励到。「第一次能做这样很好了,关键就是放的时候不要犹豫,到底了再鬆开。妳刚才还没有到底,所以很惊险。  如果女客人身体重的话会拉断脖子的…妳很好啦以前有一个小弟和妳差不多把一个客人的头扯下来,血淋淋的!「阿明说。其他的女工也回想起来,」  嗯对,那次把我们都吓傻了,客人也全跑了。「露西和艾丽丝把丹丹的女体拉过来,脱掉她上身红色的胸罩,用水枪洗遍她的全身。而另一个索套又滑向台面。  「好啦,下一个啦。」小庆回复了自信,笑着对台上的女客人们说。「我来吧!」那个穿白色吊带裙和银舞鞋的少妇站了出来。她熟练地脱下自己的白色的衣服,露出赤裸丰满的肉体。她脸庞偏宽,长发披肩,而阴毛和液毛都没有刮掉。  少妇蹲下身,两腿间茂密的树立直扎小庆的眼睛。  「我叫小许,开四十了。小伙子妳做吧,能睡在妳怀裏我很幸福的。」小许温柔地对小庆笑了笑。小庆点了点头,他再次小心地把水枪插进少妇的阴道和肛门。小许非常地配合。她看着小庆,一副享受的神情。  「哈哈,好舒服,就像我自己在家裏清洗门户一样。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让男人做这个事情呢。」小许笑着,捋了捋自己的长发,继续享受着身体内部的清洁。  清洗完了,小庆走想吊理架,却被少妇用脚踩拦住了,「等等,我有一个请求。」「什麽呀?」「我能不能和妳做爱?」「啊,可以啊!」小庆肯定地回答。  这是自然要答应的事情。「不过我也有一个请求。」「什麽,妳快说吧。」  「我要先舔一舔妳的脚。」小庆顽皮地眨了一下眼镜。「哈哈…」大伙都笑起来。  「好啊,我这就把双脚交给妳。」小许躺在台子上,小腿升出了台面。小庆拿水枪把它洗了干凈。然后仔细地端详起来。  这是一双成熟而白夕的女脚。丰满,而且修长。脚指甲被染地鲜红,更刺激着小庆的食慾。他开始贪婪地舔食,每一个脚趾都不放过,接着是脚心,脚背…  「啊…啊…」小许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边笑着呻呤。她感到又痒又舒服,小庆的舌头和嘴唇时刻刺激着她的神经,从脚的末端传到身体的每一个器官。  接着,小庆顺和小许的腿往上舔,终于到了她的花园。小庆用自己的口舌感觉着女体的蠕动,但感到她的阴部抽蓄时把自己的舌头深深地伸进她又鹹又酸的阴道。接着,他的舌头向上搜索,终与和她的舌头绞在一起。他们互相喂引着各自的唾液。  「啊…」两人扭抱在一起,彼此呻呤着。最后,小庆抱起小许的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边舔她的脚一边抽送着自己的阴茎。终于,他爆发了。他们最后都躺在平台上,交缠着,少妇把自己的舌头再次送进了小庆的嘴裏,而小庆着把自己的阴茎又插挤进了她的直肠…  好半天,他们才恢复起来。旁人看着聊着,差一点儿忘了他们。见两人从台上站起来,才各就岗位。  「好啦,小许妳可以开始了吧。」一个穿红睡衣的短发小女孩说。  小庆抱着小许的腿,小许轻轻地闭上眼睛。她扬起套着索套的头,似乎还需要人亲吻她的玉颈。「来吧,我想看看死后有什麽。也许会看到被我吃掉的老公…」这一会,小庆放得很合适。慢慢地放下她,鬆开她。小许的几乎没有呻呤,衹是面色略带痛苦。(当然她已经失去知觉)她的脚轻轻地划动着,很快进入了梦乡。  「好——!」众人齐声欢呼。小庆擦了擦额头的汗,轻轻地抚摸着两具女体,想象着她们此时的感觉,内心经不住骚动与向往……之后的食女中,又有六十岁的老妇人,十三四岁的女学生,还有两个少妇,一个孕妇都提出做爱的要求。  小庆听了工友们的建议,衹接受女上位的性爱姿势,这才保住了体力。黄昏了,夕阳就要落下。女老板在柜台上竖起了「食体服务停止的牌子,然后回到了工作房。台子上已经空无一人,而吊理架上挂满了胖瘦不一的女体。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小庆叹了一口气,一天下来,他已经吊理了十二个客人。  「来,累了吧,妳们几个去休息吧,现在换我们忙了。」女老板端来一盘奶茶。「哦…」,「累死我了」…工友们拿着茶,围着房间左角的工做桌,各自坐了下来。  陈老板和阿明则开始忙活了。她们先前的劳动比较轻,现在轮到她们先出力了。哎,这个时代,老板和员工一样累啊。她们拿起桶裏的刀具,先把已经僵硬的女体去毛,然后逐一解下。然后用电动切割器(类似于电锯但比较小巧安全)  把十多具女体大快地分解,清洗…虽然她们已死许久,但体内的残血还是滩了一地。店铺裏的肢解与食体堂,诊所不同。因为买客来自四面八方,大家都想看到食体女的模样,所以店铺裏一般不会把女体的头部和躯干分开。为的是让客人看清楚女体生前的身材相貌。当然,这麽做也省时省力。毕竟店铺的工作比女堂要繁重。  天黑了,小庆看着一堆女体有些不安:「陈姐,要不要我帮妳们?」「哦,不用啦,妳都射了七八次了,先休息一下,等我们切完了放到妳那裏(桌子)去。」  陈老板显然每天重复着这种工序。  「别急,慢慢喝啊。」艾丽丝也说到。露西则大口地吃着糕点。  终于等到两位领导做好了先头工做,地上一堆一堆地放满了女性的躯干和四肢。她们有的胖有的瘦,有的娇嫩有的苍老。她们都面色发微青,微微张着嘴唇沈睡在自己的肢体上…大伙儿收拾好桌面上的茶点,然后一起把地上散落的女体五个一组地放到桌面上。而刚才肢解的手脚则被阿明塞进布袋放到了纸箱裏,她们已在女客人的额头上记好数码,以便和箱子上的数字一一对应。  「嗯,我们现在要给女体处理了。妳看啊,这些内脏要拿出来;有的地方要去油——我们要一些女油,有的部位要剥皮…妳慢慢看,没关係,这不是妳的活。  不过妳原意的话可以安慰一下我们…「陈老板再次详细地解说。  「安慰…」小庆一时没有听懂。  「就是让妳坐在她下面啦,她老公早就被她吃掉了,现在想吃妳啦…」阿明小着,拍了拍小庆的屁股。「哈哈…」众人也随之大笑。  「可以啊,刚才我还没有高潮呢,现在就品尝一下妳们吧。」天色逐渐漆黑,马路上灯火通明。此时已是许多人下班回家的时候,而小庆和他的工友们似乎才开始了他们的工做。割开女体雪白的肌肤,露出黄色的女油和鲜红发亮的内脏。  她们刮了一点油脂,接着拿出内脏留下可以食用的部位。再把内生殖器官单独取出来,放进号码对应的透明袋子裏,又切下乳房装袋,让女体上露出两块暗红的乳腺…  阿姨,姐姐妹妹们在工做桌旁忙着处理女体,而小庆则在露西胸部那儿摸摸,又到陈姐屁股下面「坐坐」。阿明大姐外表苍老,可似乎性慾最强。她专门处理除内脏的活却也能一边处理,一边坐在小庆的大腿行,紧紧地用阴道夹着他的男根,突然她停下手中的活,低声地呻呤,茎挛着…最后要了小庆的第二次射精。  但小庆似乎也没有满足,看着满桌的女体器官,和裸露的工友们,(因为衹係围裙从背后看她们都全裸)很快又产生了兴奋。这一回,他亲了亲艾丽丝,又躺在桌子下,发现她已经穿上了高根鞋。于是他轻脱下她的鞋子,闻了闻,顺着她修长的美腿往上舔…羞涩的艾丽丝此时面色通红,苦笑不得。最后,小庆干脆把每个人的腿或脚(露西穿运动鞋,不能舔)都舔过,桌面上淫叫声此起彼伏。  阿明大姐成熟有力的阴道,女老板丰满下垂的胸部,艾丽丝修长的美腿和露西娇嫩的唇舌,都被小庆的唇舌一一品尝。  大约两个小时过去了,大家基本完成了处理女体的工做。小庆帮忙打包,对编号,装箱…最后大伙儿一起清理了工作房。这才各自鬆了一口气,结束了忙碌的一天。  「谢谢妳啊小庆,今天真辛苦妳了。明天不会这麽忙,妳要好好休息一下,以后有机会再轮到妳。」女老板一边付工钱,一边拿了一袋女肉。「这些乳片和大肠就送给妳了,还有一衹脚,就是妳舔过的。哈哈,每个人都会分一些,妳还想要些什麽吗?」「啊…谢谢了。我也够累了,再多我都拿不动了…」小庆笑着收下钱和礼物。露西又亲了亲小庆的嘴。艾丽丝又穿上她黑色的高跟鞋。  「小弟以后再来啊!下回我要妳的JJ插我菊花!」阿明冲小小庆笑着道别。  「再见啦,小庆哥哥。妳今天都没有做我,哼!」「对不起,下次啦」「再见了!」…  出了店门,已是弦月高挂的时候了。小庆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想起自己今天的劳动,不禁感慨万千。他想不到食体虽然刺激而有快感,背后却隐藏着劳动人民多少的汗水和心血。  回到家裏,饭厅的灯还亮着,桌面上是一盒便单。小庆知道敏是不会做饭的。  他洗澡后打开便单,发现是全素大餐,于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等到他上了床时,似乎已经睡着的敏姐突然坐了起来——她没穿一件衣服。  「我今天干得可好了!妳还说我不行呢。」小庆很得意地说。  「好好,我的好弟弟就是好样的。来,累了吧,姐帮妳按摩,再舔舔妳那裏…」敏姐说着伸出她温柔的双手摸向小庆的私处。小庆的阴茎虽然有些变化,但毕竟太累了,最后在姐姐的抚摸和舔索中睡去了…